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徹底淩亂了

“顧總?”顧千尋正一個人獨自喝酒,一個中年男人端著酒杯笑著走了過來打著招呼。

“原來是童總,您也來啦,幸會幸會!”顧千尋側身一看,原來是以前合作過的熟人,隨即笑了笑,兩人碰杯。

“顧總一個人來的?”童總長得有些肥頭大耳,笑的時候臉頰上的肉堆在了一起。

“我父親本來也要來的,他身體不太好,我就一個人來了。”顧千尋淡笑。

“顧總真是年輕有為啊,將顧氏集團打理得越來越好了。”

“謝謝誇獎,我還有好多東西要跟您這樣的前輩學習呢!”顧千尋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顧總真是過謙了!”童總哈哈一笑,肉堆得更加的深了。

顧千尋隻是微微一笑,眼神瞟到其他地方,她好像看見了慕染和杜楠,隨即對著童總說道“不好意思,我看見個朋友,先失陪了。”

“好,那我們改天在聊。”童總端著酒杯,笑著又和其他的人寒暄去了。

顧千尋朝著慕染和杜楠走過去,開始還有些不確定,走得進了,才確認,確實是他們兩個。早知道應該給他們兩打個電話的,也不至於一個人這麽孤單了。

“慕染……杜楠,你們什麽時候來的?”顧千尋還沒走進,就笑著問道。

“來,嚐嚐這個,味道不錯。”杜楠正夾了一塊點心喂到慕染的嘴裏,就聽見了顧千尋的聲音,兩人震驚的回頭,就見顧千尋一身黑色的抹胸禮服,正站在三米處端著酒杯看著自己。

慕染嘴裏的糕點都忘了吃,隻得吐了出來就餐巾紙包著扔到垃圾桶。

“你……你怎麽也來了?”杜楠有些心虛和緊張的問道,邊問還邊朝著四周看去,心裏在祈禱,最好別看見夏存希。

“我為什麽不能來?”顧千尋好笑的看著杜楠,走到邊上拿了塊點心吃。慕染擦了擦嘴,對杜楠使了個眼神,走到顧千尋身邊問道“你之前怎麽不打電話給我呢,早知道我們就一起來了。”

杜楠看了兩人一眼,準備溜走去找夏存希,讓他躲一躲。

“你是有了杜楠就忘了我呢,也不給我打電話,我以為你不會來呢!”顧千尋回頭見杜楠正要離開,問道“你去哪裏?就在這裏聊聊好了。”

杜楠抽了抽嘴角,笑道“我去那邊找個熟人,你跟慕染先聊著。”

“快去唄,我跟千尋吃點東西,早餐都沒吃,幸好這裏東西味道還不錯。”慕染讓杜楠趕緊去找夏存希,她自己先纏著顧千尋。這會她有一種背叛閨蜜的感覺,不過,這也是為了她和夏存希的感情著想,不容易啊!

“我怎麽感覺你們好像有什麽事一樣,說,怎麽了?”顧千尋邊吃著糕點,邊有些嚴肅的問道。

“哪有什麽事啊,我跟杜楠好著呢,原本也不打算來這裏的,還不是被他拖來的。”慕染挽著顧千尋的手臂埋怨道。

“有人陪著總比我一個人來要強啊!”

“你哪裏是一個人了,我和杜楠不是也陪著你麽?”慕染笑道。

顧千尋不置可否,但心裏還是止不住有些失落,夏存希這會不知道在哪裏幹什麽呢。

杜楠在人群中尋找著夏存希,找了半天終於看見了他的人影,於是趕緊小跑了過去。

“我看見個熟人,過去打個招呼!”顧千尋見到了一個老爸的好友,於是笑著跟慕染說道“你要不要去?”

“在哪裏啊,我們過一會在去吧!”慕染不想顧千尋到處走,沒準一個不小心碰到了夏存希,那可是空虧一匱了。

“他就在那裏,你不去我自己先去了,回頭來找你。”顧千尋指了指一個大約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說道。

“那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慕染看了看,沒見到夏存希的身影,於是挽著顧千尋的手臂朝著那中年男人走去。

“黃叔叔,您今天也來啦!”顧千尋走了過去親切的叫道。

“哎呦,是千尋丫頭啊,真是越長越漂亮了。你老爸呢?他沒來嗎?”黃岩笑著往顧千尋身後看了看,沒有見到顧東明的身影。

“我老爸最近身體不太好,也不喜歡湊熱鬧,所以我就一個人來了。”顧千尋笑著又道“我看您的身體是越來越好了,回頭讓我老爸跟您多學學是怎麽保養的。”

“你這丫頭,嘴是越來越甜了。我看你現在能力是越來越強了,上次出了那麽大的事我還一陣擔心呢,沒想到你這麽快就處理好了。”黃岩笑著說道。

“我那些本事還不都是跟您們這些前輩學的,阿姨沒有來嗎?”顧千尋也朝著後麵看了看。

“她也不喜歡熱鬧,自己在家美著呢!”黃岩笑著說道。

“您二老有空去我家坐坐,我老爸老媽可要高興壞了。”

“好的好的,有時間就帶著老婆子一起過去,到時候你老爸老媽可有得忙了。”

“哎呦……黃董您也來啦?”另外一個中年男人走過來拍著黃岩的肩膀笑著說道。

“周董都來了,我能不來嘛!”黃岩也笑著拍了拍周董的肩膀。

顧千尋見黃岩遇到了熟人,便說道“黃叔叔,那您先聊著,我去和朋友去那邊看看。”

“好的好的,你們年輕人還是多跟年輕人交流交流。”黃岩笑著說道。

顧千尋朝著兩位點點頭,挽著慕染走到了另外一邊。

杜楠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夏存希麵前,夏存希也看見了他,連忙笑道“你這是怎麽了?”

杜楠見姚娜挽著夏存希的手臂,並沒有放開的意思,遞給了夏存希一個眼神“我跟你說件要緊的事。”

夏存希知道杜楠有話說,於是看了看姚娜,姚娜挑了挑眉,這次很識趣的鬆開了夏存希的手臂,笑著說道“你們兩個大男人還有悄悄話說,我去找阿姨去了。”說著轉身就走了到一邊,離得不遠,注意著他們的談話。

“怎麽了?”等姚娜走了之後,夏存希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杜楠一臉的焦急,說道“顧千尋來了……”

“什麽?她怎麽來了?在哪裏啊?”夏存希睜大了眸子,有些吃驚的問道,隨即四處搜尋顧千尋的身影。

姚娜在一邊聽到了兩人的對話,皺了皺眉,那個顧千尋就是存希哥喜歡的那個女人吧,不由得眼裏閃過嫉恨,一杯酒灌下喉嚨,扯了扯嘴角,浮現出一抹殘忍的笑意。

“你先別找了,想想該怎麽辦吧!”杜楠扯了扯他的衣袖,皺了皺眉頭。

“我去找她,現在就跟她說清楚,希望她別生氣。”夏存希也皺了皺眉頭,現在能有什麽辦法呢,隻要她在會場,她終究會看見自己,會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小希,你跟杜楠聊什麽呢?”柳如真跟姚娜一起走了過來,笑著問道。姚娜轉頭的瞬間看見了一身黑色禮服的顧千尋,眯了眯眼睛,立即挽上了夏存希的手臂。

“沒什麽,我恭喜存希來著,讓他好好表現。”杜楠一臉討好的笑意看著柳如真,親密的挽上柳如真的手臂說道“阿姨您今天真漂亮。”

“你的意思是說阿姨以前不漂亮了?”柳如真裝著生氣的樣子說道。

“阿姨一直很漂亮,我是說您今天高興,所以更加的漂亮,動人。”杜楠繼續討好的笑道。

“你這小子……”柳如真敲了一下杜楠的頭,笑得很開心。

夏存希到處搜尋著顧千尋的身影,卻被姚娜故意給擋住了,弄散了頭發,說道“存希哥,我這頭發好像掉下來了,你幫我弄一下吧,我自己看不見。”

夏存希回頭,確實見她的頭發掉下來了,於是將她掉下來的頭發挽了上去,用固定的發卡夾了起來、姚娜笑得嬌媚,可是夏存希卻沒什麽感覺,不過柳如真看見之後,笑意更加的深了,邊上的人見了也覺得兩人動作親密,看著也很般配,俊男美女,金童玉女。

顧千尋轉身的一瞬間,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背影,覺得好像夏存希,有些不敢確定,背影相似的人何其多。心道是自己想多了,眼花了吧。正要轉身離開,卻發現那個男人側著身子給一個女人挽頭發,那側臉,那五官,那眉宇,不就是夏存希嗎?

夏存希,他怎麽會在這裏?顧千尋不由得皺了皺眉,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滋味,他旁邊的那個女人不就是見過幾次,他一直說是朋友,是妹妹的姚娜麽?看著兩人親密的動作,心裏有一股氣,憋著很難受,又像一塊石頭堵在了心裏,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眼睛有些酸酸的感覺,她就那麽盯著他看,他來參加這個聚會為什麽不告訴自己,自己要他陪著參加聚會他都說沒時間,那現在有算什麽?顧千尋一陣煩悶,好似被人拋棄的小貓一般,彷徨無助。

“小希,過來,領帶都歪了。”柳如真看見夏存希領帶也歪了,走兩步到了他麵前笑著給他將領帶扶正。

“謝謝媽。”夏存希笑道。

顧千尋又不自覺的皺了皺眉,夏存希跟那個中年女人又是什麽關係?那個女人看起來雍容華貴,身上的衣服飾品都是頂級好的,再看夏存希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看起來也不普通,那個姚娜更是打扮得嬌媚動人,脖子上帶著碩大的鑽石項鏈,這讓她有些弄不明白了。

難道夏存希又被別人包養了?不然要怎麽解釋?顧千尋的腦袋越來越混亂,反正看著夏存希幾人親密的樣子,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失落感。

慕染正跟一個認識的人聊完了天,回頭看顧千尋的時候,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她正盯著夏存希看呢,這下可怎麽辦?

“千尋……我們走吧。”慕染希望顧千尋沒有看見,於是拉著她的手就要走。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顧千尋站著不動,看著慕染問道。

“知道什麽啊?”慕染有些裝傻的裝無辜的說道。

“你說呢?我都看見了。”顧千尋回頭看了一看夏存希所在的地方,然後又看著慕染。

“哦……這個啊……我也是來了才知道。”慕染送了口氣,她還以為顧千尋是知道了夏存希的身份呢。這個由自己告訴她,好像也不太好吧。

“那你也不告訴我,還藏著掖著,我還以為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呢。”顧千尋雖然心裏有些不好受,但是想到這是酒會現在也就不去計較那麽多。至於夏存希為什麽會在這裏,她也很想知道,隻要不是被人包養了,或者是跟那個姚娜好上了,那也沒什麽大不了。

“怎麽會呢,我們能有什麽秘密。”慕染有些心虛的笑道。慕染在心裏不由的暗罵夏存希,為了他,她可是在閨蜜麵前撒了好幾次謊了,心裏有秘密憋著也很難受,看見顧千尋就心虛,如果因為夏存希導致兩個人之前有了隔閡,她一定要劈了夏存希。

“知道他為什麽來這裏嗎?”顧千尋問道。

“我……那個……”慕染咬了咬牙正準備說出來,反正這樣的場合,過一會她也會知道的。正準備說,就被一陣掌聲給打斷了。

顧千尋和慕染同時看了過去,隻見高台上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主持人正拿著話筒笑著說道“各位來賓,各位媒體記者朋友,歡迎大家來參加夏氏集團的新聞發布會和慶祝酒會。”

主持人一說完,下麵就響起了掌聲。

“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沒錯,那就是夏董事長將宣布夏氏集團的接任人選,下麵我們就有請夏氏集團的董事長夏紹海先生上台講話。”

在掌聲中,閃光燈中,夏紹海和夫人柳如真走上了台,向大家點頭致意,然後笑著說道“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謝謝大家捧場來參加這次的發布會和酒會,非常感謝。”

“相信大家都知道夏氏集團的產業和發展曆史,這裏我就不羅嗦了。經過夏氏董事會一致的推選,將由我的二兒子接任夏氏集團的總經理一職,這段時間他的表現大家都有目共睹,我希望他能繼續努力,帶領集團走另一個高度。”

夏紹海頓了頓,看向下麵,又說道“大家可能對我的二兒子不怎麽熟悉,因為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法國,最近幾個月才回來,先在公司實習了幾月,掌握了公司的業務以及各項流程。我對他的能力很有信心,當然這也需要大家的支持和監督,希望他越做越好。下麵我為大家介紹我的二兒子,也就是夏氏集團新任總經理,夏存希!”

下麵掌聲雷動,聚光燈閃爍,新聞媒體記者不斷的按下快門。

顧千尋聽到夏存希的名字的時候,愣了,傻了,不可置信的看著一身黑色西裝的夏存希帶著魅惑的笑意緩緩的走上台,到了夏紹海的身邊。她的手一鬆,酒杯滑落,掉在了地上,濺起的紅色**像她此刻的心一樣,淩亂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