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味道很不錯

“我的心意難道你不知道麽?不要把你的思想強加在我的身上,那樣很傷人。”夏存希盯著顧千尋的眼睛,看到她眼中的愧疚,心情也稍微好了一點,發動車子,繼續開車。

“我……”顧千尋本想反駁,可看見夏存希的臉,想起他受傷的眼神,話又吞回了肚子裏,聽到他這樣的話,心裏是欣喜的吧,她自己也說不上來是怎麽樣的感覺。他的心,是真的麽?她能夠相信他嗎?答案有些模糊不清,看著窗外紛飛的景色,她竟然模糊了雙眼。

“姚娜的爸媽和我的爸媽是世交,所以我們從小就認識了,我對她隻有兄妹之情,而且她動不動就哭得梨花帶雨的性格不是我所喜歡的。”夏存希自顧自的說,也不管顧千尋有沒有聽進去,他希望她能明白他內心的真實想法,有什麽心事都藏在心裏,那不是他的作風。

有了誤會說開了就好,兩個人在一起,戶型坦誠,有了矛盾要及時化解,一味的將心事放在心裏,讓別人來猜,那是他最討厭的。

顧千尋聽著他不斷的嘀咕,心裏漸漸的沒有了剛才的陰霾,他的在乎,他的寵溺,她都能夠感受得到。但是,她不能隻憑這些就能認定他是真的愛上了自己,心裏已經有了無數的傷痕,再也經不起折騰,所以,她必須小心翼翼,不讓自己再次淪陷到那般境地。

心裏雖然對夏存希有別樣的感覺,但是她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也喜歡他,就算是喜歡,她也不可能現在就完全的將自己的心交出去。

夏存希將車子停到了粥鼎記門口,打開車門拉著顧千尋下了車。兩個人都舌頭痛,選擇喝粥是最好的,想到這裏夏存希不禁笑了笑,看著偌大的店麵,走了進去。

點了兩碗粥,點了些糕點小吃,都是比較軟的食物,坐在了桌子上等著服務員端上來。

夏存希看著顧千尋的嘴唇,勾起嘴角淡淡一笑。

“你笑什麽?”顧千尋見他盯著自己的嘴唇看,還意味深長的笑,便想起剛才在車裏被他霸道的吻,還咬破了舌頭,心裏就有一股氣,臉上頓時就紅了一片。

“你的血很符合我的胃口,味道很不錯……”夏存希意味深長的笑。

“你有病吧,不光咬破了我的舌頭,還喝了我的血。”顧千尋說話的時候,舌頭有些火辣辣的痛。

“嗯……你昨晚不是也咬破了我的舌頭麽?還給我的舌頭上了藥還很體貼的貼了創口貼,嗯……貌似我做的不夠,晚上回去補起來。”夏存希漫不經心的樣子,嘴角的笑意淡淡的蔓延在整個臉上。

“你敢……”顧千尋瞪著他,想一口將他吃了,沒見過這麽氣人的。

服務員端著點的粥和點心已經送到了桌子上,擺在兩人麵前,笑著道“二位請慢用。”說完端著盤子轉身。

“你喂我吃飯,也許我就不敢了。”夏存希將自己的那碗粥推倒了顧千尋的麵前,非常認真的看著她。

趕走沒幾步的服務員聽到這句話,抽了抽嘴角,不禁回過頭又看了一眼俊美的幾乎妖孽的夏存希,暗道他長得斯文,沒想到卻是個無賴,隨即笑著離開。

顧千尋看著他,咬了咬嘴唇,知道他說的話有時候很幼稚,有時候很天真,但是,有時候絕對說話算話,說到就做到。

顧千尋將夏存希的那碗粥,端到了麵前,拿起勺子有些不情願的戳來戳去,在夏存希威脅的眼神獵殺下,她舀了一勺子粥,遞到了夏存希嘴邊,隨即別過頭不去看他。

“太燙了,舌頭很痛會受不了,給我吹一吹。”夏存希帶著戲謔的笑意,將顧千尋的手推了回去。

“你……”顧千尋見他挑剔,還讓自己吹涼了給他吃,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滿臉滿心的不情願。但還是迫於某人爆發的**威,將粥吹了吹,又遞到夏存希嘴角。

“嗯,溫度剛剛好,再來。”夏存希吃下了粥,笑著說道。

顧千尋瞪了他一眼,拿著勺子又舀了一勺子遞到夏存希麵前,沒錯,那人又要吹涼了在吃。顧千尋皺了皺鼻子,冷哼一聲,這人越來越過分了,她才不伺候了。隨即吹了吹勺子裏的粥,一口喂進了自己的嘴裏,吃得吧唧吧唧的響。

夏存希眯了眯眼睛,笑著看著她的動作,心情也好了很多,剛才她在車子裏說的話,真的讓他有些怒了,還有些失望。

兩人吃了粥,夏存希開著車送顧千尋回了顧氏集團,臨下車之前,夏存希再次霸道的吻了顧千尋的唇,將顧千尋嚇了一跳,還以為他又要咬自己呢,沒想到他隻是蜻蜓點水般的啄了一下便放開了她。夏存希看著她驚恐的樣子,勾起嘴角,心情愉悅的看著車回了夏氏集團。

“姚娜妹妹……你怎麽站在這裏?”姚娜被夏存希拒絕之後,傷心的回了夏氏集團的大口門等他,她就不相信,憑她的努力,存希哥不會喜歡上自己。

“洛天哥哥……”姚娜一看見夏洛天,眼淚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眼眶紅紅的,臉上掛著淚痕,讓夏洛天狠狠的心疼了一把,恨不得將她攬在懷裏安慰一番。

“你這是怎麽了?怎麽哭成這樣子?誰欺負你了,告訴洛天哥,我一定幫你教訓他。”夏洛天走到姚娜身邊,溫柔的替她擦著眼淚,看著她嬌美可愛的樣子,眼裏都是溫柔和愛慕。

“我……我給存希哥做了飯菜,他不吃,還拉著別的女人去吃飯了,撇下我不管不顧……”姚娜傷心的說道,手裏還提著裝著飯菜的食盒。

“原來又是我二哥……不要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夏洛天攬著姚娜的肩膀,將她按在自己懷裏,心裏對夏存希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層。

“洛天哥……你說,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啊?為什麽存希哥要跟她在一起?難道我比不上她嗎?”姚娜哭著睜著紅紅的眼眶,天見猶憐的樣子看著夏洛天。

“在我眼裏姚娜妹妹才是最美的,也是最優秀的,是我二哥沒眼光罷了。”夏洛天替她擦著淚水,非常認真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