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不知道在哪裏

顧千尋不知道自己開了多久的車,也不知道現在開到了哪裏,也不知道現在幾點鍾,她什麽都不知道,什麽都不想知道。

公路越來越窄,路邊都是野草和樹木,見不到一點人煙。顧千尋卻一點沒有發覺她已經到了距離c市三百公裏以外的偏遠小村莊,她繼續開著車,突然車子一下子熄了火,車子停了下來,一個慣性,顧千尋磕在了方向盤上,頓時額頭冒出了血珠。她錘了一圈方向盤,趴在上麵狠狠的哭了起來,淚水像斷線的珍珠,不停的往外湧。

“啊……”顧千尋放聲的呐喊發泄心中的恨,她隻恨自己,恨自己的有眼無珠,如果當初堅持不答應他,不給自己希望,那麽現在也不會這麽絕望……

“嗬嗬……哈哈……”顧千尋嘲諷的大笑,她顧千尋栽在同一個男人手中兩次,她真是天下最傻的傻子……被他耍得團團轉……

已經下午六點多鍾了,天開始黑下來,周圍的景色開始慢慢變暗,空中有烏雲聚集,晚風吹動著周邊的樹木草叢,發出沙沙的聲音。

夏存希這時候心裏有些不安的感覺,做事情都有些晃神。桌子上堆著一堆各種的策劃案,計劃報告……看得他頭都有些暈了。雖然今天是周末,但是為了能夠不讓自己老爸失望,為了能把集團的事務做好,也為了能夠通過忙碌的工作讓自己不要去想顧千尋,所以他這些天基本都在公司裏麵,找各種事情去忙。

放下手裏的工作,走到了窗戶邊上,看著天空烏雲密布,恐怕要下一場大雨了。他在想顧千尋現在在幹什麽?沒有他做飯她這些天吃得好不好,有沒有那麽一點想他……

歎了一口氣,她怎麽會想自己呢……那不過是自己的奢望罷了。轉身收拾好東西回了夏氏大宅,這會家裏的人肯定還等著他吃飯呢,夏洛天應該也回去了。

“怎麽這麽晚回來啊?”夏存希剛進門柳如真就抱怨的說道。

“看了一些文件,現在回來不是剛好嗎?”夏存希看見一桌子菜已經擺好了,連紅酒都倒好了。

“你就不能早些回來陪陪你老爸啊。”

“老爸有漂亮老媽陪著,我在來陪那不是當電燈泡麽?”夏存希笑道。

“爸……洛天!”夏存希走到客廳,見夏紹海正和夏洛天喝茶聊天。

“二哥,你回來啦!最近工作這麽勤奮,我都自愧不如啊!”夏洛天放下茶杯笑著說道。

“嗬嗬……我不懂的地方太多了,這不是勤能補拙嘛!”夏存希不以為意的一笑,也坐了下來。

“小希,你也別太拚了,身體重要。”夏紹海看了一眼夏存希臉上帶著的疲憊,勸道。

“知道了老爸。”

夏洛天在一旁保持著微笑,可那笑容裏沒有半點溫度。整個夏氏大宅就是他的噩夢,總有一天他要將這個噩夢摧毀。

“吃飯了,還坐著幹嘛!”柳如真喊道。

“老爸,走吧去吃飯了。”夏洛天笑著去扶夏紹海的手臂,夏紹海擺擺手,表示不用他扶,自己站起來朝著餐桌走去。

夏洛天的手僵在半空,笑意也僵在臉上,收回手狠狠的捏了個拳頭。他是夏紹海的兒子,可夏氏大宅沒有他的位置,在夏紹海心中也沒有他位置,眸子中閃過恨意,總有一天他會把他失去的全部都奪回來,隨即又臉帶笑意的走了過去

四個人坐在一起,開始吃飯,柳如真麵對夏洛天雖然還是有些不自在,但是依然笑著讓他多吃點。飯桌上看起來一家子很溫馨,其實每個人心裏都各有心酸憂愁。

天越來越黑,顧千尋止住了哭泣,下車查看車子的情況,周圍暗影晃動,風冷颼颼的灌進衣服裏,整個地方都覺得很陰森恐怖。

除了車裏的燈光,周圍一片黑暗,顧千尋環顧四周,心裏有些發毛,突然覺得好害怕,恐懼襲來,她趕緊上了車,試圖發動引擎,每次都不行,車子還是一動不動,她急了,現在要怎麽辦,在這荒山野地,車子也壞了,難道連上天也要跟她過不去嗎?

現在要怎麽辦?冷意襲來,顧千尋打了個寒顫,窗外的風越刮越大,看起來真的要下雨了。她心裏越來越著急,之前的委屈痛苦混合著心裏的恐懼全部爆發了出來,她撞擊著方向盤,大聲的吼叫,她覺得現在好冷,好無助,好孤寂……原來自始自終她都是一個人,永遠都是那個被別人傷得體無完膚的笨蛋……

顧千尋捂著臉失聲痛哭起來,她不知道現在能怎麽辦,這時候有誰能夠不顧一切的來到她身邊?

發泄完了,抹了抹臉上的淚水,拿出手機翻著電話號碼。慕染,還跟杜楠在宏村,就算告訴她,現在她也沒辦法過來……

範明哲……就算他能來她也不想在見到他……自己的爸媽?她不想讓他們擔心。助理楊潔……她不想讓自己的脆弱暴露在別人麵前……

翻來翻去,夏存希的號碼出現在她眼中,可是,她猶豫了,上次的話應該把他傷害了,導致他一周都沒有回過家……給他打電話他會接嗎?他會來嗎?

咬著牙猶豫了片刻,還是撥通了夏存希的電話,現在她也隻能打他的電話……心裏有些忐忑不安,有些緊張,有些害怕。

夏存希正夾了一塊紅燒肉喂到嘴裏,電話此刻想了起來,打開一看,是顧千尋。心立刻猶如開了花一般美好。

“喂……”夏存希接通電話帶著些欣喜的說道。

“夏存希……我……來救我……”顧千尋不自覺的帶著些恐懼無助的哭腔,斷斷續續的將話說完。

“你怎麽了?出了什麽事了?”夏存希聽到顧千尋的哭聲,立即緊張的站了起來,焦急的問道。

“嗚嗚……我……我車子拋錨了,我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在什麽地方!”顧千尋說著說著不自覺的眼淚又掉了下來,聽到夏存希的聲音,她覺得找到了安慰。

“你就在那裏別動,我馬上就過來,電話不要掛。”夏存希將筷子一扔,外套都來不及穿就衝出了大門。

“小希……你幹嘛去啊?”柳如真見他火急火燎的樣子喊道。

“我有事先走了,你們慢慢吃。”夏存希頭也不回的說道,開著車就出了夏氏大宅,心裏急死了,聽到她的哭聲,他就心亂如麻,現在隻想立刻見到她,將她摟緊懷裏。

“千尋……千尋,告訴我你的位置。”夏存希邊開著車邊著急的說道。

“嗚嗚……我不知道我現在在哪裏,周圍都是樹木草叢,沒有人煙……”顧千尋打開車門下了車,四處查看,可越看她心裏就越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