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逃跑了

“娜娜……我帶你走好不好?我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過著幸福的生活,我現在就帶你走!”夏洛天摸著姚娜蒼白的臉說道。

“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認了,我們現在就離開。”姚娜的衣服被夏洛天撕碎,他從姚娜的生活用品裏給她找了一套衣服穿上,然後抱著她出了病房。

幾個警察還在醫院裏搜索夏洛天,可是醫院很大,找了半個小時還是沒看見他。

夏洛天抱著姚娜沒有坐電梯,而是從樓道下去,腳步顯得有些著急和匆忙,還不算的打量著四周,表情很凝重。

幾個警察剛好走到姚娜的病房,但是沒見到裏麵有人,於是又走出病房在走廊周圍找了起來。一個警察往醫院下麵看得時候,剛好看見了夏洛天抱著姚娜走出醫院大門正要上車,於是大聲的喊道“他們在那裏!”

“趕快追!”幾個警察都跑上走廊上看,果然見到夏洛天正上了車,於是另一個警察大喊一聲,幾人趕緊往樓下跑去。

夏洛天將姚娜放到了副駕駛座位上,給她係好安全帶,然後準備發動車子。車子發動的時候,一瞥眼,見到幾個警察正從醫院的大門朝著自己這邊衝了過來,頓時心裏一驚,難道警察這麽快就找上自己了?咬了咬牙,眼眸裏一片寒意,一踩油門,趕緊將車開了出去。

幾個警察跑了出來,就見到車子已經開出了醫院,不由得一陣惱火,一個警察說道“上車,追!”

幾個警察趕緊上車,朝著夏洛天追了過去。警笛聲聲,聽在夏洛天的耳中如同催命曲一般,他看了一眼身邊依舊昏迷了的姚娜,眸子裏閃過淩厲的寒光,然後將車子開到了最後馬力,不斷的超車闖紅燈,躲避警察的追捕。

“娜娜……你放心,我一定會帶你離開,一定會的。”夏洛天看著姚娜,陰冷的眸子中閃過刹那的溫情,然後又狠狠的盯著不斷朝著他追近的警察車輛。

“怎麽辦?要不要請求支援?”一個警察皺著眉頭問道。

“暫時還不用,能追得上的,隻要不跟丟就行,你們好好看著他車子的方向。”一個警察說道。

“他轉彎了,上了高速!怎麽辦?”另外一個警察指著前方夏洛天的車子,大聲的說道。

“繼續追!”

上了高速,夏洛天將車子開得更加的快了,車子帶起一陣熱風,吹得高速路邊的花草都懨懨欲睡。

“該死的……你們這幫死警察……都該死,全部都該死!”夏洛天回頭看了一眼緊追在後麵的警察車輛,咬牙恨恨的說道。

“娜娜……我們一定會安全離開的,你睡一覺之後我們就到了。”夏洛天偏頭看著姚娜可愛的臉,在高速轉彎處迅速繞過一輛大貨車。

“他不要命了是不是?”一個警察看見夏洛天危險的動作,嚇了一跳。

“趕緊給局長打電話匯報現在的情況。”一個警察說道。

“好,我現在就打電話。”一個高個子警察拿出手機,很快就撥通了黃濤的電話。

“局長,我們現在在清運高速路上追捕夏洛天和姚娜。”高個子警察認真的說道。

“他們逃跑了?”黃濤一聽,立即問道。

“是的,我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正上了車,但是好像姚娜是昏迷的。”高個子警察說道。

“好,繼續追捕,需不需要派增援?”黃濤嚴肅的說道。

“需要增援,我們人員太少了,需要車輛一起圍堵。”高個子警察繼續盯著前麵夏洛天的車子,認真的說道。

“好,我現在就派人增援,你們小心謹慎開車!”黃濤掛了電話之後哦就趕緊又派了幾個人開著車子,朝著清運高速趕去。

杜楠和慕染在外麵隨便買了些東西吃了之後,匆忙的趕往醫院看望夏存希和顧千尋。

“醫生,兩個病人現在情況怎麽樣了?”之前圍在門口的記者被醫院的人趕了出去,杜楠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醫生從夏存希的病房裏麵出來。

猶豫顧千尋和夏存希住的是一個病房,所以詢問起來也方便很多。

“暫時還沒醒過來,經過檢查女病人應該今天晚上或者明天就能醒,至於男病人……”醫生麵色沉重,頓了頓又說道“我隻能說一切看他的意誌力。”

杜楠咬了咬牙,心裏很擔心夏存希,臉色有些不渝的說道“醫院有沒有什麽困難?如果醫師力量不夠的話我們從國外找專家來。”

醫生看著杜楠,無奈的說道“病人腦部受到重創,現在昏迷為意識障礙,這是腦挫裂傷最突出的臨床表現之一,其嚴重程度是衡量傷情輕重的客觀指標。輕者傷後立即昏迷的時間可為數十分鍾或數小時,重者可持續數日、數周或更長時間,有的甚至長期昏迷或遷延性昏迷。腦組織缺血缺氧、急性腦水腫,或有原發性或者繼發性腦幹損害的存在。我們醫院已經有國內最好的醫生給他進行治療,醫療條件已經滿足他的需要了。”

慕染咬著嘴唇,聽到醫生說出這麽大一堆專業性的話,頓時又著急了起來。問道“那他要怎麽才能醒過來?”

“男病人現在還有些發燒的症狀,過得了四天,那基本算是脫離了危險。他現在腦部神經因為車禍受到了壓迫,這種情況隻能等著他自己慢慢蘇醒,因為該做的手術,該清理的傷口都已經清理好了。至於能不能醒過來,或者說什麽時候醒過來,這隻能看病人自己的求生意識了。”醫生頓了頓,又說道“最好等四天過後,病人病情穩定一點,多跟他說說話,做做按摩,那樣可能對他有所幫助。”

“那我們現在可以進去看看他們嗎?隻看一下就出來。”慕染拉著醫生說道。

“你們去換衣服,然後進去吧,不要呆的時間太長,病人病情現在還沒穩定。”醫生嚴肅的說道。

“我們知道的。”

杜楠和慕染得到了醫生的允許,換上了無菌服,然後進入到了病房裏麵。依舊有護士守著,隨時記錄情況。

兩人進去之後,就看見躺在**滿臉傷痕的顧千尋和夏存希,那蒼白脆弱得樣子,看得兩人心裏一陣難受。

“千尋……千尋……你可要快點醒過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要當媽媽了?你肚子裏麵已經有了小寶寶了,所以你要快點醒過來感受當媽媽的幸福。”慕染走到顧千尋的床邊,拉著她的手帶著哭腔說道。

“存希……你就要當爸爸了,所以你也趕緊醒過來吧,千尋和寶寶都需要你,你不能躺在這裏什麽事情都不管。”杜楠看著夏存希,咬著嘴唇,強忍著要流淚的衝動。

“千尋……存希現在還沒醒過來,所以你要先醒過來之後陪著他說話,給他力量。我們都相信,你們會很堅強的。”,慕染忍不住流下了淚水,滴在顧千尋滿是傷痕的手上,溫熱的觸感,讓顧千尋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隨即又恢複了平靜。

“千尋,你要趕緊醒過來知道嗎?顧叔叔和阿姨為了你都急得暈倒了,他們隻有你這麽一個女兒,你不要讓他們擔心好不好?還有,你肚子裏的寶寶也會期待著你醒過來的,然後跟存希一起陪著他說話,給他講故事……千尋,我們都在等你,但是不要讓我們等太久!”

“存希,你聽到了嗎?不要讓我們等太久,一定要趕緊醒過來,照顧千尋和寶寶!”杜楠忍著哭腔,咬著嘴唇說道。

“時間已經到了,你們現在可以出去了。”護士看著兩個人說道。

“走吧,我們先出去。”杜楠聽到護士的話,拉著慕染的手,有些心疼不舍的看著夏存希和顧千尋,然後兩個人都紅著眼眶出了病房。

“嗚嗚……千尋和存希真的好可憐,身上有那麽多傷口得有多痛啊!”慕染趴在杜楠的懷裏,難過的抽泣。

“別哭了,他們一定會好起來的,警方也一定讓夏洛天付出代價!”杜楠咬著牙,說起夏洛天他眸子就怒意一片。

“一定要抓到夏洛天,還有姚娜,我真想不到姚娜那麽可愛的女孩子居然也這麽狠毒!”慕染冷著臉說道。

“她是被愛衝昏了頭腦,簡直就是魔怔了,還想要顧千尋消失,我看她是瘋了。”杜楠想到那個視頻上姚娜說的話,心裏對她也恨了起來。

兩人正說著話,姚達明提著東西走了過來,看著杜楠和慕染焦急的問道“杜楠,有沒有看見姚娜啊!”

“姚娜?她不是在病房裏麵嗎?”杜楠沒有什麽表情的說道。對於姚達明他沒什麽意見,也不會把姚娜範的錯強加到姚達明的身上。

“我剛才已經去看過了,沒有見到人,房間裏衣服碎了一地,問了護士,護士說也不沒有看見。她沒來看存希嗎?”姚達明越說越急了起來,臉上一片擔憂之色。

“我們也才來一會,真的沒有看見她過來,不過之前是夏洛天陪著她的,她身體還沒好能去哪裏呢?”杜楠也皺著眉頭,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姚娜被夏洛天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