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絕對不行

“你們過來坐一會吧,辛苦你你們了!”魯美芸笑著端了兩個凳子讓慕染和杜楠坐。

“千尋……我有事跟你說……”慕染看了魯美芸一眼,對著顧千尋說道。

“去吧去吧……”魯美芸知道兩人可以說些悄悄話,很識趣的說道。

顧千尋看著慕染和杜楠的神色,覺得有些不對頭,於是問道“什麽事?”

慕染拉著顧千尋的手,兩個人走了出去,留下杜楠陪著魯美芸聊天。

“怎麽了?”一出了屋子顧千尋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和杜楠今天找到了顧文軒,也詢問了他為什麽要這麽做,他說是為了報複,但是我跟杜楠都覺得這件事不簡單,很可能背後還有其他的策劃者,但是這件事具體針對的是夏存希還是你,我們有點搞不清楚。”慕染很認真的說道。

顧千尋沉吟片刻,咬著嘴唇思考,她知道顧文軒對付自己肯定是為了報複,可是對付夏存希又是為什麽?難道因為自己,所以就連帶著一起報複了?不然為什麽要選在夏氏集團的新聞發布會上爆料這件事情?

“我也想不通,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這件事情早點結束。”顧千尋有些無奈的說道。這時候天已經暗了下來,可醫院的燈光卻亮如白晝,晃得人眼前有些暈乎乎的。

“你也別太著急了,要注意身體,我和杜楠找了個人跟蹤顧文軒,如果有什麽問題我會隨時打電話給你的。”慕染拉著顧千尋,邊走邊說“看你一臉憔悴的樣子,這段時間出的事情太多了,你先吃點東西吧。”

“我一點都不餓,吃不下東西。”顧千尋搖搖頭,眼神有些迷茫,抱著手臂歎了口氣,心裏一片混亂和複雜。

“你這樣下去怎麽辦?叔叔阿姨都要為你擔心了,你看叔叔還在醫院裏呢,難道你也想進醫院啊?”慕染心疼的看著顧千尋,全說著她。

“嗯……我知道了。”顧千尋點點頭,對於有這麽個要好的閨蜜,她覺得心裏暖和了很多。也不知道明天這件事情會被報道成什麽樣子,心裏有些忐忑不安。

顧千尋和慕染進了房間,便打開慕染帶來的吃食,裏麵都是各種的壽司,都是顧千尋愛吃的。

“阿姨,叔叔,您們好好休息,不要太操心了,過段時間就好了。”慕染拉著魯美芸的手繼續說道“我和杜楠就先回去了,有什麽事情打我電話。”

“好……你們也忙了一天了,好好回去休息吧,辛苦你們了。”魯美芸感激的說道。

等慕染和杜楠走了之後,顧千尋和魯美芸又坐在床邊照顧顧東明。

夏存希心裏悶的很,從夏紹海的房間裏出去後就躲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麵,想著怎麽去解決這件事情,還有跟姚娜的訂婚,要是顧千尋知道了那又該怎麽解釋,真是煩惱死了。

想了想,一個翻身爬起來,給顧千尋打電話,想要詢問她現在的情況。

電話鈴聲響起來,顧千尋見是夏存希的電話,不願意接,也不知道該和他說些什麽,於是就任由它嗚嗚的響著。

“電話響了怎麽不接?”顧東明睡了一覺,這時候又醒了。

“不想接。”顧千尋淡淡的看了一眼手機,沒有要接的意思。

“是小希吧?給我吧!”魯美芸伸手找顧千尋要手機,她也知道顧千尋現在心裏矛盾得很,估計又轉了牛角尖。不管怎麽說,她還是很喜歡夏存希的,況且隱瞞身份這件事對於她來說根本不是什麽大事,主要生氣還是氣夏存希居然和顧千尋一起欺騙她和顧東明,現在還鬧出包養事件,一時間她也有些接受不了,但是隨即想想,年輕人玩的把戲,也隻是玩玩而已,當初並沒有想那麽多,現在出事了,他們自己也不好受。

顧千尋臉色不清的將手機遞到了魯美芸手裏。

“喂……千尋……”見到手機接通了,夏存希有些欣喜起來,立即開口喊道。

“我是你阿姨,千尋有點事去了,打電話來有什麽事情嘛?”顧千尋聽到這句話,複雜的看了魯美芸一眼,沒有插嘴。

“哦……阿姨,叔叔現在怎麽樣了?有沒有好一點?”夏存希立即改了語氣說道。

“沒事了,你不用太擔心,過幾天穩定了就可以出院了,千尋沒事,你也不用擔心,好好的處理這件事情吧,你父母沒事吧?”魯美芸頓了頓又問道。

“嗯,沒事了,那您和叔叔要注意好身體,叫千尋別擔心我會處理好事情的,讓她相信我。”夏存希知道顧千尋肯定在旁邊,隻是不願意接自己的電話而已。

魯美芸轉頭看了一眼早就聽到夏存希說的話的顧千尋,回答道“好的,那就這樣吧,我會轉告她的。”

“謝謝阿姨!”夏存希掛了電話,吐出一口深深的氣,將手機扔在了**,一個人走到窗邊,打開電視機,聽著裏麵的聲音傳出來。

電視裏一個娛樂台正在播放關於夏存希和顧千尋的包養事件,聽主持人調侃完,接著另外一個主持人又說今天同時傳出夏存希跟姚娜將於不久舉行訂婚典禮,不知道到底那件事才是真的假的。

夏存希盯著電視機,咬著牙,這麽快都上娛樂頻道了,怎麽辦?心裏又開始焦急擔心起來,心底湧起的一股害怕和恐慌占據了他的整顆心,不行,他不能讓顧千尋傷心,他一定要去找她說清楚。

抓起**的手機就衝出了房間,顧千尋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包養事件已經讓她瀕臨崩潰,自己對她隱瞞身份,讓她覺得受到了欺騙,那現在就傳出他跟姚娜的訂婚事件她會更加的接受不了,但是她遲早會知道,報紙新聞絡,甚至於路人的議論……

他不敢想象那時候顧千尋會怎樣的傷心,雖然她口是心非的說跟自己沒那個意思,但是這段時間的相處,他能夠感受到她的變化,她的靠近,她對自己那種依賴和信任的眼神。

夏存希剛衝出門,就被柳如真攔住了,有些不愉快的表情問道“你要去哪裏?”

“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夏存希聲音裏帶著些焦急的說道。

“哪裏也不許去,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的待在家裏,你跟姚娜的訂婚我現在就找人在安排了,如果初了什麽岔子你應該知道後果,你爸爸現在經不起刺激了,你不為夏氏集團想想也要為你爸爸想想,甚至為你死去的哥哥想一想……”柳如真眼眶有些紅,語氣裏帶著些悲傷。

“媽……那你要我怎麽辦?我說過了我和姚娜是不可能的,我不喜歡她,您這樣逼我有什麽意思?我不喜歡她,難道跟她在一起會幸福嗎?我知道這件事對我的緋聞有幫助,可是我不需要這樣的幫助,我自己會想辦法的。”夏存希有些哀求的語氣看著柳如真,他心裏很著急也很無奈。

“你自己想辦法?想什麽辦法?跟姚娜訂婚就是最好的辦法。”柳如真的語氣有些堅決,絲毫不退讓的樣子。

“媽……從小到大我基本都很聽您和爸爸的話,可是我的婚姻大事我想自己做主。”夏存希眼眸裏有些疼痛,頓了頓然後又說道“我喜歡的是顧千尋,就算訂婚也是跟她定,我現在就去找她,讓她明天就跟我訂婚,姚娜那裏我會自己跟她說清楚的!”

“什麽……你……你這樣讓姚叔叔將麵子往哪裏擱,讓姚娜怎麽辦?”柳如真有些急了,語速也快了很多,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夏存希。

夏存希也知道這樣最會讓姚達明和姚娜痛恨自己,甚至跟自己家的關係變得僵硬,可他喜歡的不是姚娜,要他用婚姻來換安寧,他不要!

“我會自己去說的,任打認罰。”夏存希也一臉的堅定之色。

“不行……絕對不行,你姚叔叔還是夏氏集團的最大股東,如果他生氣了,那後果將會很嚴重。”柳如真咬了咬牙認真的說道“這件事你隻能聽我們的,別無選擇。”

“媽……您這是在逼我!”夏存希狹長的桃花眼眯著,眼裏閃著痛苦和堅定的光。

柳如真看著自己的兒子,心裏有些不忍心,但是隨即又狠狠的說道“你這也是在逼我和你爸,別忘了你爸現在還在**。”

夏存希看著柳如真,不知道該怎麽說,隻愣愣的看著,心裏一片亂糟糟的。

“少爺,外麵有人找你!”夏存希正和柳如真對峙著,誰都不退讓,這時候林叔跑進來說道。看著氣氛有些不對,臉上也有些複雜的神色,說完話就站在一邊等著。

夏存希聽到林叔說外麵有人找他,轉身走出了客廳,心裏有些疑惑,這麽晚了會是誰到他家裏來找他?

“外麵是誰找我?有沒有說名字?”夏存希邊走邊問,俊美的臉上看不出什麽情緒,眸子裏也一片冰涼。

林叔跟在他後麵,回答道“是一個男人,看起來比你大一點點,他開車來的,就停在大門口等你。”

夏存希皺了皺好看的眉頭,不再說話,兩個人瞬間就走到了大門口,林叔開了門,夏存希就看見一個修長的男人的身影斜靠在車頭上,點燃的煙正一閃一閃的冒著火光。低著的頭,能看清側麵的輪廓,他見夏存希出來,將手裏的煙頭扔到了地上,用腳狠狠的碾了幾遍,知道火光完全熄滅。

他帶著怒意的眸子直直的盯著從大門出來的夏存希,拳頭狠狠的捏緊,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一拳打在夏存希的臉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