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對誰最有利

姚娜咬了咬嘴唇,蓄滿淚水的大眼睛看起來格外的讓人心疼。夏洛天直直的盯著她的眼睛,手狠狠的握成一個拳頭,心裏居然有些怒意和害怕,害怕她再次說出要跟夏存希訂婚的話。

她是他的女人,為了另外的男人割腕自殺,這讓他覺得心裏很痛。

姚娜見夏洛天就**威脅的眼神看著自己,心裏不由得一窒息,她突然覺得有些害怕,害怕夏洛天的眼神。本來到了嘴邊的話,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沒錯,她是想跟夏存希訂婚,非常想。可是夏洛天這樣看著自己,心裏不由得開始發慌。

別過眼去,不去看夏洛天,對著柳如真說道“阿姨,等存希哥來了再說吧,我沒想好。”

“那好吧,你還是好好休息吧。”柳如真摸了摸姚娜的額頭,溫柔的說道“餓了沒有,阿姨給你弄吃的。”

姚娜搖搖頭,說道“我不餓,我想上洗手間。”

“好,阿姨帶你去。”柳如真將姚娜從**扶了起來,帶著她去上洗手間。

夏紹海和姚達明就那麽站在邊上,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夏洛天淡淡一笑說道“快到中午了,姚叔叔您餓了吧?要不您先去吃點東西,姚娜妹妹這裏我看著就行。”

“達明……你看你都憔悴成這個樣子了,現在姚娜醒過來也沒什麽事了,這裏就交給洛天看著吧。我們一起去吃個飯,當我向你賠罪好不好?”夏紹海看著姚達明,表情很認真的說道。

姚達明臉色依舊不好看,淡淡的瞥了一眼夏紹海,見姚娜和柳如真從洗手間裏出來了才說道“好吧!”

“爸……”姚娜輕聲喊了一聲,然後又說道“您跟叔叔阿姨去吧,您放心我不會再做傻事了。”

“洛天,這裏就拜托你了。”姚達明看著姚娜,然後又對夏洛天說道。

眸子裏還是有些擔心,有些放心不下,走得時候還回頭看了姚娜好幾眼。其實他是真的有些餓了,之前一直擔心姚娜怎麽不醒過來,都沒有一點胃口。

等夏紹海幾人都離開醫院之後,夏洛天坐在姚娜的病床前麵,握著她白嫩的手,眯著眼睛說道“你很不乖!”

姚娜看著夏洛天,臉上沒有什麽表情,但是心裏卻升起一股寒意。

“你是我的女人,還要我再次強調嗎?”夏洛天眸子裏帶著淩厲的寒光,狠狠的盯著姚娜的眼睛,逼迫著她看著自己。

“我……”姚娜盯著夏洛天,話到了嘴邊卻逼了回去。

“我讓你做的事情你做得怎麽樣了?”姚娜突然盯著夏洛天問道,眸子裏帶著濃烈的恨意。

夏洛天冷笑一聲“你放心,很快你就會聽到好消息。”

夏洛天湊到姚娜的耳邊,溫熱的氣息灑在她的脖子上,惹得她渾身一顫。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姚娜咬了咬牙,強迫自己將那股不舒服的異樣感覺壓下去,語氣有些冷冷的說道。

“我做事,從來沒有失手過。”夏洛天揚起嘴角,自信的笑了一聲,然後伸手撫摸姚娜的臉頰,眸子裏的恨意漸漸轉化成濃濃的溫柔寵溺。

“你是我的女人,你記住了嗎?”夏洛天語氣很溫柔的說道。可那聲音卻在姚娜的心裏割出了一條口子,讓她忍不住感到全身冰涼。

姚娜沒有說話,就那麽盯著夏洛天,然後麵無表情的說道“你出去吧,我要好好休息了。”

“嗬嗬……你是我的女人,心裏怎麽能裝著其他的男人呢?這是背叛你懂嗎?所以,我不會放過那個男人,等著看吧,好戲一定會上演的,而且會很精彩。”夏洛天將手指覆在姚娜的唇瓣上,溫柔的眼神隨即轉化成嗜血的冷光。

姚娜聽到這話,突然心裏一驚,然後冷冷的盯著夏洛天問道“你要對存希哥做什麽?”

“我能對他做什麽?你放心,我隻是幫助你對付顧千尋而已,隻要娜娜你開心了,我也就開心了。”夏洛天吻上姚娜的額頭,抬起頭來,似笑非笑的說道。

姚娜看著他,心裏不禁為夏存希擔心起來,不知道夏洛天會不會對夏存希出手,如果出手會變成什麽樣呢?

她不希望夏存希受到傷害,絕對不要。

“你真的不會對存希哥下手?”姚娜盯著夏洛天懷疑的問道。

“嗬嗬……你還不相信你的男人麽?再怎麽說他也是我二哥啊,那麽好的二哥我怎麽會舍得對他下手。”夏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眼眸裏卻帶著濃濃的恨意。

“你是我的女人,我們是不是應該共同進退呢?我們坐在一條船上,所以你還是別擔心他了。”夏洛天看著姚娜語氣有些冷冷的說道。

姚娜咬著嘴唇,狠狠的盯著夏洛天,企圖看清他眸子裏的真實想法,可除了讓自己心慌之外,她敗得一塌塗地。

是啊,她現在跟他是一條船上的,如果存希哥知道她要夏洛天傷害顧千尋,可以肯定存希哥一定會恨自己,永遠不會在理自己。

想到那樣的結局,她心裏就很痛,所以,這件事一定要保密,一定不能讓夏存希知道。

“這件事你就別想了,好好的躺在**休息吧,等我的好消息。”夏洛天揚起嘴角笑道。

姚娜看著他,手狠狠的捏成了拳頭。現在隻能聽他的話,好好休息,因為她什麽都做不了,什麽都不能做。一想到顧千尋她心裏就止不住的冒出恨意,一想到她會永遠消失,眸子裏就點燃了興奮期待的光。

杜楠和慕染這時候已經到了警察局,正坐在黃濤的辦公室喝茶。

“看來你對這事還真是上心。”黃濤端著茶喝了一口,然後放在桌子上,看著杜楠淡笑著說道。

“舅舅……我這是做好事啊,能不能到時候給頒發個好人獎?”杜楠厚臉皮的笑著說道。

“你啊……嘴皮子還是那麽利索。”黃濤忍不住笑了,然後又說道“這件事我們會好好查清楚的,既然有了新的疑點和線索,相信會好查一些。郝雲帶著幾個警察去了劉慧的老家,等他回來看看情況如何。”

“舅舅,上次我跟你說顧千尋家裏遭了小偷,現在我們提供監控錄像,可以起訴他嗎?”杜楠康和黃濤問道。

“為什麽之前不報警?”

“那個人是顧千尋的堂弟,顧千尋念著親情沒有報警,現在這個人可是個關鍵,隻是不知道他躲到哪裏去了。找到他,我們才能確定夏洛天是不是跟他一起完成這場包養事件曝光的人。”

“你把材料準備好,監控錄像拿過來,我們備案,然後可以以偷竊罪逮捕他。”黃濤認真的說道。

“監控錄像我們都帶來了。”杜楠朝慕染伸出手,慕染從包裏拿出存好檔的一個u盤遞到了杜楠的手上。

“放著吧,到時候還要叫顧千尋來說明情況,因為她才是當事人。”黃濤將u盤接過來放到了一邊,看著兩人說道。

“行,等她下班了,我叫她過來一趟。”杜楠笑著說道。

“舅舅……我懷疑存好哥的車禍跟夏洛天有關係……”想了想,杜楠還是說了出來,他知道黃濤又會說什麽證據什麽的,但是他根本不在意他的羅嗦,不說出來,心裏不暢快,沒準黃濤可以聯想到什麽呢!

“證據……證據……無憑無據的張嘴就說!要是警察各個都像你這樣胡亂猜疑,那都不用出去調查找證據了。”黃濤白了一眼杜楠,將茶杯放到桌子上,語氣很無奈的說道。

“哎呦……我的好舅舅,我知道證據很重要……可是懷疑也很重要嘛,先懷疑然後調查找證據,難道警察不是先懷疑的嗎?”杜楠坐到黃濤的身邊,手搭上他的肩膀,語氣很認真的說道。

“那你說說,怎麽懷疑上夏洛天的?”黃濤想了想,然後看著杜楠問道。

“首先我們找到了夏洛天跟顧文軒一起進出心藍酒吧的監控錄像,這說明顧文軒跟他很熟,關係不一般。包養事件顧文軒承認是他一個人做的,但是我們不相信。”杜楠邊說邊看著黃濤,黃濤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再者,這段時間我讓保鏢跟蹤顧文軒,發現他跟一個叫黑子的男人關係不一般,昨天兩人在心藍就把見麵之後,顧文軒就收拾東西跑路了。”杜楠看著黃濤,然後說道“難道這不是證據嗎?那個叫黑子的男人也跟夏洛天關係非常。”

黃濤沉吟片刻,說道“你說的也不全無道理,但是也不能完全憑著想象去看待問題,這件事還是要查,夏洛天到底跟這件事有沒有關係,還得查了才能下定論。”

杜楠一臉無奈的看著黃濤,伸手抹了一把臉,然後朝著慕染眨眨眼,慕染冷眼瞪了回去,轉頭不理他。

黃濤喝了一口茶,然後又說道“你說包養事件跟夏洛天有關係,那怎麽又扯上夏存浩的車禍事件了?”

“舅舅……聯想……聯想!”杜楠一臉無奈的看著黃濤說道“害死了存浩哥對誰最有利?讓夏存希顏麵盡失誰最開心?夏家這麽大的家產難道夏洛天就不眼紅?會眼睜睜的看著夏家的兩個兒子繼承沒有他的份?我不相信他有這麽豁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