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別怕,有我在

“查的怎麽樣了?”杜楠著急的問著小李。慕染心裏擔心的不得了,拿出手機撥打顧千尋和夏存希的電話,可都打不通,隻能在一邊走來走去,沒有絲毫辦法。

“查出來了。”小李說道“根據你們提供的照片,可以確定這個男人就是多年前因為詐騙罪坐了十年牢的黑子,這個人手段狠辣,什麽行當他都幹,這些年銷聲匿跡,沒有犯過案子。”

“那這麽說這個黑子也是有案底的人?那他跟夏洛天會是什麽關係。”杜楠皺眉問道。

“從你提供的資料來看,兩個人很可能是雇傭關係,也有可能是其他關係。”小李認真的說道。

“舅舅,那現在怎麽辦?”杜楠腦子裏一片混亂,心裏擔心著夏存希和顧千尋的安全,想到這些問題就腦子裏跟漿糊一樣。

“別急,小周那邊打來電話,他已經帶著人到了長徑郊區了。”黃濤看著杜楠說道。

“他們怎麽現在才到啊?有沒有找到夏存希,一定要阻止他開那輛車啊!”杜楠滿臉的焦急,然後又冷著臉狠狠的咒罵道“那群該死的綁匪,我看他們就是故意的,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要夏存希和顧千尋的命,這起綁架案,肯定是個陰謀,一定是夏洛天找人幹的,不行,我現在就去找他,看我不把他揍個半死!”

杜楠越說越生氣,說完話就準備氣呼呼的衝出警察局,黃濤一把將他拉住,瞪著他說道“你有什麽證據就這麽肯定是人家幹的?你給我老實點,等查清楚再說!”

“等等等……到底要等到什麽時候,存希和千尋現在都有生命危險,難道我們就這麽坐在這裏等著嗎?”杜楠臉色很難看,瞪著黃濤大聲的吼道。

“你要不願意在這裏等,就給我滾回去,不要妨礙我們辦案!”黃濤也怒了,瞪著杜楠說道。

杜楠還是氣呼呼的看著黃濤,慕染拉了拉他的衣袖,讓他別這樣衝動。

“知道了我等著總可以了吧,你們的速度能不能快一點呢!”杜楠突然軟聲的說道。

“冷靜下來了就給我坐到一邊去!”黃濤瞪著他說道。

慕染拉著杜楠坐到了一邊,焦急萬分的等著。

杜楠和慕染才坐下一會,黃濤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局長,我們查看了現場,發現綁匪和人質都已經離開了。但是現在不知道他們從那個方向去了,因為這裏有好幾條回市區的路。”小周正站在顧千尋被綁架的那個屋子裏,看著滿地的鮮血和散亂的繩索,還有一堆沾著血漬的石頭,不由得皺了皺眉,表情很嚴肅。

“趕緊一條一條路的追啊!”黃濤也焦急的說道“有沒有看見停在邊上的車?”

“我們找過了,車輛,沒有看見,但是發現了三輛車以上開走過得痕跡。”小周認真的說道。

“什麽?那這麽說那邊上沒有停著的車子了?”黃濤急著問道。

“存希的車子是白色的法拉利跑車……”杜楠在一邊提醒道。

“白色的跑車有沒有看見!”黃濤聽到杜楠的話之後又對小周說道。

“沒有看見!”

“那周圍你多找一圈。那車子被綁匪弄壞了刹車,要是夏存希和顧千尋開了那輛車,肯定會出車禍的,你趕緊帶人找!”黃濤急吼吼的說道,額頭都滲出汗水來。

“沒有看見車子?難道被夏存希和顧千尋開走了?這下可怎麽辦?怎麽辦?又沒辦法通知他們……”慕染驚得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身來,雙手不斷的捏緊,臉上滿是擔憂害怕之色。

杜楠也嚇得臉色都有些發白了,心裏不斷的祈禱,顧千尋和夏存希可千萬別出事!

小周接到電話之後,趕緊帶人在周圍開始尋找杜楠說的白色法拉利。

“他們好像追上來了,怎麽辦?”顧千尋回頭看了一一眼,隻見黑色的轎車飛馳而來,距離越來越近了。

“別怕……坐穩了……”夏存希也朝著後麵看了一眼,確實見到黑色的轎車跟了上來,模糊中可以看見一個人從車子伸出頭來,朝著他大吼要他停車。

顧千尋緊張的拉緊了安全帶,擔心的看著夏存希緊緊咬著的牙關。

夏存希加大了車子的馬力,頓時車子發出難聽的轟鳴聲,還有輪胎不斷摩擦地麵的聲音。顧千尋心裏有些擔心害怕,因為這段路越來越蜿蜒,護欄下麵就是山崖,以前這裏被用作賽車的賽道,後來不知道為什麽被廢棄了。

“別怕……”夏存希打著方向盤,看著臉色發白的顧千尋說道。

後麵的車子追得越來越急,夏存希皺著眉頭,方向盤一轉,正要越過這個急轉彎,踩刹車的時候,發現刹車根本沒有用,頓時心裏一急,再次用力的踩了下去,可是刹車根本沒有一點反應……

夏存希皺著眉頭,臉色煞白,心裏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刹車失靈了,這下怎麽辦?回頭看了一眼,黑色的轎車越來越近,前麵就是懸崖,車子沒有刹車肯定會衝下去。

車子不停的朝著前麵衝去,減速已經是不可能的事,夏存希咬牙一把將顧千尋護在懷裏。顧千尋睜大眼睛,知道已經發生了不好的事,緊緊的將夏存希摟住,閉上了眼睛。要生要死,都一起!

“存希……我愛你!”顧千尋突然睜開眼睛認真的對夏存希說道。

夏存希頓時激動得熱淚盈眶,低頭吻上顧千尋的唇,方向盤已經被放開,他不知道兩個人掉下山崖會不會死去,但能得到顧千尋的表白,他覺得已經值了。

白色的法拉利沒有了人的控製,衝出了護欄,隻差一點就要掉下山崖,黑色的轎車撞了上來,白色的法拉利不斷的翻滾墜落。在車子裏的顧千尋和夏存希受到了顛簸,兩舌卻依舊糾纏不放開。

“千尋……我愛你!”車子不斷的墜落,夏存希露出妖媚的笑容,嘴角溢出血漬,用自己的身體擋著顧千尋,護著她少受一些衝擊。

“完成了……”黑色的轎車看著白色法拉利掉下山崖,然後打了一個響指,勾起滿意的笑,飛馳而去。

“噗通……”白色的法拉利一路墜落翻滾,墜入了山崖下的一條河裏麵,濺起一人多高的水花。

車子被水淹沒,漸漸的往下沉,夏存希的頭部受到撞擊,不斷的往外滲出血漬,虛弱的睜開眼睛,原來他還沒有死。

“千尋……千尋……”虛弱嘶啞的聲音,不斷的喊著顧千尋。

車子已經被撞得變形嚴重,夏存希和顧千尋都被卡凹進來的車身卡到了身體。

顧千尋雖然被夏存希護在身體下麵,但是車子翻滾的時候還是受到了劇烈的撞擊,受傷嚴重,頭部也被撞出了幾個大的口子,臉上都沾滿了血跡,手臂上也被劃出一條長長的傷痕,血肉翻滾,看起來很是嚇人。

“千尋……千尋……”夏存希掙紮著想要將腳拔出來,可是卻撕心裂肺的痛。他的手也手裏嚴重的傷,有一隻手指已經被折斷,痛得他直冒冷汗,想要昏睡過去,可是他狠狠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強迫自己不要睡過去,不要睡過去。

“千尋……”夏存希艱難的伸出手拍打著顧千尋的臉頰,看著她沒有絲毫反應,不由得緊張焦急起來。

“千尋……你醒醒,我在這裏,你不要睡,我現在就帶你出去!”夏存希帶著哭腔,淚水混合著滿臉的血跡滴落在顧千尋的臉上,滴滴紅豔得像盛開的火紅玫瑰。

被撞得變形嚴重的法拉利慢慢的開始下沉,不斷有水朝著裏麵灌進來,在不出就要被淹沒了。

“千尋……千尋……”夏存希不斷的拍打著顧千尋的臉“趕快醒過來……千尋……你不要嚇我……”

夏存希一邊拍打著顧千尋的臉頰,一邊掙紮著要掙脫車子的禁錮,水越來越深,夏存希和顧千尋都渾身都被水浸泡了。

“千尋……千尋……”夏存希忍住身上的痛楚和昏昏沉沉的腦袋,將顧千尋的身體抬了起來,讓她不至於被水淹得窒息。

“咳咳……咳咳……”顧千尋聽到夏存希不斷的呼喊,她感覺黑暗中有人拉著她的手不斷的往黑暗深處走,可是她聽到了夏存希的喊聲,於是掙脫了那個人的禁錮,跌跌撞撞朝著夏存希跑過去。

“千尋……千尋……你醒了?太好了……”夏存希見顧千尋咳嗽了兩聲,然後就見到她悠悠的睜開眼睛,有些迷茫的看著自己,心裏頓時激動起來,她沒死,他和她都沒事!

“存希……存希……唔唔……”顧千尋眸子恢複了焦距,身上的痛楚不斷的襲擊著她的神經,她感覺自己快要痛得死去。再看夏存希滿臉的血漬,頭上一條大口子還不斷的往外滲出血漬,不由得急了起來。

“血……血……”顧千尋急的哭了起來“怎麽辦……怎麽辦?”

“不要怕……我現在帶你出去……”夏存希抓著顧千尋的手,車子裏的水越來越深,漫過了兩個人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