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這就是報應

“杜少說的對,您二老先別著急,等結果出來了再說吧。”警察也勸慰道。

“這個畜生……畜生……當初我就不該把他留下,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夏紹海懊惱的咬牙責怪自己當初太心軟,導致如今這樣的慘劇發生。在他潛意識裏,已經相信這件事是跟夏洛天有關係了。

“紹海……嗚嗚……我可憐的小希……”柳如真撲倒夏紹海懷裏,哭得傷心欲絕。

“這都是造了什麽孽啊,老天要這麽對待我夏家!”夏紹海臉色蒼白,顯得很頹廢。心裏很痛,痛得幾乎要窒息。大兒子出車禍去世了,二兒子出車禍還昏迷不醒還沒渡過危險期,三兒子策劃想要害死兒子子,也出車禍生死不明……

杜楠拉著慕染的手,暗自歎息,也不知道該怎麽勸慰夏紹海了,遇到這樣的事情,確實是很難承受。隻希望夏存希能夠早點醒過來,那樣夏紹海心裏也會好受一點。不過,夏洛天的所作所為真的傷了他的心,恐怕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這件事如果真的是夏洛天做的,我一定會親自宰了他!”夏紹海突然紅著眼眶,惡狠狠的說道。

“夏叔叔,您別想那麽多了,如果真是他做的,警察是不會放過他的。”杜楠走到夏紹海身邊說道。

“誰是夏洛天的家屬?”一個醫生從急救室出來,看著眾人急著問道。

“我是!”夏紹海不情願的咬牙回答,現在他都不願意承認他是夏洛天的父親,他說不出口。

“夏洛天的左腿需要截肢,這是手術同意書,趕緊簽了吧!”醫生麵無表情,嚴肅的說道。

夏紹海接過單子,手都有些顫抖,雖然心裏對他有恨,但是畢竟一起生活了這麽多年,拋開他傷害夏存希不說,他還算自己的兒子,看著這截肢的手術同意書,心裏一陣發顫,咬了咬牙,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夏洛天傷的怎麽樣了?”警察上前問道。

“傷的很嚴重,左腿需要截肢,睾丸都被壓破,也需要摘除,以後不能生育了。”醫生接過夏紹海遞來的單子,麵無表情的說道。

“什麽?”眾人都吃了一驚,沒想到除了截肢還需要摘除兩個睾丸……就算夏洛天好了之後,也不能做個正常的男人了。

夏紹海聽到這句話,一個釀蹌朝著旁邊栽倒,臉色頓時蒼白的沒有一點血色。不管怎麽說,夏洛天還是自己的兒子,這樣的結局,他怎麽也接受不了!

杜楠趕緊將他扶住,雖然心裏恨夏洛天,但是沒想到他會傷的怎麽嚴重。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無疑是最大的痛,將會一輩子都活在陰影當中。這大概就是他的報應吧,怪不得別人!

“那我女兒怎麽樣了?我女兒姚娜怎麽樣了?”姚達明趕緊拉著醫生的衣袖緊張的問道。

“您女兒沒事,頭部受了撞擊,隻是中度腦震蕩,還有一些外傷,其他的都沒事。”醫生頓了頓又說道“你們都在外麵等著吧,不要吵鬧。”

姚達明聽到醫生的話,心裏鬆了一口氣,沒有生命危險就好……

現場的氣氛很凝重,透著濃濃的悲傷,杜楠和慕染也不知道該怎麽辦,隻能陪著眾人一起沉默。

“杜少,我先回警局匯報今天的情況,這裏如果有什麽事情的話,麻煩你盡快通知我們。”夏洛天和姚娜都在搶救,他們一群警察在這裏也沒什麽辦法,於是跟杜楠說道。

“好的,那你們先回去吧。”杜楠沒什麽表情的說道。

幾個警察跟眾人打了招呼之後,開車離去。原先被堵著的手術室大門口,一下子顯得空了好多,透著絲絲冷意。

眾人都在手術室外麵等著,夏紹海神情萎靡,雙眸無神,眼眶紅腫,柳如真隻一個勁地流淚,看得讓人心痛。

魯美芸和顧東明緊緊的握著手,心裏很擔心顧千尋,同時也擔心夏存希。看著夏紹海和柳如真傷心欲絕的樣子,兩個人心裏也很不好受,家裏發生這麽悲慘的事情,他們也不知道如何說話去安慰。

警察回了警局,趕緊向黃濤匯報情況。

“局長,夏洛天現在正在搶救,而且傷的很嚴重,現在怎麽辦?等他醒過來還不知道要什麽時候。”警察站在黃濤的麵前,表情嚴肅的說道。

黃濤將喝了一口茶的杯子放到了桌子上,站了起來,表情也很凝重。

“你們繼續尋找所有的證據,夏存浩的那起車禍,肯定跟夏洛天也脫不了幹係。先讓他接受治療,等他好了之後,在進行逮捕。我希望在這段時間內,你們能把所有的證據全部拿出來。”黃濤看著警察認真的說道。

“是,局長,那我現在就下去辦。”

黃濤點點頭,警察轉身離開。

手術過去三個小時之後,姚娜被推了出來,送往病房。夏洛天卻還在手術室裏進行手術。

姚達明焦急的去了姚娜的病房守候,其他的人還在手術室的大門口等著。心裏各不是滋味。

“我想去看看千尋,不知道她醒來了沒有!”魯美芸受不了這裏的氣氛,心裏又恨擔心顧千尋,於是拉著顧東明的手,站了起來。

“好,我陪你去。”顧東明說著跟慕染和杜楠打了聲招呼,要他們好好照顧夏紹海和柳如真之後,就朝著顧千尋的病房走過去。

這時候已經下午六點鍾了,顧東明和魯美芸剛到顧千尋的病房門口,就見到一個護士出來了,於是趕緊問道“護士小姐,我女兒和存希醒過來沒有?”

“暫時還沒有,不過你們不要擔心,病人現在恢複得很穩定。,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會醒過來的。”護士看著兩人認真的說道。

“那……那我們現在可以進去看看他們嗎?”魯美芸拉著護士的手臂,眼神裏帶著些祈求的淚光。

護士看了看時間,然後說道“今天不行,白天你們已經進去過好多次了,等明天吧。”

護士說完推著車子都了,顧東明扶著滿臉失望的魯美芸坐到了病房門前的椅子上,安慰她說道“千尋和存希一定會醒過來的,你別太著急,我們明天就進去看他們。”

魯美芸紅著眼眶點點頭,兩個人就相互依偎的靠在一起,心裏共同擔心著顧千尋和夏存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