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從來沒有那個意思

“也許他又不是跟蹤你,隻是跟蹤千尋而已,隻是不知道他為什麽要這樣做?難道之前他就跟千尋有了矛盾?”慕染皺著眉頭說道。

“慕染說得對,他可能是跟蹤千尋,這次事件也極有可能是針對千尋而來的。”杜楠偏頭看著夏存希說道。

“要是隻是針對千尋,那為什麽會選在我接任夏氏集團總經理的這一天,那麽多得賓客,那麽多得媒體記者,這怎麽說得通?而且他怎麽知道千尋會去參加聚會?連我都不知道千尋會過去,這又怎麽解釋?”夏存希眉頭緊緊的皺著,不斷的整理著大腦裏麵的思路,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這件事到底是誰在搞鬼?現在他有些懷疑不是顧文軒一個人在做這件事,因為他雖然有動機,但是動機還不太足夠。

慕染和杜楠聽到夏存希這樣分析,也跟著思索了起來,同樣覺得這件事不那麽簡單了,可這其中到底有什麽關聯呢?難道還有另外的人參與?那個人會是誰呢?他到底有什麽目的?

“醫院到了,先別想了,去看看顧叔叔了再說吧!”杜楠將車開到了華東醫院的大門口,隻見顧千尋已經停好了車子,快速的衝進了醫院。

夏存希也趕緊打開車門下了車,朝著顧千尋的方向衝了過去。絕美誘惑的臉上寫滿了擔憂之色,讓原本就魅惑人心的臉,更添加了一種另外的美。

“千尋……千尋,你慢一點!”夏存希在後麵追顧千尋,隻見她跑得很快,有時候高跟鞋一下子崴了腳,可她隻是皺了皺眉,站起身來繼續跑。

“請問顧東明先生在哪個病房?”顧千尋氣喘籲籲的跑到前台詢問道。

“您稍等一下,我查一下。”前台護士開始查了起來,顧千尋焦急的看著護士翻著記錄本。

“在311病房。”護士趕緊說道。

顧千尋謝謝都沒來得急說,趕緊朝著病房跑了過去。

“謝謝!”夏存希對著護士說了一聲謝謝,趕緊跟著顧千尋,後麵的杜楠和慕染也緊緊的跟了上來。

“媽,爸怎麽樣了?”顧千尋找到了311病房,焦急的推門而進,就看見魯美芸坐在床邊,**正躺著顧東明,正在輸液。

“千尋,你來啦!”魯美芸像找到了主心骨,拉著顧千尋的手,眼眶紅紅的,顯然才哭過。

“我爸現在怎麽樣?”顧千尋擔心的問道。

“醫生剛剛檢查完了出去,隻是急火攻心,血壓上來了,導致暈倒,沒太大的事,住院觀察幾天就好了。”魯美芸擔心的看著顧東明,語氣裏帶著傷心。

“爸為什麽會暈倒?”顧千尋有些心虛的問道。

“你……你說你跟小希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會有那樣的報道?”魯美芸有些生氣的看著顧千尋和剛剛進來的夏存希。

“媽……什麽報道?”顧千尋有些疑惑的問道,她還不知道已經出了報紙,所以才會這樣問。

“什麽報道?今天下午剛出來的娛樂新聞報,上麵報道你跟小希是包養關係,還附上了一份你們兩人簽名了的包養合約……你爸一看見報紙就氣得暈了過去……你們說,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魯美芸的話語裏帶著些質問和怒意。

“對不起阿姨……讓您跟叔叔擔心了,您放心這個報道過一段時間就會過去的。”夏存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魯美芸,心裏有些愧疚。

“小希……你說,你為什麽要瞞著我們你的身份?你是夏氏集團的總經理為什麽要騙我們說你是一個總裁的小助理?還說你家裏是開飯館的?你這到底是什麽意思?虧我和你叔叔這麽喜歡你,你簡直讓我們太失望了!你說,你們兩個到底還瞞著我們些什麽?”魯美芸說著說著就抹起了眼淚來,她是真的喜歡夏存希,也希望顧千尋跟他能有個好結果,可是現在呢?居然出了這麽大一個笑話!

“媽……對不起,我不應該騙您跟爸!”顧千尋拉著魯美芸的手,低著頭真誠的道歉,心裏覺得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她為了找個男人當擋箭牌,現在也不會出這樣的事,老爸也不會被氣得暈倒了,這一切都怪她。

“你說,你為什麽要這麽做?包養?你們這是玩的什麽新花樣?”魯美芸瞪著顧千尋,怒氣的問道。

“媽……對不起,您別氣了好不好,小心身體,老爸還要你照顧呢!”顧千尋擔心的看著魯美芸,然後又說道“那時間您天天逼著我相親,是不願意,所以就找了夏存希假扮男朋友……”顧千尋越說聲音越低,她不敢看魯美芸怒氣和失望的臉。

“好啊……好啊……不想去相親所以你就找了小希來欺騙我們是不是?你這個做女兒的還真是孝順,把你老爸老媽哄得高高興興的,現在知道事情真相了,你讓我們兩個怎麽想?”魯美芸盯著顧千尋,眼裏滿是怒意和失望,接著看著夏存希臉上也沒有好顏色“小希,阿姨是真的很喜歡你,沒想到你跟千尋居然是逢場作戲,阿姨算是看走了眼了!”

“阿姨……我沒有逢場作戲,我是真的喜歡千尋,非常樂意當您的女婿。那協議隻是之前寫得好玩的,沒想到被有心人給發現了,這才有現在這件事情。阿姨,您相信我,我對千尋是真心的。身份我也不是有意瞞著的,隻是想找個合適的機會告訴您們!”夏存希臉上滿是焦急的神情,不斷的為自己辯解,他不希望從此以後魯美芸和顧東明對他心有芥蒂。

“是啊……阿姨,這件事我和杜楠都知道的,存希不是故意的,隻是沒找好時間,他對千尋的好我們都看在眼裏,他對千尋是真心的。”慕染和杜楠早就站在了一邊,見幾個人說話他們也不好意思插嘴,聽到夏存希在為自己辯解之後,才開口為他說話。

“慕染……你也知道這件事?”魯美芸看著慕染問道。

“阿姨……我們都知道……原本沒想那麽多,隻是覺得好玩……”慕染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魯美芸,跟杜楠對視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媽……對不起,都是我不好,這麽大的人了還讓您和老爸操心,您放心吧,以後不會出現在這麽荒唐的事情了。”顧千尋看著魯美芸,認真的說道。

“以後……還敢想以後,眼前這件事你們準備怎麽解決?報紙上寫的有鼻子有眼睛,這下可怎麽辦?馬上就是顧氏集團的周年慶了,前幾天才出了假冒偽劣產品,這才消停幾天又冒出你這個總經理這樣的緋聞,你說,該怎麽處理?”魯美芸怒氣的看著顧千尋,語氣裏帶著些無奈和焦急。

“媽……您別擔心,這件事我會想辦法解決的。”顧千尋堅定的說道。

“阿姨,我會跟千尋一起承擔的,這件事您和叔叔就不要太擔心了。”夏存希認真的說道。

“那你們那協議到底是怎麽回事?現在到底是什麽關係?”魯美芸看著顧千尋和夏存希,非常嚴肅的問道。

“我們是男女朋友關係,我愛千尋!”夏存希率先開口,非常認真的說道,眼睛看著顧千尋,期待著她的回應。

“媽……我跟他之前是交易關係,既然現在報道都已經出來了,那我跟他的關係也就解除了,他現在是夏氏集團的總經理,我高攀不上!”顧千尋的眸子裏有夏存希看不懂的神色,但是她的話卻讓他身形一晃,嘴角浮現出一抹苦笑,她還是不肯相信自己,也不原諒自己!

“千尋……你還是不肯原諒小希嗎?他是真的愛你,所謂旁觀者清,你自己是被自己的想法束縛住了。”慕染替夏存希說著好話,她說的很認真,因為她希望她的好朋友好閨蜜能夠幸福,而夏存希正是那個可以帶給她幸福的男人。

“我沒有不原諒他,也沒有生他的氣,我隻是覺得我和他不適合而已,我對他沒有那個意思。”顧千尋說出這句話,心裏越發的難受,抽緊,像要窒息了一般,可她也不知道為什麽,就是想要說出那樣的話,就是不想跟夏存希在有所瓜葛。她害怕欺騙,害怕背叛,害怕一切,所以她寧願將自己再次鎖進封閉的世界,一個人承受喜怒哀樂孤獨悲傷……

夏存希眯著狹長的桃花眼,就那麽怔怔的看著顧千尋的眼睛,她的話像一把鋒利的尖刀毫不猶豫的刺進了他的心髒,就算是知道她的口是心非,也不能阻止他心裏的難受眼裏的失落。

不由得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原來努力這麽久了,還隻是他自作多情死纏爛打而已,他以為他終有一天會感動她,結果隻是感動了自己罷了。她一句輕飄飄的我對他沒那個意思,將他打入無限沉重的黑暗!

“你在撒謊……你明明已經愛上我了,為什麽不敢承認?”夏存希心裏很痛,眼神中帶著些期待看著顧千尋,多希望她此時能夠告訴自己,她是真的在乎自己。

可他同時也知道嗎,他注定等不來那一句話,不出意外,果然,聽到了顧千尋冷清又帶著些疏離的語氣“夏總,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我也不喜歡一句話重複很多遍,現在請你離開吧。”

“嗬嗬……原來這就是你的真實想法,原來我在你心裏從來沒有留下一絲痕跡,你說的很幹脆,我明白了!”夏存希自嘲一笑,嘴角勾起一抹艱難的幅度。狹長的桃花眼微眯,顧千尋,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女人……你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