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然後的然後

夏存希聽到這個消息,稍微愣了愣,他其實也想到了,隻是不知道會這麽快。

“爸,怎麽這麽急?”夏存希認真的問道。

“我跟你姚叔叔和幾位大股東都商量過了,你現在表現得很好,集團也需要正式的總經理,夏氏在你手裏,我們都很放心,不過,你可不能鬆懈,一定要更加努力才行。”夏紹海看著夏存希,眸子都是期待的光。

“好的,我知道了。”夏存希認真的點了點頭,麵對老爸的希冀,他隻能更加用心的去經營夏氏集團,希望不會讓老爸和哥哥失望。

“那就好,這幾天你要做好準備,一旦正式宣布你繼承夏氏集團之後,各大媒體都會緊盯著著你,你可要事事小心謹慎,不要讓外界抓到你的把柄。”夏紹海意味深長的看著夏存希,輿論的力量有多大,他可是親生經曆過的,想起那時候,不由得歎了口氣。

夏存希一直留在夏氏大宅跟姚達明還有夏紹海幾人聊天想,想乘機溜走都不行,隻得乖乖的聽著,或者說幾句無關痛癢的話。

顧千尋和慕染這時候已經在逛街了,逛了一家店又走進另外一家店,手裏的東西都提得滿滿當當的了。

“哎呦,真是累死人了,早知道就把杜楠那家夥叫來當搬運工了,我的胳膊要斷了。”慕染痛苦的甩著自己的手臂。

“誰叫你買這麽多東西,看看,都是你的。”顧千尋將手裏的東西提起來遞到慕染麵前,讓她看。

“好啦好啦,我們先下去吧,把東西放在車裏然後去吃點東西,逛了這半天我都餓死了。”慕染摸著自己的肚子,一手拉著顧千尋的手臂說道。

“那就走唄,還坐著幹嘛?”顧千尋一把將慕染拉了起來,她東倒西歪的靠著顧千尋,兩人走到電梯上,朝著停車場走去。

這時候顧文軒剛好從另外一邊的電梯往上走,懷裏正摟著一個妖豔的美女,他側過頭的時候剛好看見了提著一大包東西的顧千尋和慕染,由於他的身子被那女人擋住了,所以顧千尋兩人並沒發現他的注視。

電梯到了樓層,顧文軒一把放開那個女人,說道“寶貝,你自己先逛著,我有點事情去,這是卡,你看中什麽就買什麽。”說完在那女人臉上親了一口,看了一眼正下了電梯的顧千尋和慕染,趕緊乘坐電梯也跟了過去。

顧千尋和慕染將到了低下車庫,顧文軒就一直躲在兩人身後,借助車子的掩護,偷聽兩人講話,直覺告訴他,老板交代的事情隻能從這樣的事情慢慢來,慢慢跟蹤,總會有機會打聽到想知道的事情。他摸了摸口袋裏昨天晚上買好的竊聽器,眸子裏閃過堅定的光,然後繼續盯著兩人。

“千尋……你這些天還好嗎?”慕染很隨意的問道。

“很好啊,集團的危機現在基本解除,不過過幾天就是周年慶了,還要更加忙碌了。”顧千尋也很隨意的回答,她不知道慕染問這麽沒營養的話有什麽意思。

“那就好……那就好……”慕染心虛的笑道,然後關了車子後備箱,挽著顧千尋的手臂說道“走吧,我們現在去吃點東西,車子就讓它停在這裏吧,出去也不好找車位。”

顧千尋點點頭,然後看著慕染氣色紅潤,眼眸中帶著嫵媚,笑道“說,昨晚是不是幹什麽好事了?”

“我一直幹好事啊,難道還幹壞事啊?”慕染嬌笑著不直接回答顧千尋的話。

“少給我裝蒜,我昨晚都聽到杜楠的叫聲了,哈哈……”顧千尋心情很好的打趣道。

“沒見過你這樣的,說話比我還厲害了,不跟你討論這個問題!”慕染癟癟嘴說道。

兩個人相攜著走遠了,顧文軒偷偷的摸到顧千尋的車子後麵,拿出口袋裏麵的竊聽器,在車子上尋找著最佳的安裝位置。

四下無人,趕緊安裝好竊聽器,小跑上去,悄悄的跟在兩人後麵,看見他們兩個走進了旁邊的冷飲店,未免被她們兩個發現,隻得轉身離開了。

杜楠神清氣爽的回了趟家,然後撥通了夏存希的電話,他得告訴夏存希身份曝光的事,也得賠罪道歉呐。

夏存希聽見電話響了,正好可以借機溜走,跟自己老爸和姚叔叔打了個招呼,便走出去接電話去了。

“怎麽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夏存希走到院子裏靠在一棵桂花樹上,帶著些淡笑的問道。

“那啥……出來喝一杯吧,我請你!”杜楠有些心虛的說道。

“喲,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好啊,我要喝你櫃子裏的紅酒,肯不肯?”夏存希打趣的說道。

“這個……也行,趕快出來吧,來我酒莊,我等你。”杜楠聽他說要喝櫃子裏的酒,不禁有些肉痛,但是一想到自己對不起夏存希,就當心靈和**上的雙重補償吧,阿米豆腐……

夏存希沒想到杜楠這麽爽快就答應了,原本隻是想逗逗他而已,見他如此慷慨,不得不懷疑他別有用心。

跟家裏幾個聊天的人說了一聲,便開著車朝著杜楠家的酒莊駛去。

杜楠著急等在門口了,一看見夏存希來了,就狗腿的迎了上去,手搭上他的肩膀笑著說道“走,酒都倒好了,小菜也準備好了,今天哥兩個就好好喝一頓。”

夏存希扯開他的手,眼睛直直的盯著他,隻見他臉上還帶著傷,紅腫的,淤青的,要不是跟他認識這麽多年,還真不知道他就是杜楠。

夏存希指著他的臉有些好奇的問道“你這傷是怎麽回事?被慕染打的?”

“哪能呢,慕染那麽溫柔怎麽可能舍得把我打成這個樣子,怎麽樣?有沒有很酷的感覺?”杜楠扯開嘴角一笑,整張臉都變形了,惹得夏存希一陣好笑。

“你不會是發燒了吧?今天什麽日子,怎麽變得這麽大方起來?”夏存希說著還要去摸杜楠的額頭,以此來確定他是不是腦子燒壞了。

“哪能呢,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杜楠笑著又將手搭上了夏存希的肩膀,兩個人勾肩搭背的進到了酒莊裏麵。

“你還別說,我看你這容光煥發的樣子,是不是有什麽好事發生了?”夏存希挑了挑眉笑道。

“這都被你發現啦,走,邊喝邊說。”杜楠笑著摸了摸自己的臉,跟慕染坦白了,而且還晉升了一及,可不就是天大的好事嘛,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就是這個道理,可是隨即看了一眼夏存希,不禁又開始悲哀起來。心裏在掙紮,這也不能怪他是不是?哥們也重要,但是媳婦更重要……

兩個人坐了下來,寶石紅的紅酒已經裝在了高腳杯裏,顯得高貴典雅,能夠聞到一股紅酒是自然清香味。

“你是不是跟慕染有進展了?”夏存希見杜楠這樣子,就猜到大部分都是因為慕染的原因。

“這個也被你看出來啦,你這眼神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可以去看相了。”杜楠端起酒杯又笑道“來,幹一杯!”

夏存希也端起紅酒跟他輕輕碰了一下,嘴角帶著笑意“說說,怎麽搞定的?我也跟著學點經驗,還有你這傷到底是怎麽回事?”

“那個……昨天晚上我跟慕染碰到了於騫,結果那賤男人出口就罵我和慕染,那話說得簡直不堪入耳,所以我一時憤怒就跟他打起來了。你別看我這傷看著嚇人,其實那個家夥比我更嚴重,恐怕臉腫的臉他老婆都不認識他了。”杜楠說著摸了摸自己有些痛的臉,想到於騫被他揍成那個樣子,心裏稍微好過了一些。

“那你怎麽沒叫我?我也去踹兩腳,那個男人還真是欠揍,然後呢?”夏存希心裏也冒氣一股子火,哥們被人揍成這樣,自己沒幫上忙,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然後,我們都進了警察局……”杜楠說著開始有些心虛了,不停的瞟著夏存希的眼睛。

“然後呢?”夏存希喝了一口紅酒,好脾氣的再次問道,直覺杜楠還有話沒有說完,而且很重要。

“然後……然後就錄口供……嗯,盤問打架經過……”杜楠咬了咬嘴唇,心虛的喝下一口紅酒,以此來壯壯膽。

夏存希這次不問他了,隻用眼睛直直的盯著他,意味深長……

“然後……然後一個警察過來認出了我……還當著慕染的麵說出了我的身份……那個……就這樣了……”杜楠吞吞吐吐,結結巴巴,臉上還帶著討好的笑意繼續看著夏存希,等在著他的反應。

夏存希聽到他說慕染知道了他的身份,狹長的桃花眼立即眯了起來,盯著杜楠不放,“繼續說,老實交代……”

杜楠被他的眼神威脅,隻得乖乖的繼續說道“我們出了警察局,慕染就生氣質問我了,然後我就如實的坦白了,然後我就跟她表白了,然後她就答應做我女朋友了,然後她就問我你的身份,然後我為了媳婦就如實說了,然後她說你欺騙千尋要打電話告你的狀,然後我就搶了她的手機讓她不要告訴千尋,讓你們自己解決,然後她就答應了……然後……然後晚上我們就回去睡覺了……”

“然後……然後……你都說了多少個然後了……好啊,你居然出賣了我,我說你今天怎麽這麽大方呢?原來這是在贖罪啊,不過,貌似太便宜了點!”夏存希眯著眼睛盯著杜楠,準備以此敲詐點他的好東西。其實剛聽到慕染知道了他的身份還有自己的身份有些緊張,但是聽到慕染答應了暫時不告訴千尋,他也鬆了一口氣,就可以找機會自己告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