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映入張牧眼簾的是一名青衣女子。可重點柄不是這個,而是地上躺著的林韓和馨兒三人。

青衣女子回頭看了一眼張牧,萬般嫵媚的笑道:“我道是誰,原來又是一個娃娃。”

張牧此時怒火中燒,不顧胸口疼痛的吼道:“娃娃你大爺。告訴我,你把他們怎麽了?”

青衣女子掩口笑道:“你在質問奴家麽?”

“廢話,這裏除了你,還有誰?”

“哎呀~幹嘛發著大的火,本來挺俊的樣子都不好看了。”青衣女子十分雅致的說道。

張牧聽了呼出一口氣,這才仔細的打量青衣女子。在看清楚後,不由驚到:“你是妖?”

隻見青衣女子跟人並無兩樣,甚至可以說是傾國傾城的容貌。隻是身後一條尾巴顯露無疑,故此張牧才這般失態。

這也不怪張牧如此,要知道能化成人形的妖,最低也是元嬰期的級別。這叫自己怎麽能不驚訝。

女妖聽了,不由皺著秀眉道:“哼~能不能別說話這麽難聽。什麽妖不妖的。”

張牧咽了咽口水,警惕道:“你想怎麽樣?”

“嗬~”女妖發出鈴音般的笑聲“你想要奴家怎樣?”

“額~你把他們怎麽了?”

“哦?他們啊,他們怎麽了人家怎麽知道,人家也是剛到不久。”青衣女子特無奈的說道。

“你騙三歲小孩呢?這裏除了你還有誰?”張牧不依不饒道。

女妖手指萬般誘人的劃過臉頰,笑道:“奴家知道說什麽你都不會信,幹脆奴家就承認了吧。嗬嗬~”

張牧怒聲道:“管你是不是化形期的妖,今天我跟你拚了。”說著,持劍朝著青衣女子刺去。

女妖見了也不慌張,甩出一塊青色絲巾,瞬間把張牧的手腕纏住。頓時一股無力感襲上心頭。

“啊”

緊接著,張牧身體一緊,就被青色絲巾纏繞,想動一下根本就用不上力氣。

“不對,你不是化形期的妖。”張牧感覺麵前的女妖,根本就沒有化形期的氣勢,不由的皺眉道。

女妖輕跺金蓮,嬌聲喝道:“我告訴你我是化形期的妖了麽?”

張牧頓時被女妖的樣子迷倒了,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這才恢複了一絲清醒怒視著她。

女妖一拉青色絲巾,頓時張牧感覺飛起來一般。

下一刻,就出現在女妖的麵前。可自己竟然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是心跳不斷的增快。

“呦~臉紅了,沒仔細看,長得還挺俊的。”女妖撫著張牧的臉頰,萬般嫵媚的說道。

張牧此時別提多鬱悶了,你說自己被抓了也就算了。你說自己懷著降妖除魔的心性出來,可現在竟然被女妖占便宜,這叫張牧有多麽的糾結。

“你要殺就殺,少動手動腳。”

女妖一臉嬌態道:“幹嘛這麽說人家,嚇壞奴家了。”說著,用手輕撫著傲物之處。

張牧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女妖還真的是妖孽一般的存在。可以說舉手動指間都能迷死人,就算是比先前見過的柳飄雪也不逞多讓。

如果說兩者誰更漂亮,可以說眼前這個女妖更勝一籌,可偏偏比柳飄雪少了一份純真。

在者說,柳飄雪恐怕也不過十七。跟麵前這個不知什麽年紀的女妖,那肯定是不能相比的。

“你虧不虧心,還人家,你能不能別裝。”張牧絲毫不懼的罵道。

女妖聽了臉色一變,可隨即趴在張牧的肩膀上,吹著香風道:“你看人家美麽?”

張牧隻覺得腦海一片空白,鼻前的香風陣陣傳來,使得自己開始有了迷茫的感覺。

“我我幹你大爺。”張牧猛地咬住舌尖撞開女妖,隨即厲聲喝道。

女妖被撞開也沒有動怒,對著張牧幽怨的看了一眼。伸手按著胸口處,嬌聲道:“撞疼奴家了啦,好狠的心。”

這時。不等張牧在說話,就聽到劉立的聲音傳來:“牧子,你在哪兒?”

張牧聽了就像告訴他快走。可還沒張嘴,一股香霧籠罩過來。隻覺得眼前一陣暈眩後,就在也不知所以了

“額~”睜開眼,看了看四周皺眉道:“這是哪兒?”

隻見這裏是一間洞府,可裏麵的擺設十分的女性化。不遠處就是木床,上麵是青色的被褥,還有青色的絲紗纏繞。

自己現在是坐在石凳上,麵前有一個褐色茶壺,還有六個茶杯。

再看四周都是五顏六色的花朵。輕輕吸了口氣,就覺得淡淡花香撲鼻。頓時一番美妙的感覺回蕩起來。

就在張牧自己陶醉的時候,就聽到一嬌媚女聲:“現在不急了?還有閑暇自我陶醉?嗬嗬~”

張牧猛地睜開眼睛,這才想起來自己是碰到了女妖。然後是聽到了劉立的喊聲。

當時自己想讓劉立快走,隨後自己好像就不記得什麽了。

正想著呢,女妖已經邁動青蓮劃過張牧身旁,坐在旁邊的石凳上麵。

緊接著。女妖端起茶壺倒了一杯茶水,用白哲的玉手端起來遞給張牧道:“喝吧。”

張牧一把把茶杯推開,撒了女妖一身,指著她喝道:“你把劉立他們怎麽了?”

女妖看了看自己濕了的衣服,氣的胸前的傲物上下遊動,嬌聲道:“你幹什麽?人家好心好意給你倒茶,你還這麽野蠻。”

張牧理虧的眨了眨眼睛,開口道:“你先回答我,你把劉立他們怎麽了?”

“哼~人家都沒見到他們,就把你帶回來了。人家怎麽知道呢!”女妖皺著秀眉道。

張牧似信非信的問道:“真的?”

女妖瞟了張牧一眼,生氣道:“人家騙你做什麽?”

張牧知道劉立他們沒事就好了,剛想道個歉什麽的。可隨即指著女妖喝道:“你唬誰呢?你把小韓和馨兒他們怎麽了?”

女妖本來見張牧好些了,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著呢。聽道這一嗓子喊聲,頓時茶水又灑在身上。

“好你的,姑奶奶給你臉了是吧。”女妖站起來指著張牧嬌聲罵道。

張牧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有理的一方,頓時變得沒理了。張張嘴也不知道該說什麽了。

隻見女妖看著張牧並沒有動怒,反而十分異樣的笑著。

“額~你想幹什麽?”張牧退後幾步,十分警惕的問道。

“哼~惹惱了姑奶奶就想算了。不過姑奶奶不會吸幹你,因為我現在好像喜歡上你了。嗬嗬~”說完,捂著嘴媚笑起來。

張牧一聽好家夥,這是要吸自己的精元啊。

雖然自己沒有修士的真元,可男子都會有一定的精元。可大部分的凡人隻是有一絲,最多的也就是三絲左右。

“你別過來,過來我跟你拚了。”張牧退到牆根處,十分沒底氣的說道。

女妖兩手搓了搓媚笑道:“怕什麽嘛,人家都說來不會吸幹你,就是讓你愛上奴家。”說完,就朝著張牧緩緩走去。

張牧猛地運內力道手掌,剛想動手就覺得身子一軟,頓時癱坐在地上用不上力氣了。

“你大爺的,別過來,我還是處男。”張牧十分抵觸的說道。

現在不但是身體上使不上力氣,就連說話也用不上力,別提有多懊惱了。

自己前世就是個宅男,基本見到女生會臉紅。隻有見到一個人不會,那就是疼愛自己的的小姨。

現在見到女妖要毀了自己的清白,這不是天下笑談麽?

“姑奶奶,我求求你了,別鬧了。你就放了我吧。”張牧真的沒辦法了,聲音無力的乞求道。

女妖附身看著張牧的眼睛,用手輕輕撫摸著臉頰,吹著香風道:“沒事,姑奶奶我也是第一次。”說完,對著張牧吹出一股霧氣。

張牧隻覺得眼前一花,頓時眼神變得木訥異樣。

女妖見了緩緩站起來,看著張牧媚笑道:“跟我來。”

張牧聽了點點頭,就邁著齊整的步伐跟著女妖,來到床邊兒後才停下來。

女妖轉過身來,看著張牧輕聲嬌斥道:“臭男人,人家好想真的愛上你了呢。”

“你叫什麽?”

張牧十分木訥的說道:“張牧”

“好土的名字。”女妖皺秀眉道。

隨後,女妖輕咬著嘴唇萬般的嫵媚,嬌聲道:“你還第一次,人家也是啊,便宜你了。”

說完,扶著張牧坐在**,抓著張牧的手媚聲道:“來。”

張牧點點頭,動著手碰到女妖的肩膀處,頓時女妖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

“繼續。”女妖臉頰通紅,用力咬著嘴唇道。

緊接著,張牧雙手滑落到女妖的腰間,攥住青色絲巾一拽,青色衣衫就變得鬆弛開來。

隨後,伸出木那的雙手,握住衣衫的兩邊兒輕輕一拽,頓時露出裏麵紅色的衣兜,包裹住的傲物也跟著顫了一下。

女妖臉紅如過季了的蘋果,要是換做一人再此。恐怕也不用施展手段,就能毫無忌憚的撲上去吧。

可誰讓他碰上了張牧這個穿越男,前世就是十分害羞且保守的少年。再加上對妖的一些歪解,這才會十分的抵觸。

如果麵前化成欽慕已久的柳飄雪,恐怕張牧也不會抵觸了。畢竟人與人行**天經地義,可跟妖還是有點邪惡的樣子。

女妖嬌聲道:“人家的清白還毀了呢,你個臭男人。”說著,就拉著張牧躺在了青色被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