第四百六十六章 塵封的記憶

“展現給我吧。”巫飛坐在花園的長椅上這麽說道。

“如你所願,我的孩子。”男女齊聲說話的聲音響起。

完全靜止的空間中,一片湛藍的光芒在巫飛的眼前亮起,旋即裂開了一道裂縫並不斷擴大,直至將巫飛徹底的籠罩其中。

。。。

。。。

“為什麽不肯釋放你的力量給我,你知不知道你這麽做會讓我的族人,你的孩子們被文明收割者屠殺殆盡!?你就忍心視若無睹!?”一名年輕的男人站在翠綠的地核前怒斥道,從他身上散發的能量巫飛便知道了,他就是自己的上一任,也是戰鬥巫師一族滅亡之前的最後一任巫靈大帝,至於他是怎麽找到地核的,巫飛從他身後大量的幹屍與即使死了都手握簡陋人力挖掘設備,甚至有大量被炙烤而死的巫師屍體便清楚的知道了。

“孩子,不是我不肯給予你我的力量,而是你還沒有找齊在我的誕生之初,與我一同誕生的那五位從宇宙法則中誕生的存在,如果你沒有將它們集中到一起的話,即使我將我的力量注入你手中的紅色兵器也於事無補的。”因戰鬥巫師一族不屑重工業等過度開采資源,繼而創造無用的機械製品等的技術,所以始終保持生機勃勃的翠綠的地核對年輕的巫靈大帝這麽說道。

“告訴我它們在哪!我已經沒有時間去慢慢尋找了!”年輕的,已經開始醞釀巫術力量的巫靈大帝深知,自己在此毫無可獲的同時、自己的族人正在被文明收割者的軍隊大肆屠殺,所以便也不顧一切的想要采取強製手段。

“我無法告訴你它們在哪,法則也同樣約束著我,如果你想要拯救你的族人,你就必須找到那五位並說服它們與你手中的兵器相融,這樣我才能。。。”

“這是什麽狗屁法則!難不成法則就是要我們人類注定滅亡!?”年輕的巫靈大帝的雙手開始燃起焚天的巫術烈焰,已經盛怒且無比焦急的他準備強行掠奪地核的力量。

“你無法傷害我的,法則會奪走你的力量。所以快停下來吧!”地核急切的勸說道,但年輕的巫靈大帝已經下定決心要搏一搏了。

“把你的力量給我!”

他大喊著扔掉朗基努斯並雙手向前平舉,巫術力量化作烈焰的長矛刺向翠綠的地核,但不等那烈焰構成的長矛接觸地核,一股即使巫靈大帝都無法抵抗的力量,讓巫靈大帝的攻擊頃刻間蕩然無存!

“這。。。這不可能!”年輕的巫靈大帝充滿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再也無法調動巫術力量的雙手大喊著,身體更是開始無端的顫抖!

“法則早便為你展現過它的預言與警示,但當時的你不認為有什麽種族能夠威脅的了巫師一族所以。。。唉~~~現在已經為時過晚。。。”地核無奈、苦澀的說道。

“難道我巫師一族就注定滅亡了嗎。。。”年輕的巫靈大帝頹喪且絕望的癱坐在地,嘴中低聲的呢喃讓地核也不知該說什麽好。即使它是地球的心髒與靈魂。但卻也無法違逆宇宙法則半點。

“孩子。或許巫師一族已無力回天,但以你的力量是完全可以為下一代的人類留下信息的,這樣也可以拯救下一代的人類,讓他們麵對文明收割者可以幸存並繼續繁衍生息。”地核如此勸說道。

年輕的巫靈大帝沉默了一會。說:“你是對的,我族隻剩最後的孤注一擲,但我要讓下一代的人類能夠擁有對抗文明收割者的手段,無論是為我族複仇,還是讓他們擁有希望。”

“我會將我的畢生所學以及關於朗基努斯的一切全部注入到魔典中,讓他為下一代人類送去力量的種子,我也隻希望到時魔典能夠將那些信息保留下來而不會全部遺忘,除此之外,地核。我知道文明收割者可以獲取我的記憶,所以我要求你抹除我的這一段記憶並告訴下一代人類中的領袖一切,也將我的記憶展示給他,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如果下一代人類選擇那無用且無能的科技之路。或者因本性懶惰,懦弱等原因而尋找代替品,繼而放棄對本身無窮潛在力量的探索的話,他們一定會過度開采你的資源,到時如果你的力量枯竭,就必須要讓那領袖用自己的部分的靈魂為你換取再生的機會,這也是我知道的唯一辦法,可笑的是我本來以為這辦法是沒用的垃圾,因為我族根本不屑那無能的科技技術。”年輕的巫靈大帝盤腿而坐徐徐說道,說到最後卻不再有以往的自豪而是有些自嘲的語氣。

“沒問題,除此之外還有什麽其他的要由我保存的嗎?”地核將年輕的巫靈大帝所說的一切印刻後這麽問道。

“必須讓他知道,朗基努斯是我族全部智慧的結晶,也是我族乃至臨近文明種族所知的,唯一真正意義上擊敗文明收割者的辦法,切記不可嚐試其它的無用辦法。”年輕的巫靈大帝說罷閉上了雙眼卻低聲說:“法則安排這些無非是想要讓人類認清一些東西吧。。。”

。。。

。。。

藍色的世界從自己的身周消散,巫飛回到了地核所創造的花園空間,花園空間中的時間以及一切仍舊是完全的靜止。

“孩子,我已經將你的上一任所留下的記憶展現給你,也是你該做出抉擇的時候了,因為文明收割者已經進入通向我的通道,而且你現在其實是以靈魂的形態進入我的內部領域,所以你的本體還是在原地沒有動。。。”地核的聲音在巫飛身周仿佛無處不在的響起,也讓巫飛更加對地核的力量感到震驚,自己竟然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這便是星球的力量使然了。

“那就快開始吧,我願意獻祭我的一半靈魂,以此換取你的再生之機。”巫飛毫不遲疑的聲音沒有讓地核有所吃驚,但魔典卻吃驚的說:“你現在的力量源泉正是來自你的靈魂,如果你獻祭了這一半靈魂的話會讓你的力量大大退步,到時即使能夠啟動朗基努斯又要怎麽去與文明收割者戰鬥?”

“孩子,你體內的那本書就是他當時所說的魔典吧。它說的不錯,你的力量會隨著靈魂的獻祭而離你而去,到時你將失去與文明收割者戰鬥的力量,你真的決定要這麽做了嗎?”地核這麽問道卻也感受到了巫飛心中的堅定不移,從未動搖。

“開始吧。”

巫飛說完便單膝跪地,後背一對金色聖翼似是無中生有般鋪展開來。

沒有任何儀式法陣之類,巫飛簡單直接的開始以帝王的力量切割自己的靈魂體,這一過程是無比痛苦的,也似是象征著人類對於自身罪無可赦之罪的反省,也是對於地球的一種補償。而這補償便是一次再生的機會。

當一切完成。巫飛的靈體從中分成了兩半。一半停留在原地卻在下一秒癱倒在地動彈不得,另一半則在粉碎後化作如浩瀚星辰般,有著金色為核心的密集光點灑向了巫飛身周的花園。

枯萎的鮮花開始在銀色光點的注入後逐漸複蘇,破敗的花園也逐漸的恢複至嶄新、美麗。一片片樹林憑空而成,形成了無邊無際的廣袤森林,峰頂入雲霄的崇山峻嶺眨眼即成,寶石般的湖泊與壯觀的瀑布形影不離的並肩出現。

“真。。。真美啊。。。”因靈魂僅剩一半而無比虛弱的巫飛,聖翼無力耷拉的躺在花園的長椅上,看著眼前的美景感慨道。

一顆一人多高,翠綠的圓形晶球自碧藍的天際穿過雪白的雲層而降,生機勃勃的綠色光霧環繞著它如是它的霓裳羽衣一樣。

“孩子,我知道你現在非常的虛弱。但你必須立刻抽取我的力量並離開這裏,文明收割者已經快要找到你了,而且有法則的約束所以我不能用我的力量去阻止它們!再不離開你會被永恒的囚禁在地底的!”地核的聲音出現了一絲急迫。

“我自有辦法,現在開始能量抽取吧。”巫飛說著的同時,因帝王力量明顯減弱而變的有些虛虛實實的金色右手。在帝王力量的驟閃中喚出了朗基努斯長槍那鮮紅的本體。

也在朗基努斯出現的同時,地核的本體,那顆翠綠的晶球釋放出了一道翠綠的光柱,令其與朗基努斯相連接並開始輸送屬於地球的力量。

隨著地球力量的不斷注入,朗基努斯的槍身上開始浮現翠綠的符文,這些符文從槍身上豎列的五個節點插槽向整個槍身擴散,與此同時一股極致的危機感在巫飛心頭湧現,巫飛知道那是文明收割者的部隊已經發現了自己在地核區域的本體,隻是不知道到底是文明收割者軍隊中的哪路高手,竟讓自己有這麽強烈乃至致命的危機感。

“地核,還差多少?”巫飛感受著心頭越發叢生的致命危機感,卻是冷靜的這麽問道。

“由於再生剛剛開始,所以我沒有辦法加快速度。”地核的聲音自那翠綠的晶球中傳出。

“巴亞塔,伊莎貝爾,傳送到我的本體所在區域,務必將文明收割者擋住!”巫飛聞言於精神通道中召喚道。

“它們聽不到你的聲音了。”陌生的聲音傳進巫飛的識海。

“你是誰?你把他們怎麽了?”巫飛訝異於竟有外來的精神力量,能夠在自己不曾察覺的情況下進入自己的識海,但卻並未驚慌失措而是冷靜沉著的問道,不過語氣中卻蘊含著一絲煞氣。

“按照你們人類的禮節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聖主麾下的一名指揮官,你可以叫我薩巴爾,至於您的兩位寵物。。。我並沒有對他們做什麽,他們現在正在護送您的部隊逃出生天,我不過是隔絕了您的一切對外精神聯係,以方便你我的交流罷了。”文明收割者部隊指揮官薩巴爾自我介紹道。

“呦~終於有個像樣的來了,不然還以為你們文明收割者最高也就隻有叫‘拯救者’的小朋友們。”巫飛試探性的問道。

“那些小家夥的表現確實差強人意,指揮圍攻的指揮官也並不稱職,對於這些我深表抱歉,巫飛先生,另外,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會取走您的生命,我不像其他那些冷血無情的家夥,我會允許你的靈魂永遠與家畜星的心髒相依為命的。”指揮官薩巴爾溫和的這麽說道。

“你覺得你能做的到?”巫飛問著的同時,本體則在空間裂開了一條縫隙後。被吸入了無盡的混沌虛空之中。

“真是大膽的行為,我很讚賞巫飛先生這種冒險精神,把自己的肉體放逐到我族都不敢輕易涉足的混沌虛空。”指揮官薩巴爾好像並不驚訝。

“所以你就在那裏老老實實的等我完成。”巫飛一邊忍受著肉體傳來的,混沌虛空的無盡拉扯與吞噬力量,一邊卻是無視了混沌虛空的拉扯而淡然說道。

“我不這麽認為。”指揮官薩巴爾說罷,地核首先感受到了一陣強大無比的力量,開始從外部封鎖自己的存在區域。

“孩子,那個指揮官開始封鎖我企圖讓你的靈魂體無法離開,一旦封鎖成功你將永恒無法再離開這裏了,朗基努斯也是一樣!而且他的封鎖速度非常的快!”地核一邊逐步加大能量的灌輸一邊焦急道。

“狡猾的小x種。讓我看看你怎麽應付這個吧。”巫飛說到最後大部分精神力量分離而出。在地核打開一道出現極短暫的裂縫後飛出了地核。

在‘地心’計劃挖掘而出的通道盡頭。一名陰影中的人影似是發現了什麽而抬起頭環視四周。

在人影環視四周時,發現自己的身周不知何時被濃鬱的大霧所充斥,金色的光點如沙塵般細微卻又無處不在如光粉一樣卻蘊含著,隻要被困於其中之人有一瞬間的注意力分散。都會終生無法走出自我幻境的致命之處。

“巫飛先生,終於可以領教您的幻術了嗎。”人影的低聲自語卻怎麽聽都感到無比的怪異卻又溫和。

沒有聲音回應這人影的低聲自語,然而一雙雙在取代了眼白的漆黑中,顯得尤為暴戾的血色豎瞳開始憑空不斷浮現,直至如晴朗夜空中的無盡星辰。

人影散發出一陣看似無目的、無意義的精神力量,卻輕輕鬆鬆的將那一雙雙的血色豎瞳粉碎,甚至於幾度險些找到巫飛的精神意識加以汙染!

不過任憑人影不斷的散發精神力量,卻始終無法徹底的消滅那無盡的血色豎瞳,這讓人影有些訝異的說:“巫飛先生的幻術還真是厲害呢。看來我不能再小瞧巫飛先生了。”

人影說罷剛欲瞬間加大精神力量以繼續這相比肉體搏鬥,而顯得更加致命與危險重重的精神交鋒,卻在剛剛形成精神衝擊欲破除巫飛的幻術時,詫異的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是動彈不得!

這讓人影無比的驚訝,難不成巫飛詳細的了解過文明收割者的神經構造?

那是不可能的。指揮官階級的我們可與下層士兵完全不同。人影,也即是指揮官薩巴爾否定了自己內心浮現的疑惑,旋即開始冷靜沉著的同時也非常迅速的,分析起讓自己動彈不得的到底是巫飛的何種手段繼而加以還擊!

“我可以告訴你,想知道嗎?”巫飛的聲音不知從何而來,讓指揮官薩巴爾也無從尋找。

“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指揮官薩巴爾仍舊溫和的回應道,但陰影中的眼睛卻是籠罩在一層極寒的陰毒中。

“我非常的介意。”巫飛的話語令指揮官薩巴爾心頭一陣火氣,但卻絲毫不曾影響它冷靜理智。

“巫飛先生還真是幽默啊,那就恕在下無禮了。”指揮官薩巴爾溫和的說道。

仿佛無窮無盡的精神力量如海嘯般,沒有花哨的席卷了指揮官薩巴爾的身周,讓巫飛創造出的幻境瞬間粉碎!

尚不等指揮官薩巴爾做出下一步的反擊,一股如尖銳利刃的精神衝擊在他剛剛釋放精神風暴後,那僅僅隻有不到零點一秒的間隔中刺入了他的精神世界!

“巫飛先生這可是自投羅網啊。”在指揮官薩巴爾一片深藍的精神世界中,巫飛的精神意識聽到了從四麵八方傳來的溫和聲音。

“我不這麽認為。”巫飛說罷精神意識在接連數次險些被薩巴爾擊破的千鈞一發後,再度幻化並化為一匹銀色的巨狼!

“巫飛先生不會認為曾經用過的招數還會起作用吧?”指揮官薩巴爾反而如看著已進入陷阱的獵物的獵人,毫不急切的這麽說道。

“變成狼是個人愛好。”巫飛說罷,金色的帝王力量從銀色巨狼的身體上磅礴而出,在巨狼的身周化作一正方形的金色壁壘,不僅如此,在金色壁壘瞬間形成之後,帝王力量開始不斷匯聚並時刻對薩巴爾的精神世界虎視眈眈,這讓薩巴爾不得不分出大部分注意力警惕巫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