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過才知道,孫小倆人這次是想來個惡補,把能修煉的術法全都修煉了,就這些估計也有日子修煉的了。

“怎麽?你還沒有找到?”

“這樣吧,你們先四處找找關於修煉經驗的書籍,盡量多搜集一些,我好觀看。”

“嗯,那你先找,我們去搜集。”說完,就帶著林韓再次走了進去,在書架內穿來穿去搜集起來。

張牧撓了撓腦袋,喃喃道:“這一層都是低級的書籍和竹簡,根本就沒有關於元靈果的書籍,難不成要到第二層?”

前麵不遠處有一個拐角,順著上去就是木階,這都是用上等的靈木建造而成,就算是過了千年後也不會腐爛。

這第一層的書籍和竹簡都好說,隻要是清風穀的弟子,交的出足夠的靈石或者金葉子都可以複製,並沒有什麽困難。

然而這個第二層和第三層就不一樣了,第二層需要築基期的修士才能上去,否則根本沒有上去的資格。

怎奈如今找不到關於元靈果的書籍,保不齊第二層才有,張牧說什麽都要上去看一看。

“這個令牌能不能幫我上去?”

隨即,笑道:“去試試。”說完,就朝著拐角走去,緩緩踏上了木階,腳步十分的輕,畢竟這裏可是清風穀的幽靜之地,若是惹惱了看守的弟子就不好了。

張牧一開始不知道清風穀還有執法堂,所以也是絲毫沒有懼怕穀內私鬥,可前些日子無意間得知了還有執法堂這一門,由號稱鐵麵無私築基期師叔周舸坐收,任是誰犯了過錯,都會遭到十分痛苦的懲罰。

前幾次的私鬥,不是被李修攔下來,就是沒有被神秘老者告發出來,這才使得他沒事。

實則不然,神秘老者已經給周舸下了密令,陸燦這件事不管是找誰的事情,也不許查到張牧的身上,這才讓張牧逍遙法外到現在,莫不然可就又苦頭吃了。

木階也不是很長,沒一會兒,就看到一扇木門在麵前,旁邊兒守候著兩名築基期的弟子,看起來都是守候第二層的人了。

還不等張牧上來,就聽到一人喝道:“站住,煉氣期弟子怎敢上來!”

張牧被這一聲嚇了一跳,可還是穩了穩心神,邁步上前,十分有禮的拱了拱手,這才直起身子。

“兩位師叔,弟子在下麵沒有找到需要的書籍,我想第二層應該有,這才上來,還請兩位師叔通稟。”

張牧說的十分尊敬,一則有求於人不得不如此,二則這兩位的修為的確比自己厲害,根本就不可能不這般。

“不用通稟,沒有築基期修為或者穀內護法的令件不得入內!”

“速速下去。否則休怪我把你帶到執法堂。”

聽到執法堂張牧不由吸了一口氣,可這一次不進去不行,想要快速的增加修為必須查找到煉製元靈果的方法,不然自己如何以最快的時間修煉到築基期?

“師叔,弟子”

“休要逗留,在不離去,別怪我了。”

張牧無奈之下,翻手把令牌拿出來。

這兩人本以為張牧要動手,已經擺出了出招的架勢,可當看到是一個令牌後,不由的打眼細細觀瞧起來。

這一看還得了,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再看一看這修為隻有煉氣期的張牧,心裏別提有多震驚了。

見這兩個人都是一副吃驚的樣子,張牧心裏十分的不明白,難道這令牌這般恐怖?

“師叔?”

“啊那個既然有令件,請。”

這一來一去可把張牧弄糊塗了,心裏十分的不明白,為何沒看到令牌前是一樣,看了令牌又是一樣呢?

這個令牌是神秘老者給自己的,這麽說來他在穀內的地位還不低,想著張牧也就釋然了。

就算是不明白也不能問出來,這樣的話他一定會問自己不認識令牌的主人,又從何得來的令牌呢?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張牧對著兩人一拱手,說了一聲謝,就邁步走過兩人,走進了隻有築基期修為以上的弟子才能進入藏物閣的第二層。

進來的那一刹那,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吸入鼻中,猶如一股溪流滑過經脈,隻覺得一陣神清氣爽,說不出的舒服。

內部的構造和第一層截然不同,雖說書籍沒有第一層那般的多,可也不在少數,想來這些才是真正的寶貴書籍。

想到自己有幸能進來,那就要好好觀摩一番,也不枉自己有這等機緣。

抬頭看了看上麵的標述,張牧邁步就朝著刻有丹藥、靈草的書架部分走去,畢竟元靈果就是要煉製成丹藥的。

這書架上麵大多是竹簡,書籍記載的倒不是很多,畢竟書籍到底是放不長久,反而不如竹簡要留的時間長。

“丹材選知”“丹師劃分”“丹藥詳解”

看到這些名稱張牧心裏就特別激動,這可不是第一層那些胡扯的可比的,這些才是對自己有用的東西,看著都覺得心情澎湃。

張牧把這些能拿的全都擺放在一起,最主要的先把煉製元靈果的記載找到,其他的隻是備用,留著慢慢看,從而對修仙界有著詳細的講解。

“丹藥、靈草詳錄”

“就是你了!”

伸手把竹簡拿起來,分出一道神識探了進去,當時就覺得裏麵浩瀚無比,自己這絲神識猶如滄海一栗,果然是詳錄。

看了一會兒記載,張牧就不在瞎看了,直接找到目錄,當看到元靈果的時候,心中一喜,連忙看好地方,直接尋了過去。

元靈果:乃是百年一開花,百年一結果,三百年一成熟的靈果,對修煉有很大的益處,直接服用用處不大,反而會爆體而亡最好的方法就是煉製成元靈丹,詳述請翻閱元靈丹。

退出神識,張牧摸著下巴道:“就是你了。”收起來,看了看四周的書籍和竹簡,有挑選了一些關於修仙界記載的書籍,這才戀戀不舍的退了出來。

由於是第一次進來,已經拿的不少了,還是知足點莫要貪心壞了大事。

“師弟你出來了。”

張牧被門前這兩人的稱呼給喊懵了,師弟?有沒有搞錯,剛才不是還依長者自居麽?哦,一定是看了令牌後才如此的,看起來神秘老者的身份有待查閱。

雖然這兩人這般客氣,可張牧知道尊敬不是靠著他人來爭取的,而是靠自己的實力來的才是正途,畢竟他人不能保你一輩子。

“師叔客氣了,這是我挑選的十幾部書籍,你們看看複製需要什麽價格?”

其中一人忙擺手道:“哎,師弟喊我師兄即可,至於複製的需求,你也不用拿了,直接複製即可。”

“師弟,你是自己複製,還是我幫你?”

見此人這般客氣,張牧都有點不自在了,連連擺手道:“既然如此,師叔你們也很忙,小子自己複製即可。”

“那也好,師弟請。”說著,打開一扇門,裏麵擺設十分簡樸,香味比起第二層內閣還要濃上幾分,不過並不是那種香氛,是一種透人心脾的清香。

其中沒有俗世的濃媚之氣,有的隻是一種清心寡欲之能,不單單清心,而且對抵製心魔還有很大的幫助,可是一種不錯的檀香了。

張牧知道這不是自己現在能接觸到得,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複製所用書籍,趕緊回去好生研究,看看元靈丹的煉製方法。

裏麵十幾排的架子,上麵擺放著數多竹簡,看起來都是讓穀內弟子用來複製的。旁邊就是木桌、木椅,上麵點燃著檀香,那清香就是冒出來的淡淡香煙。

再看上麵擺放著水壺,上麵畫著奇花異草,爭相奪豔,好不雅觀。

張牧坐下來,倒了一杯茶水,在鼻子下方晃了晃,不時一股茶香沁入心脾,不覺得好似蕩漾在茶水之中,又好似體驗一種未知的境界。

輕輕抿了一口,點頭讚許,看起來倒是不錯的靈茶。

這種靈茶隻是最普通的一種,服用下去,也隻是起到了養神之功,並沒有滋養心神的功效,可就算是如此也不是煉氣期修士能喝到的,張牧算是先人一步。

放好茶杯,張牧把所有的書籍和竹簡放好,對著架子一吸,一筒玉簡就吸到了手中,拿起一個竹簡放出神識開始複製起來。

大概有一炷香的功夫,張牧把複製好的竹簡收進儲物袋,這才起身,把最後一點靈茶喝完,吧唧吧唧嘴,滿臉的舒坦。

走出屋子,和兩個人說了幾句,就把這些竹簡和書籍放回原處,出來,打了一聲招呼,就朝著下方的木階走去。

走下來,就看到林韓和孫小都在等著自己,看來在這裏沒找到自己,有點納悶了。

“走吧。”

孫小看著張牧在木階上下來,不由張大嘴,指著張牧道:“你上去了?”

“嗯,怎麽了?”

“你居然上去了?有收獲麽?”

張牧嘿嘿一笑,一拍儲物袋笑道:“你說呢?”

“牧子,我孫小太佩服你了,這第二層沒有築基期的修為是不可能進入的,你怎麽做到的。”說到這兒,隨即笑道:“那個令牌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