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有問題

黑子臉上沒有什麽表情,隻是看著夏洛天,眸子裏帶著些炙熱。

“老板,現在怎麽做?”黑子開口問道。

“我要夏存希和顧千尋自然的出車禍……”夏洛天揚起笑意,眸子裏寒光閃現。

“你過來,我告訴你該怎麽做。”夏洛天湊在黑子耳邊說著自己的狠毒計劃,黑子聽了連連點頭。

“好好做,錢不會少給你。等我成了夏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我所擁有的就是你所擁有的。”夏洛天自信的笑,語氣極其的自負。

黑子忍不住想象那時候的生活,嘴角也掛起一抹笑,心裏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完成,成敗隻在一舉。”夏洛天突然認真的說道。

他不想等了,等了二十幾年,再也不想等了。姚娜是他的,夏氏集團也是他的,誰都不可以和他搶奪。

計劃早已爛熟於心,這次一定要萬無一失。

“老板,顧文軒還有用嗎?”黑子問道。

“那個蠢貨……把剩下的錢拿給他,讓他跑路,我不想在看見他。”夏洛天露出冷意的笑,站在窗台看著外麵的景色,冷冷的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黑子說完話,轉身就出了房間,開著車子去找顧文軒。他留著終究會是一個隱患,雖然他知道的不多,但是足以讓人懷疑到夏洛天的身上。

夏存希和杜楠幾人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才到了資料上顯示的張民的老家。

這是c市的一個小城鎮,周圍的房子看起來都有些陳舊,灰撲撲的感覺。

張民的家就在城鎮邊上,幾個人一路上詢問著,將車子開到了張民家所在的那一條路。

幾人都下了車,看著周圍的環境,皺了皺眉。這幾棟房子都很老舊,有的還裂了口子,不遠處就是一個垃圾堆,隔著這麽遠都能聞到一股刺鼻的臭味。

蒼蠅到處亂飛,臭味彌漫在空氣中,令人作嘔。

慕染挽著顧千尋的手,拿出紙巾捂著鼻子,臉都憋得有些通紅。

顧千尋也覺得很難受,這樣的環境下還能住人嗎?

“真的是這裏嗎?看起來不會像有人住的樣子!”杜楠皺著眉頭,拿著資料又看了看,和一邊的郝雲說道。

“資料上顯示就是這裏,找個人問問吧。”郝雲看著周圍的環境也皺了皺眉頭,這味道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夏存希走到一棟房子門口,仰頭看了看,這是一棟五層的樓房,有些窗戶外麵還掛著衣服,說明還是有人住的。

於是走了進去,杜楠幾人看見他進了房子,也跟在了後麵。

樓道裏還算幹淨,隻是顯得有些黑漆漆的,欄杆也生鏽得嚴重,有些地方還出現了斷裂。

走到晾了衣服的那一家房間門口,夏存希停下腳步,伸出手敲了敲門。

敲了幾下都沒有反應,杜楠幾人有些泄氣,“看來沒人在家,我們還是出去找人問問吧。”

夏存希吐了一口氣,又敲了兩下,還是沒有人開門,也準備轉身離開。

走了兩步,就聽見開門的聲音,一個七十多歲的老爺子開了門,站在門口問道“你們找誰啊?”

夏存希幾人一喜,果然還是有人住在這裏的。

“老伯,我們從c市過來,想要找個人,但是不知道她家是不是在這裏,所以想找人問問。”夏存希走上前認真的說道。

杜楠見老爺子牙齒發黑,肯定是個吸煙的,於是趕緊掏出自己身上的一包熊貓遞了上去“老伯,初次見麵沒帶禮物,您別嫌棄。”

老爺子有些欣喜的看著杜楠,看見他手裏的煙,眸子一亮,隨即笑嗬嗬的接了過來“都別站著了,有什麽事情到屋子裏來問吧,知道的我都告訴你們,不過要是你們問的我不知道,那我也沒辦法。”

老爺子邊往裏麵走,邊轉頭又說道“煙可是不退還的!”說著就露出掉了兩顆牙的嘴笑了起來。

杜楠幾人也跟著微微笑了,幾人都進了房間。房間顯得很狹窄,屋子裏破破爛爛什麽東西都有,滿滿的堆了幾大堆,幾個人都有些不知道將腳放在哪個位置合適。

“不好意思,屋子太小了,你們隨便坐。”老爺子七十多歲,頭發都花白了,不過說話還是很利索,走路有些慢,但是也還算好。

杜楠幾人對視一眼,隻能無奈的笑了笑,這裏有地方坐麽?

屋子裏還有一股子黴味,慕染和顧千尋站在靠著窗戶的地方,裏麵外麵都有味道,熏得慕染眉頭直皺。

老爺子迫不及待的抽了一直煙出來,到處找尋找著什麽,一臉焦急的樣子。

杜楠掏出打火機打燃了火苗遞到老爺子麵前,給他點上煙,老爺子才笑著說道“我就是在找打火機……”

杜楠將價值不菲的打火機遞到老爺子麵前說道“送給您。”

老爺子笑嗬嗬的將打火機拿在手裏,翻來覆去的看,然後揣進了兜裏。

“你們要問什麽啊?”老爺子一邊樂嗬嗬的抽著煙,看著幾個人眯著眼睛問道。

“老伯,我想像您打聽個人。”夏存希頓了頓說道“劉慧您知道嗎?今年八十歲,她有個兒子叫張民,還有個孫女叫張婷。”

幾人都祈禱的看著老爺子,隻見他微微眯著眼睛,吐出一口煙霧,說道“知道知道,你們說的劉慧以前一直住在這裏,不過聽說他兒子出了車禍,現在已經搬走了。”

“您認識?他們一家是住在這裏嗎?”夏存希又繼續問道。

“認識,都多少年的鄰居了怎麽能不認識,她四十多歲就沒了老公,寡婦一個,我以前還想跟她湊合在一起過下半輩子呢,可惜她兒子不同意。”老爺子回想著往事,臉上有些惋惜和無奈的笑意。

“他們家經濟狀況如何?她兒子是幹什麽的?”夏存希耐著性子繼續問道。

“要是家庭條件好的,還用住在這裏嗎?”老爺子白了一眼夏存希又繼續說道“不過他們家也有過一段時間的好日子,她兒子十年前發了一筆小財,找了個老婆,可是五年之後才生了一個女兒,那段時間家財破敗了,老婆也跟人家跑了,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

“劉慧不是還有個在澳洲的女兒嗎?聽說很有錢。”杜楠走上前一步,笑著說道。

“她那個女兒啊?嗬嗬,有跟沒有沒區別,十八歲就跟人家跑了,這麽多年沒回來過。”老爺子邊抽著煙,邊說道。

“不是前兩個月才從澳洲回來過嗎?好像還把劉慧一家人接到澳洲去了。”杜楠有些疑惑的說道。

“接到澳洲去了?這可真是個大笑話,從來沒聽說過她女兒在澳洲啊!”老爺子有些好笑的說道。

幾人對視一眼,眸子裏都閃現著疑惑。

“那她女兒在什麽地方啊?”杜楠疑惑的問道。

“剛開始聽說她跟著一個老板跑到了g市,後來去了香港,再後來就不知道了。那姑娘也是個命苦的,人家有錢人哪裏會一心一意的對她,剛開始對她好,還不是看著她年輕,後來還聽說她被那個老板拋棄了還去當過小姐,這些都是讓人不恥的行當,所以劉慧都不怎麽提起她。”

老爺子有這點好處,隻問他一句,他可以說出一大串,幾個人聽著心裏更加的疑惑。

郝雲作為警察,偵查能力本來就比較強,從老爺子的話分析來看,那個所謂在澳洲的女兒將劉慧幾人接走,很有可能是假的。

夏存希眉頭皺得更加的深了,和杜楠對視一眼,又繼續問道“如果有人給劉慧的銀行賬戶匯進五百萬,您覺得那個人會是誰?”

老爺子一聽五百萬,頓時眼睛都睜大了,一臉震驚的模樣,煙燃燒得隻剩下了最後一點,他還舍不得扔。

“給她匯款五百萬?”老爺子有些誇張的語氣,比劃著手指。

“是啊,五百萬。”杜楠肯定的說道。

“開什麽玩笑,哪裏有人會給她五百萬,要是早有五百萬,他們家也不會還住在這裏了。”老爺子像聽到了什麽好笑的事情一樣,哈哈的笑了起來,隻當作了杜楠的玩笑話。

“如果是她女兒匯給她的,您覺得有沒有可能?”杜楠再次問道。

“你們真會開玩笑……先不說她女兒到底發沒發財,就算發了財她能這麽大方?這麽多年沒給家裏寄一分錢,突然就來了五百萬?簡直是在做夢吧!”老爺子笑著看著幾人,隨即又掏出一隻煙來,開始點起來。

“老伯說得對,怎麽聽都像在開玩笑嘛。”杜楠笑著說道。

“那張民還有其他住的地方嗎?”郝雲站在一邊,臉上有些嚴肅的問道。

老爺子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思索了片刻說道“劉慧原來不是這裏的人,是從a市嫁到這邊來的,她在那邊好像還有親戚,不過具體在哪裏我也不知道。”

“劉慧和張民他們兩個人性格好不好?”郝雲繼續問道。

“這個怎麽說呢,我覺得還行吧,都算老實人。張民這些年到處打拚到處賠錢,她老媽劉慧帶著五歲的孫女一起撿破爛給他還錢,真是看得人心痛。”老爺子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張民是不是欠了很多錢?”夏存希一邊思索一邊問。

“反正是欠了錢,有時候還有人跑到這裏來討債,鬧得大夥都不安生。”老爺子吧嗒吧嗒的抽著煙,然後站起身來找了個杯子喝了口水。

“說了這麽多還有點口渴了。”老爺子抹了一把下巴上掉下來的水漬,笑著說道。

“真是謝謝老伯了,您辛苦了。”杜楠笑著道謝。

“不用謝,這煙味道很好,我都多少年沒抽過這麽好的煙了。”老爺子掏出口袋裏的煙,不斷的摩挲金黃色的煙盒子。

“您喜歡就好。”杜楠笑著說道。幾人對視一眼,知道在問下去也沒什麽好問的了,於是準備離開。

“老伯,那今天就謝謝您了,我們先回去了,您保重身體。”杜楠笑著跟老爺子打著招呼。

“好,那你們有空常來坐坐,有什麽事都可以來問我。”老爺子將幾人送到了門口,還有些不舍的看著幾人的背影。

一個人孤獨的太久了,突然家裏來了幾個人,剛熱鬧了一會,一下子家裏又變得冷冰冰了。

老爺子關了門,無奈的歎息一聲,走到陽台上看著幾人走到了車子邊上。

“你們有什麽發現嗎?”杜楠靠在車門上,一手攬著慕染的肩膀問道。

“老爺子沒必要說謊,這件事還有很多可疑的地方,我回去就找人開始調查。”郝雲一手摸著下巴,一手拿著煙抽了起來。

夏存希沒有說話,隻是皺著眉頭想問題,這其中有太多的問題需要理清思路。

顧千尋握著他的手,看著他皺著眉頭的俊臉,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一步一步來,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

夏存希也點點頭,對著幾人說道“天色不早了,回去再說吧。”

幾人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巴不得趕緊離開。幾人開著車朝著原路返回。後麵一輛車遠遠的跟著幾人也回了c市。

到了c市的時候已經下午六點多鍾了,幾個人在一起吃了晚飯,顧千尋便和夏存希一起到醫院去接魯美芸和顧東明回家。

顧千尋和夏存希將車子停到了醫院的停車場,上了樓梯,沒有見到記者守著顧東明的病房,這才放心的走了出來。

推門而進,魯美芸正在收拾顧東明使用過的東西,顧東明也已經換好了衣服,幫著一起收拾。

“爸,媽,你們這麽快就準備好啦?”顧千尋走進來,將包包放到一邊,也幫著整理起來。

“叔叔現在感覺身體怎麽樣?”夏存希邊說著邊去扶顧東明。顧東明白了他一眼,甩開他的手,走到了一邊說道“我好得很。”

很顯然對於這一次的包養事件,顧東明雖然原諒了夏存希和顧千尋,但是心裏還是有些別扭,所以才會對夏存希擺臉色。

夏存希無奈一笑,知道自己現在被顧東明嫉恨了,也不惱,時間還很長,總有一天他不會再計較的。

“別管他,他就是更年期到了,其實他沒想跟你生氣。”魯美芸見顧東明對夏存希擺臉色,打趣的說道。

“什麽更年期?男人哪裏來的更年期?胡說什麽呢,瞎扯淡!”顧東明很不悅的說完轉身就出了病房,留下幾個人在屋子裏麵大笑。

“好啦,都收拾好了,現在就走吧。”顧千尋和夏存希提著東西,和魯美芸一起出了病房。

幾人坐上了車,朝著顧氏大宅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