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看我怎麽懲罰你

“到了,你們小心點下來。”阿婆指著前麵的菜地說道。

“阿婆你也小心點!”夏存希將顧千尋放了下來,笑著說道。

顧千尋看著阿婆的笑意,有些不好意思的怒瞪夏存希一眼,跟著阿婆後麵,小心的下到了菜地裏麵。

菜地旁邊是一條小河,河裏有幾隻半大的鴨子正歡快的遊來遊去,河水很淺,但是清澈見底,可以看清楚下麵條條的小魚遊來遊去。

“阿婆,這裏還有小河啊!”夏存希看見河非常的開心。

“是啊,天氣熱的時候小孩在裏麵洗澡,河水淺也不怕出事,周圍的菜也靠著這條河裏的水來澆灌。”阿婆笑著回答。

“阿婆,這要怎麽弄,教教我,我來做。”夏存希看著麵前光溜溜的土地將鋤頭放了下來,躍躍欲試的表情。

“好吧,我來示範一下。”阿婆拿過鋤頭,在空地裏麵用鋤頭尖挖了一個碗大小的洞,笑著解釋道“這叫窩子,等會要把菜籽丟在這裏麵。”

夏存希看了年年點頭,學得很認真,顧千尋也看著,這種體驗是從所未有過得新鮮感。

阿婆接連打了兩排窩子,整整齊齊的排列著,“每個窩子要保持一定距離,不要太遠也不要太近,照我這樣就可以了。”

“阿婆,讓我來試試。”夏存希心急的接過阿婆手裏的鋤頭,對著腳下的土地比劃了一下,一鋤頭就挖了下去,一個窩子就出來了,看著自己的成果,笑得很開心。

“小希真厲害,一學就會,跟我的幾乎一模一樣啊!”阿婆在旁邊讚歎道。顧千尋也笑了,他還真是學什麽像什麽,真不知道他這些天賦是哪裏來的,讓人羨慕嫉妒恨。

“這很好學啊,姐姐,你要不要試試,我手把手教你。”夏存希笑著看著顧千尋。

“還是你自己做吧,這一塊地都歸你了,我跟阿婆丟菜籽。”顧千尋抱著手臂不理夏存希笑著問阿婆“阿婆,你教我丟菜籽吧!”

“好啊,那小希可要快點打窩子,不然我們沒地方丟菜籽了。”阿婆看著夏存希笑道。從籃子裏麵拿出菜籽,抓了一把遞到顧千尋手裏,然後自己也抓了一把,開始示範。

“一個窩子裏麵丟5到8粒就差不多了,看看,像我這樣。”阿婆說著用另外一隻手的指尖抓起一撮菜籽就丟到了窩子裏麵。

“阿婆……你丟得這麽準嗎?”顧千尋看著阿婆沒數數量就丟了下去。

“我做得多了,有手感的,不數也差不遠,隻要不要太少或者太多都沒關係的,你說試試吧!”阿婆笑著說道。

“好……我試試。”顧千尋也躍躍欲試,從來不知道種菜還有這麽多學問,比起在城市裏每天上班下班還要麵對工作中的各種陰謀和爾虞我詐,這種田園地間的生活更加的讓人舒心。

顧千尋第一次丟菜籽,還是有些不放心的抓了菜籽在手心裏數了數,才丟到窩子裏麵,熟練了之後,她發覺她也能隨手一抓就是差不多的數量,這讓她很開心,比在工作中談了一個大項目還欣喜。

夏存希打著窩子,不時的回頭看一眼自己的成果,然後再看一眼低著頭認真丟菜籽的顧千尋,突然,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愜意,以後可以考慮買一塊地,他打窩子她丟菜籽,她端著開水遞給他喝,溫柔的替他擦著汗。

“你在想什麽呢?菜籽沒地方丟了!”顧千尋見夏存希正看著自己發呆,臉上還帶著笑意,不知道他又在想什麽齷齪事情。

“我在想,要是以後也有這樣一塊地就好了,我打窩子你丟菜籽,菜苗長大後你炒菜給我吃!”夏存希回過神,看著顧千尋一臉的向往的說道。

“你想得美……誰要跟你一起種菜了!”顧千尋白了他一眼,腦子裏卻浮現出夏存希描繪的場景,她覺得她也很向往那樣的生活,日落而作日落而歇,夫妻甜蜜溫馨的過著小日子……呸呸,怎麽想到夫妻去了!顧千尋瞬間紅了臉,不再看夏存希,低著頭丟菜籽。

其實這樣的日子他們也隻能這樣憧憬一下,他有夏氏集團,她有顧氏集團,兩個人身上都背負著家族的責任和重擔,不過,以後老了退休了,集團裏的事務由孩子們操心了,他們就可以歸隱山林,遊樂田園了。

夏存希想到這裏,微微的歎了口氣,日在還很漫長啊……

“姐姐……能幫我擦一下汗麽?我手上有泥巴,汗水迷了眼睛了,好難受。”夏存希直起腰,攤開沾滿泥土的手,額頭上的汗水順著俊美的五官流了下來,閃著晶瑩剔透的光。

顧千尋見他滿臉的汗水,和手上的泥巴,知道他沒有說謊,於是放下菜籽走到他麵前,就用衣服袖子替他擦汗,他低著頭看她,眼裏滿是溫暖的笑意。

“好了……”顧千尋認真的給他擦幹了汗,放下了手。

夏存希笑著,突然用沾滿泥土的手摸了一把顧千尋的臉,頓時笑得彎了腰“變花貓了!”

“你……混蛋!”顧千尋皺著眉頭,沒想到夏存希會偷襲自己,不甘落後的也從地上抓了一把泥巴就要朝著夏存希的臉上抹去。

夏存希笑著一把扔了鋤頭,趕緊逃跑,還不斷的回頭笑著。

“你這個混蛋,給我站住!”顧千尋手裏抓著泥巴,朝著夏存希後背扔了過去,夏存希一個閃身躲了過去,顧千尋見沒有打中他,氣惱的又衝地裏抓了一把泥巴,追著夏存希跑。

“你來啊……”夏存希邊跑邊笑著逗她。

“你站住……你居然敢抹我一臉我泥巴,站住……”顧千尋抓著泥巴,大聲的吼道。

“你追上我,我就讓你在我臉上抹泥巴!”夏存希站在河邊上,看著後麵的顧千尋笑道。

顧千尋腳上已經沾滿了泥土,整個腳都變得有些重,根本就跑不過夏存希,看著他隻能幹瞪眼。

“啊……”顧千尋痛苦的大叫一聲,捂著腳蹲到了地上。

“你怎麽了?”夏存希見顧千尋發出痛苦的聲音,還蹲到了地上,以為她崴了腳,焦急的趕緊跑到了她身邊,蹲在她麵前就要去查看她的腳。

“腳……沒事!”顧千尋眼裏閃過得逞的笑意,一把將泥巴抹上了夏存希俊美的臉,看著夏存希沾滿泥巴像個泥娃娃的臉,頓時哈哈大笑。還不等夏存希反應過來,站起身來就想跑。

“想跑……”夏存希伸手將臉上的泥巴抹了下來,一把將幹了壞事準備逃跑的顧千尋抓住了,禁錮在懷裏,任由她的掙紮,就是不放開。

“啊……放開我!”顧千尋笑著掙紮著大叫。

“沒想到姐姐也學會騙人了……看我怎麽懲罰你!”夏存希眯了眯狹長的桃花眼,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流氓……放開我!”顧千尋拍打著他的肩膀,臉紅的掙紮著。

阿婆在地裏看著兩人像個孩子似的鬧的那麽開心,笑了笑,現在的年輕人可真開放啊!

顧千尋被他吻得有些發暈,喘著粗氣,胸口劇烈的起伏,有些缺氧的紅了臉。

夏存希勾勒著她美好的唇形,然後不舍的放開了她,邪笑著看著她“怎麽樣?還要不要在試試?”

“你……混蛋!”顧千尋緩過氣來,有些臉紅心跳的一把將夏存希推開,快速的逃離她的懷抱,腳邊就是河水,她捧起一把水就朝著夏存希身上澆了過去,剛才被他吻了,心裏有些惱恨,幹脆站到河裏,對著夏存希澆水。

“好啊……看來懲罰不夠,再來一次!”夏存希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水混合著臉上沒有擦幹的泥巴,頓時變得狼狽起來。

“你別跑!”顧千尋看見夏存希來了,趕緊的往水那一邊跑,夏存希追在後麵,朝著她澆水。

一個在前麵澆水,一個在後麵澆水,不停的跑,不停的笑,如果每天的日子都有這麽開心和放鬆那就好了。

“我……我不跑了,你別澆水了。”顧千尋氣喘籲籲的坐到了一邊的石頭上,累得跑不動了。

“怎麽?跑不動了?”夏存希插著腰,站在顧千尋麵前,也有些氣喘籲籲,俊美魅惑的五官掛著泥巴黃的水滴,看起來好怪異。

“過來……”夏存希喊道。

“幹嘛?”顧千尋戒備的看著他,隻要他來她就跑。

夏存希一把將她拉了起來,看著她臉上的泥巴,笑道“真像個花貓!我給你洗洗!”說完拉著她蹲到了河邊,仔細的沾了水給她抹去臉上的髒東西。

“你還好意思說,不都是你弄的嗎?不過,你也好不到哪裏去。”顧千尋不甘示弱的說道。

“看你這一手的泥巴……指甲裏麵都是的,好好洗洗。”夏存希給她洗幹淨了臉,一隻手捏著她的雙手,一隻手澆著河水,仔細的替她清理著指甲縫裏麵的泥巴。

顧千尋看著他,任由他的動作,心裏暖暖的,莫名的她覺得自己很享受他的寵溺,這種感覺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夏存希給顧千尋洗幹淨之後,將臉埋進了河水裏,感受著清涼的水劃過臉頰,頭發有些觸及到水裏,一絲一絲在水裏飄動。

“小心淹死了……”顧千尋站在邊上看著他的動作,不得不說,就算他就那麽不動,光看著他的背影,都會讓人止不住遐想。

夏存希從水裏抬起頭來,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走到顧千尋麵前,勾起嘴角笑了,突然對著她使勁的甩著頭發上的水,惹得顧千尋一陣蹙眉,趕緊閃躲。

妞們,綿羊明天打擂台賽,為期15天,更新每天5更左右,不定時爆更,求支持,投推薦票,月票,打賞,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