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協議被偷

“好,我等著。”姚娜眼裏閃過嗜血的光,趴在夏洛天的胸膛,嘴角扯起一抹冷血的笑意。

第二天,顧千尋還沒起床就被自己老媽的電話給吵醒,本來昨晚上就失眠,好不容易到了早上才眯了一會,老媽一個電話就將她的好夢給驅散了。

“老媽,大清早的打我電話幹嘛?”顧千尋帶著些慵懶的語氣,不自覺的打了嗬欠,起身下床喝了一杯開水,才覺得喉嚨好了一點。

“你回來一趟吧,有點事情要你去做。”魯美芸在電話那頭說道。

“哦,好吧,反正今天也沒事,我等會就回來,有什麽需要帶回來的嗎?”顧千尋惺忪的眸子,慢慢睜開。

“家裏什麽都有,不用你帶,你帶好你自己回來就好了。回來吃早餐吧,我給你留著。”魯美芸笑道。

“好,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去洗漱了啊。”顧千尋走出了房間,掛了電話進了洗手間。家裏沒有夏存希俊美的身影,好似冷清了不少,明明是六月份的天氣,顧千尋卻覺得好像是冬天來了一般,沒有絲毫的溫度。

顧千尋洗漱好之後,穿上清涼的連衣裙,走到樓下,開著車離去。

這時候,顧文軒帶著墨鏡從另外一邊走了出來,見顧千尋的車子開遠了之後,走進了電梯。用專門開鎖的工具撬開了顧千尋的房門,四處看了看,沒有見到人影,於是關上門,打量起顧千尋的房間來。

他第一次做這樣的事,心裏有些緊張,不由得小心翼翼的看來看去,生怕房間裏麵躥出一個人來。確定房間裏麵沒有第二個人之後,他先走到夏存希的臥房開始翻找那份協議,找來找去都沒有找到,皺了皺眉,把東西恢複原樣,然後關上門走進顧千尋的臥室。

“會放在哪裏呢?”顧文軒抓了抓頭,嘀咕道。

顧千尋的房間很整潔,所有的東西都擺的規規矩矩整整齊齊的。顧文軒大步走到顧千尋的首飾台,沒有上鎖,屜子裏麵都是顧千尋的一些飾品和護膚品,沒有其他的東西。然後他有轉戰其他的櫃子,抽屜,有些心急的翻來翻去,頭上急得有些冒汗了。

突然電話響起來,將他嚇出了一身冷汗。打開手機一看是黑子,於是接了起來。

“找到沒有?”黑子沒有絲毫情緒的聲音回傳到顧文軒的耳朵。

“我正在找,但是不知道他們將協議放到那裏去了,找不到。”顧文軒有些著急的說道。

“你先看看床頭兩邊的抽屜,如果抽屜裏麵有書本,仔細的翻開來找,如果有上了鎖得櫃子,一定要想辦法打開。”黑子淡淡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顧文軒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掛了電話繼續找了起來。這時候,顧千尋開車剛好到了顧氏大宅,魯美芸早就開好了門等著她回來。

“回來啊,趕快進來。”魯美芸拉著顧千尋的手,往餐桌邊走去,看著顧千尋有些蒼白的臉上掛著黑眼圈,不禁問道“你怎麽了?熬夜啊,看你這黑圓圈跟大熊貓似的。”

“有那麽嚴重啊,隻是看了些文件看得晚了,有些失眠,沒事的。”顧千尋笑著拍了拍魯美芸的手,坐到了餐桌前,笑著又道“哇,好多好吃的,好久沒吃老媽做的早餐了。”

“看看你最近都瘦了,多吃一點啊。”魯美芸心疼的給顧千尋夾著糕點。

“您和老爸吃了沒有?”顧千尋吃得很開心,笑著問道。

“早就吃好了,他現在在院子裏打太極曬太陽。”魯美芸笑著說道。

“嘟嘟呢?”

“嘟嘟最喜歡跟你老爸在一起玩,一天蹦躂得像個頑皮的猴子。”魯美芸笑著又給顧千尋添了一些粥。

“沒有煩著您二老就行,等我空了就把它接回去,不過可能要等周年慶過後才有時間吧,這段時間愛你就麻煩您跟老爸照顧它了。”顧千尋邊吃邊笑“真好吃。”

“你這丫頭,吃慢一點,又沒人跟你槍。讓你搬回來住你不回來,回來多好啊,天天都可以吃到我給你做的飯菜。”魯美芸說道這有些幽怨的看著顧千尋,那個做父母的不希望兒女長期呆在自己身邊,就算天天做飯鬥嘴,那也是很開心的事情。

“好啦,我以後多抽時間回來陪您和老爸。”顧千尋笑著將碗筷放下,肚子已經吃得很飽了,不禁打了個飽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媽,這麽早叫我回來不隻是讓我吃個早餐吧?”顧千尋擦了擦嘴,站起身來幫著魯美芸收拾著碗筷。

“等會你爸回來,他會告訴你的,你先歇一會吧。”魯美芸將碗筷從顧千尋手裏奪了過來,笑著說道。

“那我去找老爸去。”顧千尋說著就朝著院子走去。

這時候顧文軒還在大汗淋漓的在顧千尋的臥室裏翻找著東西,將顧千尋床頭的最後一格抽屜打開,裏麵露出一個淡藍色的筆記本,顧文軒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將筆記本拿了出來。翻了幾頁不禁有些心跳加速,拿著筆記本倒著抖了抖,果然掉出來一張折疊成兩半的白色的a4紙。

顧文軒含著緊張又激動的心情將紙張撿了起來,有些手抖又滿懷期待的打開來一看,果然手寫的幾個醒目大字‘包養協議’,立即讓他眼前一亮,激動的呢喃道“找到了,找到了,終於找到了。”

顧文軒迫不及待的給黑子打去了電話,“黑子哥,我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了就趕緊將東西恢複原樣,馬上出來,我在外麵等你。”黑子沒有絲毫溫度的語氣,讓顧文軒瞬間冷靜了下來,將協議收好,然後將顧千尋臥室裏麵被他翻亂的東西一一還原。

輕輕的打開門,探出頭見外麵沒有人,於是趕緊將門一鎖大步的進了電梯,朝著正在門外等他的黑子走去。

“上車。”黑子坐在車裏,帶著墨鏡,見到顧文軒走了過來,冷冷的說道。

顧文軒此時心裏還很緊張,連帶著手腳都還有些發軟,聽了黑子的話,趕緊打開車門坐了上去。車子發動,兩個人朝著夏洛天的一處隱秘的別墅開去。

顧東明見到顧千尋走了過來,收了拳式,走過去拿起邊上的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笑著問道“怎麽這麽早啊?”

“老媽一早就打電話給我了,我順便蹭了頓早餐。”顧千尋走到顧東明麵前,接過他手裏的帕子仔細的給他擦著汗水。

嘟嘟從草叢裏麵竄了出來,一下子跑到顧千尋麵前,雙腿立起來扒著顧千尋的腿站好,吐著舌頭,亮晶晶的大眼睛看起來格外的靈動可愛。

“汪汪……汪汪……”嘟嘟見顧千尋不理自己,不滿的大聲叫了起來。

“嘟嘟……”顧千尋笑著將帕子放到了一邊,笑著將它抱了起來,嘟嘟立即吐著舌頭要去舔顧千尋的臉,卻被顧千尋給躲了過去。

“爸,是不是有什麽事情啊?”顧千尋將嘟嘟放到了地上,認真的問道。

“你啊,老爸老媽沒事就不能叫你回來啦?”顧東明故意板著臉說道,然後背著手,嘟嘟跟在他腳邊朝著屋子裏走去。

“走啊,進去跟你說,外麵太陽曬起來了。”走了幾步見顧千尋還站在原地,回頭說道。

顧千尋一笑,趕緊跟了上去,挽著顧東明的手臂,兩人外加一條毛茸茸的嘟嘟走進了客廳。

魯美芸已經收拾好了桌子碗筷,見到老公和女兒進來,笑著說道“怎麽都出汗了?”

“外麵太陽大了,熱的,”顧千尋陪著顧東明坐在了沙發上,魯美芸笑著端上了兩杯茶,然後也坐在一邊。

“老婆,到書房給我把那個邀請函拿過來,謝謝了。”顧東明笑著對魯美芸說道。魯美芸白了他一眼,還是站起身來,朝著書房走過去。

“老爸,什麽邀請函啊?”顧千尋有些疑惑的問道。就算有人發了邀請函邀請兩人去參加婚宴啊,壽宴啊,滿月酒什麽的,也不用把邀請函拿來給自己看啊。

“明天夏氏集團要召開新聞發布會,並且邀請了各大企業的老總去參加聚會。說白了,就是企業家見麵會。”顧東明淡笑著說道。

“那跟我們有什麽關係?”顧千尋有些疑惑的問道。

“明天夏氏集團將會宣布集團的繼承人,也是就是真正管理夏氏集團的接班人。夏氏在c市的地位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我們能拿到他們的邀請函,這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顧東明正說著,魯美芸就將邀請函遞到了顧東明手裏,然後笑著坐在了顧千尋的身邊。

“我當然知道夏氏集團的企業地位,不過那位年輕的總經理才去世不久,現在是誰繼任啊?”顧千尋問道。

“聽說是夏氏集團董事長的二兒子,以前大部分時間都在法國,這段時間才回來,不過能力也非同一般,這才回來不久,就將集團打理的井井有條。”顧東明含笑著說道。

“看來也算是年輕有為了,既然您接到了邀請函那就去唄,叫我回來幹什麽?”顧千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看著顧東明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我年紀大了,不想湊那個熱鬧,你現在是顧氏集團的總經理,這些應酬理應交給你去,順便也多結實一些企業老總,對以後的工作會有幫助的。”顧東明將邀請函放到顧千尋的手裏,笑著說道。

“爸,還是您自己去吧,要不讓老媽陪您一起去?”顧千尋將邀請函又遞到魯美芸的手裏,卻被魯美芸給推了回來“你現在是顧氏集團的總經理,你不去誰去?”

“這裏麵本來就有你的名字,隻是我不去而已,相信你也能夠應付得過來。”顧東明認真的看著顧千尋,說了這些話,口有些幹了,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說道“好好表現啊。”

“好吧,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表現的。”顧千尋無奈,將邀請函放到了隨身帶的包包裏麵。其實她也不喜歡這樣的大型酒會,更願意一個人在家裏宅著或者出去逛街散步。不過,作為一個企業的總經理,她也有她的責任,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