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懷疑

“好,我跟你一起去。”慕染和郝雲同時說道。

“查出來了沒有?”杜楠轉頭詢問銀行工作人員。

“不好意思,我查了很多遍,對方的銀行賬戶已經注銷了,查不出來了。”銀行工作人員有些抱歉的說道。

“那好吧,謝謝你的配合,今天就到此為止,如果還有什麽需要我們會在來找你幫忙的。”郝雲抬起頭,一本正經的說道。

“好我,我會隨時配合。”銀行工作人員笑著將幾人送到門口,才轉身離去。

“對方的銀行賬戶注銷了?”杜楠坐在車上,沉吟著臉,有些疑惑的嘀咕道。

“看來還真是有貓膩,走吧,去張民的老家。”郝雲也來了興致,坐在後麵說道。

“先去吃飯吧,我都餓了。”慕染知道杜楠想盡快幫存希查出一些東西,但是吃飯還是很重要的。

“好,聽慕染的,今天吃好的去。”杜楠回頭一笑,發動車子,朝著高級餐廳開去。

顧千尋和夏存希趕到醫院的時候,就見到了一堆堵在顧東明病房門口的媒體記者,頓時臉就黑了下來,眉頭深皺。

沒想到記者居然找到她老爸這裏來了,這裏是醫院,這些人怎麽能這個樣子,心裏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

夏存希也皺著好看的眉頭,攬了攬顧千尋的肩膀,“先給老媽打個電話問問情況,我們先走。”

顧千尋點點頭,現在也隻能這樣,如果直接過去,肯定會被圍堵起來,乘著他們還沒發現她們兩個趕快離開。

兩人轉身正準備離開,不知道是哪個記者發現了兩個人的身影,大喊一聲“夏存希和顧千尋在那裏,趕快追。”

夏存希一聽,趕緊拉著顧千尋開始奔跑,後麵的記者轉頭,看見了兩人的背影,隨後一窩蜂的朝著他們追了過來。

“該死的……”夏存希皺著眉頭,咒罵的聲音帶著些冷意。

“趕快上車。”兩個人跑到了車子麵前,夏存希回頭看了一眼,見一群記者走跑了過來,趕緊上車關了車門,發動車子離去。

後麵的記者見到汽車開遠,氣喘籲籲的不斷咒罵,有的不甘心的還開著車子追了過去。

“居然還有車子追過來,這些記者越來越討厭了。”夏存希看著後視鏡裏麵不斷更近的車子,表情很不悅。

顧千尋回頭看了一眼,臉上也一片冷意,這群記者真像狗皮膏藥,貼上了甩都甩不掉。

剛才跑得太快,於至於現在都還有些氣喘籲籲,心裏擔心魯美芸和顧東明,於是趕緊掏出電話給他們撥了過去。

“喂,千尋啊,你現在在哪裏啊?千萬別到醫院來,到處都是圍堵的記者。”一接到電話,魯美芸就迫不及待的說道。

“媽,您跟爸沒事吧?”顧千尋一臉擔心的問道。

“沒事,剛才一堆記者在外麵,我把門鎖上了,現在好像都走了。”魯美芸走到門口往外看了看,剛才還圍著的一堆記者確實不見了蹤影。

“我剛才來過了,看見那堆記者就跑了,他們追出來了。我沒事的,您和爸不用擔心。”

“那堆記者還追出去了?真是討厭死了,看見就心煩。”魯美芸臉色不渝抱怨的說道。

“給爸換個病房吧,我估計記者還會來圍堵。”顧千尋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不用換了,晚上你爸就出院,回家裏躲著去。”魯美芸坐到顧東明身邊,認真的說道。

“還是多住幾天吧,爸的身體還沒複原呢。”顧千尋回頭看了一眼後麵的車子,臉上有些焦急。

“已經好了,醫生說沒事。在這裏也吃不好睡不好,現在記著還來騷擾,還不如回去,我會給你爸請個家庭醫生,你別操心了,跟小希去辦你們要辦的事情吧。”魯美芸知道夏存希和顧千尋這段時間會很忙,不想要兩個人操心。

“那好吧,晚上我來接您們回家。”顧千尋認真的說道。

掛了電話,顧千尋跟夏存希說“晚上我爸爸要出院了,到時候我來接他們。”

“我也過來。”夏存希一邊開車一邊看了眼後麵緊跟上來的記者的兩輛車子,皺了皺眉,說道“坐穩了,我甩掉他們。”

正說著話,車子一個甩尾,進了另外一條街,後麵的車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沒有跟上來。

一路上夏存希的車開的穩又快,後麵跟著的另外一輛車也被甩在了後麵。

“覺得還好嗎?”夏存希見顧千尋臉色有些不好,將車子開的慢了一些。

“我還好。”顧千尋吐出一口氣,剛才她確實是有些擔心,不過還好夏存希的車技很好。

車子穩穩的停在山水家園,兩個人坐在車裏沒有下車。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夏存希打開一看是杜楠。

“喂,什麽事?”夏存希問道。

“我今天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現在要去張民的老家,你要去嗎?”杜楠和慕染幾人正吃好了午飯,於是邊出餐廳,邊給夏存希打去電話。

夏存希看了一眼顧千尋,隻見顧千尋點點頭,然後才說道“好,你們在哪裏?我和千尋現在就過來。”

“春暉路的百裏餐廳大門口,我在這裏等你們。”杜楠認真的說道。

“好,我們馬上過來。”夏存希掛了電話,又發動車子,朝著杜楠所在的位置開去。

杜楠這時候正跟慕染還有郝雲在邊上壓馬路,等著夏存希和顧千尋。

“杜楠是不是發現了什麽?”顧千尋看著夏存希的臉問道。

“他說找到謝蛛絲馬跡,去看看了才知道。”夏存希心裏有些著急,哥哥夏存浩的死讓他一度有些接受不了。

顧千尋沒有說話,知道他想起他哥哥心裏難受,隻伸出手覆上他轉方向盤的手。

很快車子就到了杜楠所在的位置,隻見杜楠和慕染正膩歪在一起玩手機,車子邊上還站著一個長相有些嚴肅的中年男人,抽著煙,看著路上的行人。

“我們來了。”夏存希和顧千尋下了車,走到杜楠慕染麵前說道。

杜楠和慕染這時候才抬起頭來,“還挺快的嘛,我這遊戲都才玩完兩局。”杜楠笑了笑然後將手機收了起來。

“介紹一下,這個是個好警察,郝雲,郝哥。”

“這位是夏存希,這位美女是顧千尋。”杜楠笑著替雙方介紹。

夏存希和郝雲握了握手,說了幾句寒暄的話,然後又問杜楠“查到什麽了?”語氣裏帶著些期待和焦急。

“這是資料,你看看吧。”杜楠從車裏將資料拿出來遞到夏存希的手上,繼續說道“這是我們才從銀行裏查的資料,我們發現張民的母親劉慧的銀行賬戶上三月份進賬了一比五百萬的巨款。”

“可是據我們所知,以她們家的條件,五百萬簡直是個天文數字,所以這錢有些來路不明。”杜楠看著夏存希,頓了頓又繼續說道“還有就是那個給她賬戶轉賬進來的銀行賬戶已經注銷了,查不到了。”

夏存希皺著眉頭,看著手裏的資料,沉吟片刻,說道“走吧,現在就去張民的老家。”語氣有些深沉,眸子裏的傷痛,讓顧千尋很心疼。

“好,現在就出發。”杜楠說著拉著慕染的手就上了車,郝雲也跟在後麵,坐到了杜楠的車上。

夏存希開著車跟在杜楠車子後麵,顧千尋坐在夏存希的身邊,看著他緊鎖的眉頭,恨不得親手將他撫平。

最近確實發生了很多事情,一波接著一波,累得人心都有些要崩潰了。

“你心裏是怎麽想的?”顧千尋輕聲問夏存希。

“如果哥哥確實是自然車禍去世,那我也沒什麽話好說,怪他命薄。可如果是被有心人故意害死的,那我絕對不會放過,所以,不管有沒有希望,我都要查。”夏存希語氣深沉,很認真的說道“我想,我哥哥在天之靈也會希望我將這件事情查清楚,這樣他才不會死的不瞑目。”

顧千尋點點頭,表示支持他。可隨即又輕輕的歎息一聲,她能為他做些什麽呢?

夏存希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看著她的臉真誠的說道“隻要你一直在我身邊,我就覺得很滿足,很幸福,其他的你什麽都不用做。”

顧千尋抬起眸子看著他,心裏暖暖的感動。同時也有些震驚,難道自己心裏想的,他都能夠猜的到嗎?

夏存希揚起嘴角一笑,說道“不要問我為什麽知道你心裏的想法,因為我跟你心有靈犀!”

顧千尋白了他一眼,這個人到這時候還不忘了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我這麽真誠的說你難道還不相信?”夏存希戲謔的笑道。狹長的桃花眼裏折射出幸福的光彩。

這段時間太悶了,都有些讓他喘不過氣來,他希望跟顧千尋在一起的時候能夠讓她感覺到輕鬆愉悅一點。

“鬼才相信你。”顧千尋瞪了他一眼說道。

夏存希搖搖頭,有些失落的樣子“哎……說真話都沒人相信。”

顧千尋揚起嘴角露出微笑,車窗裏灌進來的風吹著她的頭發,發絲飄揚,彎出幸福的模樣。

夏洛天跟姚娜大戰數個回合之後,兩人才離開酒店。姚娜帶著恨意和期待離開酒店,夏洛天去了自己偏僻的別墅。

“老板,這段時間杜楠和夏存希在查那件案子。”黑子一臉嚴肅的站在夏洛天身後認真的說道。

“嗬嗬……查?能查出來什麽?”夏洛天不屑的輕笑,揚起紅酒杯子,仰頭喝下一口。抿了抿嘴唇,又說道“他們現在去了哪裏?”

“現在還不知道,不過我已經派了人跟著他們。今天杜楠和一個警察去了銀行,他們是去查張民和劉慧的銀行賬戶去了。”黑子繼續說道。

“哼……他們還真是不死心啊!”夏洛天揚起嗜血的微笑,又說道“夏存希……他離那一天也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