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迷霧公園

X-5廢墟賽區的殺戮仍在持續,甚至許多原本隻關注高級賽事的觀眾,都將注意力轉到了明明是初級賽事卻相比高級賽事更多了一份血腥的X-5賽區實況。

此時的X-5廢墟賽區,濃煙已充斥在了廢墟的上空,遍布大街小巷的熊熊烈火與在烈火映照下,互相捕獵廝殺的異能者參賽選手們與活屍群,都將本恢複了死寂的X-5,重新煥發了新一輪的地獄景象。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殺紅了眼,被血腥刺激而失去理智的尋找新的獵殺目標,這其中就包括了躺在廢墟之中,享受著魅魔伊莎貝爾‘治療’的巫飛。

在外界的殺戮持續不斷之際,在槍炮齊鳴,異能光芒洶湧波動之時,巫飛卻是安然的躺在廢墟中,一邊接受‘治療’一邊計劃著下一步的行動。

“巫小飛,你的路線中是不是就有附近的那個中央公園?”魔典在巫飛的識海中問道。

“對,沒錯。”巫飛有些納悶魔典竟關心起自己的行動路線,這在平時是很罕見的。

“那個地方,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或許是因為那裏太空曠,幾乎沒有任何掩體一類建築的關係吧。”魔典也有些拿不準自己的預感是否正確,畢竟魔典自身也是隻透過巫飛的視野,遙遙看過一眼中央公園的輪廓概況。

“無論那裏有什麽,我都必須要穿過那裏,不管會遭遇什麽。”巫飛的語氣中是一往無前的堅決,如果放棄那條直達避難所入口附近的線路,從而選擇其他線路前進的話,以目前‘冷鐵’剛開始就如此激烈的廝殺程度來看,恐怕先不說時間上的延誤,也會有著數之不盡的各種不必要的麻煩。

“就知道你會這麽說,總之,一切小心吧。”魔典有些擔憂的說道,但魔典的擔憂卻也讓巫飛感到心中流淌著一絲暖意。

而此時,魅魔伊莎貝爾的聲音將巫飛的注意力從識海之中拉回。

“主人,完成了。”魅魔伊莎貝爾抬起媚臉,風情萬種的一笑後說道,隨即便自行在空氣的扭曲波動中消失在了廢墟之中。

巫飛則是一撐身,在充斥血腥味的微風吹拂中站起身,並活動了一下四肢。

“小魅魔,你到底還有多少能力?”看著結痂的傷口,巫飛有些好奇的低聲自語。

說罷,巫飛走到化為廢墟的建築物邊緣,並反手取下了背後背著的狙擊步槍,隨即在狙擊步槍的瞄準鏡輔助之下,巫飛開始觀察起不遠處中央公園的概況。

有點安靜。

巫飛在心中得出了結論,與外界廢墟中的炮火連天,異能轟炸相比,中央公園似是被一層迷霧籠罩的另一個世界般,安靜,卻也處處透著一絲陰森的詭異。

隨著瞄準鏡的倍數增加,巫飛越發清晰的觀察到了中央公園的全貌,其中並不存在的血腥廝殺,讓中央公園就如同存在於另一個死寂空間般,讓人感到壓抑,甚至是對未知的恐懼。

“有意思,讓我來看看裏麵都有些什麽。”巫飛說著,便再次在黑鏈的激射之下,如劃過夜幕的幽靈般,在X-5廢墟街道隨處可見的激烈廝殺區域上空劃過。

在幾次滌蕩之後,巫飛在一次滌蕩至最高點時,便鬆開黑鏈,任由自己的身軀在慣性作用下,直衝向中央公園殘破的正門入口。

當雙腳接觸到地麵,巫飛就地一個翻滾卸去了大部分的衝擊力,並瞬間起身,穩穩的站在了中央公園曾無比優美的正門入口前。

此時的中央公園正門,早已不複往日讓人心曠神怡,不由自主的想要進入其中散步遊玩,反倒像是來自深淵的入口般,而此時,這入口正為巫飛而敞開。

麵對撲麵而來的壓抑與未知,巫飛麵無表情的一腳邁過了中央公園的正門門檻。

在巫飛正式進入中央公園的正門後,隨著巫飛踩著枯萎的落葉不斷前進,一絲一縷的灰色霧氣也漸漸彌漫起來,讓巫飛如置身在讓人精神崩潰的寂靜死域中一般。

麵對這種詭異的景象與四周死一般的寂靜,巫飛在耳邊槍炮齊鳴,嘶吼震天漸漸消去後,便有些猜出了這裏的名堂,隻因在巫飛進入之後,一些雜亂的,聽不出個所以然的聲音便在巫飛的腦海中漸漸增強,對此,巫飛自然是毫不理會,因為你越是想要聽清那聲音,就越會迷失心智。

巫飛仍舊旁若無人,如閑庭散步般的前進著,前進的方向也直指中央公園另一頭的出口處,在災難發生之際為避難所輸送物資的鐵軌,以及其上尚未來得及啟動的載具就在那裏。

而隨著巫飛的不斷深入,一些異能者參賽選手的屍體也出現在公園道路兩旁,這些屍體的麵部仍舊保留著死前極度的驚恐與歇斯底裏的憤怒,身上則並未發現過多的傷痕,四周更是沒有多少戰鬥的痕跡,這一現象更加印證了巫飛的猜想。

恐怕眼前的一切,都是某些異能者參賽選手的特殊異能,亦或是活屍在進化過程中變異而出的獨特能力。

“不要在戰了,這裏有你渴望的平靜。”

“你認為你真的很強?”

“你認為你能離開這裏?”

“放棄抵抗吧。”

。。。

已死參賽選手的通訊終端,在巫飛路過之時詭異的自主開啟,並在擴音裝置的運行下將一段段摻雜著雜音的聲音,傳遞到巫飛的耳中。

“來了。”巫飛的識海中,魔典低沉的說道。

“恩。”巫飛語氣平淡的回應。

識海之中話音一落,巫飛的眼前出現了一名身著破爛連衣裙,遍體鱗傷的少女,少女癱坐在公園公路正中,此時正垂著頭嚶嚶哭泣著,在她的身邊放著的是一把已打空了彈夾的格洛克手槍。

麵對此情此景,巫飛直接拔出‘巨獸之魂’M500,對準少女一頭黑色秀發的小腦袋就扣動了扳機。

‘轟!’

一聲如巨獸咆哮般的槍聲,在‘巨獸之魂’M500槍身詭秘紋路的一閃之下,將黑發少女的腦袋眨眼間轟碎。

沒有血跡,沒有任何人類在腦袋被轟碎之後會濺出來的內容物,有的隻是四散的黑色能量與一聲似是源自靈魂深處的厲聲尖叫,黑發少女的屍體,也在微弱的火光中化為黑色能量消散於霧氣中,留在原地的,是一具隻有高150CM左右,通體骨瘦如柴,並且呈現出退化趨向的類人屍體。

“陰森公園裏的哭泣少女,還真是有創意啊。”巫飛對著四周濃密的灰霧如此說道,而在巫飛話音未落之際,灰霧之中隱約開始傳來一陣陣微弱的嘶叫之聲。

且這嘶叫之聲正越發的增強,甚至組成了音波,不斷的侵擾著巫飛的腦域與耳膜。

但巫飛對此並未打算置之不理,反而在識海之中的低語後,逐漸增強著“巫術:野性直覺”,而仍舊漸強的嘶叫音波,也如巫飛所料般為自己指出了敵人的所在。

在原地一動不動如雕像般的1分鍾後,巫飛睜開了雙眼,雙眼之中則是一抹一閃即逝的冰冷殺意,嘴角則是習慣性的勾起一絲野性的微笑。

‘巨獸之魂’M500左輪手槍,開始在“巫術:野性直覺”與巫飛本身強悍體質的輔助下,不斷調轉槍口,並毫不猶豫的爆發出屬於它的死亡咆哮,槍口閃爍的光焰足有十厘米長,這也表明著‘巨獸之魂’足以轟碎金屬的恐怖威力。

一聲聲槍響之後,是周圍音波的漸弱,顯然這種有著度特變異能力的活屍,單獨行動是構不成威脅的,這也可以說明為何整個中央公園都是如此,顯然中央公園已被這種有著影響思維意識能力的變異活屍所占據,莫名的狂暴化更是讓這些變異活屍的能力得到了增強,否則也斷然不可能出現那麽清晰的幻覺。

終於,在巫飛彈無虛發的屠殺之下,四周僅剩的一隻的變異活屍衝出了四周的灰色大霧,並張牙舞爪的直撲不動如山的巫飛。

“找死。”

巫飛一聲低語,黑鏈便無聲的激射而出,並在那變異活屍尚距離足有10米之時,便死死的纏住了變異活屍骨瘦如柴的身軀。

在纏緊變異活屍之後,巫飛左手大力一拽,便將那變異活屍拽倒並拖行在地上,不斷的靠近自己。

在變異活屍嘶叫著發出音波,並垂死掙紮之際,巫飛手中卻是早已準備好了尾刃。

當變異活屍靠近,巫飛卻僅僅隻是手持尾刃,在變異活屍慘白的眉心處一點,在殺死了變異活屍的同時,也保留了完整的活屍屍體。

“巫小飛你這是。。。”魔典有些疑惑了。

“這東西在確定沒有危險後,能賣個好價錢。”對於這種有著獨特變異能力的活屍屍體,政府科技院會出高價收購的,這也是所有以捕獵為生的人都知道的,這一次也算是發了一筆橫財。

召喚出魅魔伊莎貝爾並將已死活屍,在魅魔伊莎貝爾有些不情願的注視下塞進她的小兜裏後,巫飛方才繼續前行。

似是知道巫飛不但不會被影響,甚至會主動出擊去獵殺,所以這一路巫飛走的就相對順暢了許多,也因此,巫飛在心中對那具獨特活屍屍體的價格,更提高了一個階段,這種腦域變異的活屍竟保留著變異之前的部分智力。

直到中央公園另一頭的大門處,巫飛的眼前與四周已漸漸出現軍方為了防禦物資輸送線路,而設置的種種防禦工事與就地取材的掩體,腳下更是時不時的會踩到一些打空了的彈殼,與被枯萎落葉掩蓋的風幹屍體。

有些鬼使神差的一回頭,巫飛的視野之中,是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色能量中,隻留下一張若隱若現慘白臉龐的女子,而似是發現巫飛注意到了她,並召喚出了銀色尖刀與‘巨獸之魂’M500後,竟就那麽在一絲詭異的笑容中,消散在了霧氣之中不見蹤影。

搖搖頭,巫飛自然是知道眼下最主要的是趕往避難所,而非獵殺,於是巫飛便轉身離開了中央公園,並通過地圖與黑色U盤的信息進行組合分析,得出了軍方輸送物資的線路,就在一個街區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