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王子在家洗內衣

夏存希回到家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四點多鍾,想到顧千尋快要下班,於是將買好的食材一一拿了出來,係上一個碎花圍裙開始在廚房忙活,熟練的將食材切好備用,該下鍋炒的炒該炸的炸,很快,三菜一湯就煮好了,他用蓋子將煮好的菜蓋好,以免跑了熱氣。

解下圍裙看看時間,現在才五點,離顧千尋下班還有半個小時。看了看自己煮的一桌子菜,嘴角露出淡笑,俗話說要抓住一個女人的心就要先抓住她的胃,貌似……也是這個意思!

“喂,什麽事?”顧千尋接到夏存希打來的電話,語氣淡淡的問道。

“姐姐,我在家已經煮好了飯菜,就等你回來開吃!”也不等顧千尋發表意見,說完就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顧千尋在電話那頭皺了皺眉,暗惱夏存希的自作主張。

無聊至極的夏存希打開顧千尋的房間,居然沒有上鎖,勾起唇角打量著房間的擺設。那天他還沒好好的看呢。

歐式田園風格的裝飾,大氣也不失韻味,乳白色的梳妝台隻零星的擺著幾樣化妝品和一些家人的合照。

白色的大床邊上不合時宜的堆著幾件衣服,夏存希一看,是她昨天穿過的,應該是來不及洗。

走到床邊撿起她的幾件衣服跑到陽台開始洗起來,潔白修長的手指浸泡在水盆裏,顯得那麽好看。

看著盆裏的黑色蕾絲套裝內衣內褲,夏存希眼睛微眯,露出狐狸般的笑意,臉上的紅暈不知道是羞的還是臊的,反正他承認,他邪惡了。

將衣服和貼身衣服分開之後,他就用那藝術品般的手開始搓洗衣服,洗衣液的泡泡沾在手上,一圈一圈的像潔白的雪,夕陽淡淡的餘暉灑在陽台,灑在他的眉梢,他就像畫中走出的王子般,聖潔的不可侵犯。

可是,王子,您在幹嘛呢?

王子曰:洗內衣!

將衣服晾好,夏存希抹了一把額頭沁出來的淡淡汗珠,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一本顧千尋經常看的雜誌,隨便翻來翻去,不時看著門口有沒有動靜。

看著看著,等著等著,夏存希不知不覺的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顧千尋回到家就看見拿雜誌蓋在胸前的夏存希,略白的皮膚在燈光下泛著光彩,走近了看,他的皮膚細膩得如同嬰兒,毛孔都看不見一個。不得不感歎,這男人確實是個妖孽。看到餐桌上蓋著的碗筷,想必他是一直在等自己回來,什麽時候,她也有人等了?這種感覺有些奇怪,說不清楚哪裏不對。

“你回來了……開飯!”夏存希扔開雜誌,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著廚房走去。

顧千尋看著他忙活的背影,不自覺的,心中有些黯然。曾幾何時,她顧千尋要一個少爺來假扮她的男友,介入她的生活?

夏存希將湯熱好,端上了桌,看著依舊坐在沙發上有些發呆的顧千尋說道“愣著幹嘛呢,等你兩個小時了,我快餓暈了!”

“我好像沒讓你等我!”顧千尋邊說邊坐到椅子上。

夏存希白了她一眼,將盛好的玉米排骨湯遞到她麵前。

金黃的玉米,鮮嫩的肉,顏色搭配很好看,濃濃的玉米香夾雜著肉香襲擊著顧千尋的味蕾。

“味道不錯!”顧千尋喝了一口湯,不吝嗇的讚歎道。

“那是當然,我可是考了廚師資格證的!”夏存希也端起湯喝了一口,臉上是滿足的淡笑。

“誇你一句你還喘上了!”顧千尋白了他一眼,繼續喝著湯。

很清淡的家常菜,顧千尋卻比任何一次在酒店吃的都多,甚至詞的肚皮有些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