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千尋懷孕

“怎麽辦?怎麽辦……小希……小希……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柳如真擔心的哭著說道。身子發軟的靠在夏紹海的身上,眼睛直直的盯著手術室的大門。

顧東明和魯美芸也滿臉擔心,紅著眼眶焦急的等待。魯美芸身子都有些顫抖,緊緊的抓著顧東明的手。

杜楠和慕染也在一邊不斷的擔心得皺眉,咬著牙身子都跟著打了個寒顫。

夏洛天正從姚娜的病房裏麵出來,就聽見幾個護士邊走邊說著話。

“你們知道嗎?就前幾天鬧出包養事件的夏氏集團總經理和顧氏集團總經理,今天發生車禍了,現在正在急救室搶救。”一個稍微胖一點的護士對著另外兩個護士說道。

“一送來的時候就聽說了,也不知道兩個人能不能救活,聽說傷的很嚴重,都三個小時過去了還沒有出結果。”另外一個個子很高的護士一臉擔心的樣子。

“真是太可惜了,夏總長得好帥啊,如果救不活這c市又要少一個美男了,還有他和顧千尋那麽有錢,哎呦,那些錢給我花就好了。”一個年輕的護士滿臉憧憬的說道。

“你就做春秋大夢吧,夏家還有個兒子呢,不過兩家都很可憐,夏家前段時間才死了一個兒子,如果這個兒子也沒有了的話,那他父母肯定得傷心死。顧家貌似就顧千尋一個女兒,她沒了,顧氏集團隻能交給別人了。”胖護士說道。

“哎……真是世事難料啊!再有錢又怎麽樣?還不是躲不過生老病死,旦夕禍福!”高個子護士搖頭歎息的說道。

夏洛天眯著眼睛,看著幾個護士越走越遠,拳頭狠狠的捏緊,指甲嵌進了肉裏麵,生生的將手掌紮破,流出鮮紅的血漬。

夏存希跟顧千尋居然還沒死!夏洛天咬牙切齒,麵色陰冷,嗜血的眸子散發出讓人心驚膽寒的光。

他怎麽可以不死?怎麽能不死?

走到一邊掏出手機給黑子打去了電話“告訴我,為什麽他沒死!”夏洛天語氣冰冷如刺刀刺刀一般傳到黑子的耳中。

黑子一驚,車子都掉下山崖了,山崖那麽高怎麽可能沒有死?

“老板……這怎麽可能?我開車親自將他的車撞下山崖,而且之前他還被石頭砸中了頭部!”黑子皺著眉頭,一臉的不相信。另外幾個人正舉著酒杯開懷暢飲,慶祝今天的成功。

“怎麽可能?現在人都在醫院了,你說不可能?”陰冷的話語從牙縫中擠出,讓電話那頭的黑子不禁打了個寒顫。

“這……那現在怎麽辦?我以為他們必死無疑了……”黑子咬著牙問道。另外幾個人見他麵色有異,停下喝酒,以疑惑的看著他。他一人可是得了兩千萬啊,還有什麽不滿意的?

“哼……”夏洛天陰冷著眸子,冷哼一聲,掛了電話,黑子臉色也跟著冷了起來,居然沒死,看來真是命不該絕!

“黑哥,怎麽了?出什麽事情了?”成子端著酒杯問道。

“怎麽可能?那麽高的山崖掉下去居然沒死?不過也差不多了,就算沒死總的變成殘廢吧!”成子也震驚的說道。

“可是老板要的是他的命!”黑子陰沉著臉說道。

“那現在怎麽辦?他沒死難道我們還要去補一刀?先可說好了,隻幹這一次,我等會就離開c市。”揚子看著黑子認真的說道。

“我也離開!”牛子附和道。

“黑哥,你也走吧,警方肯定會追查這件事,留在這裏肯定會出事,我們兄弟幾個拿著錢跑到國外去瀟灑!”成子看著黑子,憧憬的笑道。

黑子咬咬牙,他何嚐不想一走了之,但是夏洛天對他有恩,當初自己差點命喪敵手,是夏洛天不顧一切救了他一命,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所以才留在他身邊幫他做事。不過,這些年也做得夠多了。

“好……我跟你們一起走。”黑子想了想,認真的說道。他已經幫夏洛天夠多了,恩也算報完了。

“那好,來,兄弟幾個幹杯,慶祝我們美好的生活即將開始!”成子笑著舉杯說道。

夏洛天陰沉著麵孔,心裏升起一股濃烈的恨意,連老天都幫夏存希,掉下山崖還能被救回來。他不可以活著……不可以!

夏洛天咬著牙,恨恨的盯著急救病房的門,然後掃視正在門外焦急等待著的杜楠一夥。走近幾步,然後整理了下衣服,換上平時偽裝的笑臉,朝著幾人走過來。

“爸……你們這麽晚了怎麽還在這裏?出了什麽事嗎?”夏洛天裝作什麽都不知道,一副疑惑的表情。

杜楠和慕染見是夏洛天來了,皺了皺眉,直直的盯著他沒有說話。

“洛天……你二哥出來車禍,現在正在搶救……”夏紹海心力交瘁的看著夏洛天,語氣裏帶著濃濃的傷感和擔憂。

“什麽?二哥出車禍了?什麽時候發生的事?”夏洛天震驚的看著夏紹海,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晚上出的車禍!”夏紹海回答道。

“那二哥現在怎麽樣了?讓醫生一定要用最好的藥啊!”夏洛天裝模作樣的焦急說道。

夏紹海沒有在說話,心裏很難受,要不是估計自己的個老爺們,怕也要跟柳如真一樣哭出來了。天知道他心裏有多難受,大兒子才去世沒多久,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楚他已經經曆過一次,再也不想經曆第二次了。

存希,一定要平安無事……一定要平安無事!夏紹海在內心不斷的祈禱。

杜楠見夏洛天惺惺作態的表演,不屑的冷哼一聲,看他的眸子裏帶著些恨意。慕染拉了拉杜楠的手,杜楠才收回視線,然後又焦急的等著。

“爸……夫人,您們都別太著急了,二哥肯定會沒事的!”夏洛天扶著夏紹海,一臉認真的表情,那樣子,好似真的很擔心夏存希一樣。不得不說,他的演技經過這麽多年的積累,已經爐火純青了,比那些真正的演員強太多了。

柳如真淚眼朦朧,不斷的哽噎抽泣,“小希……小希……你千萬不能有事啊!不然你叫媽媽怎麽活啊!”

“現在還沒出結果呢,別哭了!”夏紹海心裏本來就難受得很,聽見柳如真的哭泣,更加的煩躁,更加的擔心。

“嗚嗚……唔唔……”柳如真不再大聲哭,趴到了夏紹海的懷裏,不斷的抽泣。

夏洛天站在一邊,眼神冷冷的盯著手術的大門,恨不得一個眼神射殺進去,將夏存希結束在手術台上。看著夏紹海和柳如真傷心欲絕的樣子,他就覺得心裏莫名的舒暢。

又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了,醫生走了出來。

杜楠幾人頓時就圍了上去,緊張的問道“醫生,裏麵的病人怎麽樣了?”杜楠隔得比較近,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兒子怎麽樣了?”柳如真眼眶紅紅的著急問道,心裏很忐忑手緊緊的抓著夏紹海的胳膊。

“我女兒怎麽樣了?醫生,你趕緊說話啊!”魯美芸頭還有暈呼呼的,著急的問道。

“情況很不樂觀。”醫生摘下口罩,麵色嚴肅的說道。

“到底怎麽樣,你趕緊說啊!”慕染在一邊急了,聲音有些不耐煩的吼道。

看來還沒有死!夏洛天站在人群後麵,目光陰冷帶著嗜血的光,拳頭狠狠的收緊,被指甲刺破了的手掌心,再次沁出血跡。

“兩個人傷得太嚴重,女病人暫時脫離危險,但是男病人經過搶救生命體征還是很弱,還沒有脫離危險。”醫生嚴肅的說道“你們放心,不管怎麽樣我們都會盡最大的努力。”

“還沒脫離生命危險?這句話是什麽意思?”夏紹海瞪著醫生,語氣都有些顫抖的問道。

“男病人頭部受到重擊,腦顱內有血塊,我們的老專家已經給他做了清理手術,還有就是他五髒六腑都有不同程度的出血,很難清理幹淨,肋骨斷了兩根,手腳都骨折了!”醫生看著幾個人又說道“受了這麽嚴重的傷他現在還能活著,已經是個奇跡!”

“小希……小希……”柳如真聽到這裏,話還沒喊完,眼前一黑,暈倒在夏紹海懷裏。

“隨時顧千尋的父母?”醫生看著幾人問道。

“我是她爸爸,我們家女兒怎麽樣了,是不是有什麽問題?”顧東明扶著邊上有些站不穩的魯美芸,趕緊說道。

“告訴你們個好消息,你女兒懷孕了,而且孩子沒有問題!出了這麽嚴重的車禍還能保住孩子,也是個奇跡!”醫生認真的說道。

“什麽?我女兒懷孕了?”顧東明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震驚的看著醫生重複的問道。

“你說什麽,再說一遍!”魯美芸急的一把拉住醫生的衣袖,語氣有些欣喜又擔憂的問道。

“你沒聽錯,你女兒懷孕了,一個多月了。”

“那……那懷孕對我女兒身體恢複會不會有影響?”魯美芸緊張的問道。

“不會有影響,你放心好了。”醫生認真的說道。

在場的幾個人都有些震驚,杜楠和慕染對視一眼,顧千尋懷孕了?難道她之前都不知道的嗎?這孩子來得可真不是時候,父母都命懸一線,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那孩子是小希的嗎?是小希的對不對?”柳如真悠悠的醒來,一聽顧千尋懷孕了,腳步虛浮的走到魯美芸的身前,立即拉著她的手問道。如果是小希的,那麽她就可以當奶奶了,想到這裏,心情才稍微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