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千尋醒來

”郝哥,你去查得怎麽樣了?趕快告訴我!”杜楠見到郝雲,迫不及待的問道。

“你就跟他說說吧,他這段時間很著急。”黃濤坐到了椅子上,端著一杯茶然後指了指邊上的椅子對郝雲說道“做下來說。”

“這件事確實有問題,我們幾經輾轉終於找到了劉慧的老家。這是資料,你看一看。”郝雲說著遞了一份資料給杜楠。

“夏存浩的車禍確實是人為造成的,而主謀就是夏洛天,劉慧的兒子是被夏洛天五百萬收買的,現在還是個植物人,在鄉下的一個衛生診所住院。”

杜楠看著眼前的資料,狠狠的咬了咬牙,狠狠的說道“果然是夏洛天,簡直是畜生!害了存浩哥,現在還想要害死存希,他簡直就是喪心病狂,想錢想瘋了。”

“為什麽劉慧的兒子會被夏洛天收買?那澳洲的那個妹妹又是怎麽回事?”杜楠心裏還是有些疑惑。

“這個也都是夏洛天搞出來的,劉慧的兒子賭錢欠了一屁股債,做生意每次都虧本,為了年邁的老母親和年幼的女兒狠心賣了自己的命。說起來也很可憐,劉慧那麽大年紀的老人,現在帶著個小孫女,還要照顧變成植物人的兒子,真是夠淒慘的。”郝雲想起那副畫麵,無奈的搖搖頭說道“澳洲那個冒充劉慧女兒的人也是夏洛天安排的,後來劉慧不願意離開,所以澳洲那個女人拿了一筆錢將她們三人送到了偏僻的山村,以為我們不會找到。”

“夏存浩的車子會刹車失靈也是黑子事先動了手腳,然後一路上監視他,通知劉慧的兒子跟他相撞,讓我們都誤以為是自然車禍。不得不說,夏洛天的計劃很周密。”郝雲知道杜楠的疑惑,所以不等他發問就說了出來。

“黑子一夥人也已經完全招供了,夏存浩的車禍還有顧千尋的綁架案,以及夏存希的車禍都是夏洛天一手策劃,他找人執行的。”黃濤在邊上說道。

杜楠恨恨的捏著拳頭,心裏騰騰的升起怒火,夏洛天,一定不能讓他有好日子過。

“舅舅,那現在已經證據確鑿,可以逮捕夏洛天嗎?”杜楠冷著眸子問道。

“他現在還在醫院,雖然已經有確鑿的證據,但是還是要等他醒過來身體恢複到正常狀態才能逮捕審訊他。”黃濤認真的說道。

“真是很想立即就將他抓起來!”杜楠狠狠地一巴掌打在沙發上,對夏洛天的恨意越發的濃烈。

“你放心,我們不會放過他的,會時刻派人跟蹤他的最新情況。”黃濤喝了一口茶,然後又說“郝雲,你現在去整理所有證據,在夏洛天病情好起來之後,對他提起上訴。”

“好的局長,那我現在就去下去了。”郝雲走了之後,杜楠也離開了警察局,給慕染打去電話,知道她已經到了醫院,便開車朝著醫院趕過去。

“千尋,你一定要堅強,一定要趕快醒過來啊!”重症病房裏,慕染拉著顧千尋的手,紅腫著眼眶說道“千尋,告訴你個好消息,我也懷孕了,跟你一樣,不久之後就要做媽媽了,所以你要趕快醒過來,我們一起做對快樂幸福的孕婦。”

“千尋……爸媽求你了,你趕快醒過來吧,不要嚇我們了!”魯美芸輕輕的握著顧千尋的另外一隻手,看著她依舊蒼白布滿傷痕的臉,心痛得無法呼吸。

“千尋,存希就在你身邊,醫生說他傷的很重,所以你要趕快好起來給他力量,帶他走出黑暗。”顧東明站在旁邊,認真的說道。

三個人陪顧千尋和夏存希一段時間之後,才不舍的出了病房。

就在三人出去的時候,顧千尋的睫毛微微的顫動了幾下,手指也不自覺的收攏,動了幾下。

“存希……存希……”腦子裏不斷的浮現出夏存希的身影,他滿臉的血跡,蒼白的臉色,被不知名的怪物拽入水中,離自己越來越遠,她不斷的嘶喊,朝著他所在的地方遊過去,卻怎麽也拉不到他的手。

聲音卡在喉嚨裏,怎麽也喊不出來。夏存希的身影消失在了水中,她怎麽也找不到他了。

“存希……夏存希……你在哪裏……”她在水中撲騰,一遍一遍呼喊著他的名字。

“存希……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找不到夏存希的身影,她慌亂焦急,像沒了靈魂一般,迷茫無措。

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打濕了耳邊垂著的頭發。

“存希,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她呢喃出聲,帶著無助和撕心裂肺的絕望,猛地睜開眼睛,眼前的一切都讓她不能適應。

護士在一邊聽到了顧千尋的聲音,然後趕緊跑到她的病床邊上,看著她已經睜開了眼睛,欣喜的說道“顧小姐,你醒了?有沒有什麽地方不舒服的?”

顧千尋見到眼前有一團白影在晃動,耳邊還響起了女人溫柔中帶著些欣喜的聲音。這時候才回過神來,直直的盯著護士。

嘴唇微啟,低沉又沙啞的聲音傳了出來“我這是在醫院嗎?”

“沒錯,你出了車禍,現在正在醫院接受治療。”護士一邊回答,一邊幫顧千尋檢查身體。

“我在醫院?”顧千尋呢喃出聲,隨即又睜大了眼睛,一把拉住護士的手,焦急的問道“夏存希呢?夏存希呢?他在哪裏?”

“你躺著別動,你身上的傷口會裂開的。”護士趕緊將顧千尋按在**。

“告訴我,夏存希在哪裏?我現在要見他。”沒見到夏存希,她心裏好害怕。拉著護士的手,緊緊的不放開,眸子猩紅,淚水決堤,夏存希,你一定不能出事,一定不能!

“你好好躺著吧,他現在也沒事,就躺在你身邊的病**。”護士讓開身子,指了指旁邊夏存希的床位。

“夏存希……夏存希……”護士讓開之後,顧千尋就一眼看見了躺在身邊病**,輸著氧氣,臉色蒼白,渾身纏著繃帶隻露出了臉頰的夏存希。

“夏存希……”顧千尋淚水嘩嘩的往外流,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從病**衝了下來,腳一軟,摔倒在地上,不斷的喊著夏存希的名字。

“為什麽他還沒醒?為什麽?”顧千尋哭著,一邊掙紮著要站起來,可每次都跌倒,護士趕緊上前扶著她。

“他傷得比你嚴重,醒過來還要一段時間,你也不要太擔心,你自己身體現在還虛弱,而且你已經懷孕了,就算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寶寶考慮。”護士認真的說道。

“你說什麽?我懷孕了?我懷孕了?”顧千尋震驚的看著護士,抓著她的手臂,不停的搖著焦急的問道。

“嗯,確實已經懷孕了,五十多天了,所以你要保重身體,這個孩子得來不易。”護士勸道。

“真的嗎?我懷孕了?”顧千尋摸著自己的肚子,有些不敢相信,隨即臉上露出笑意,她懷孕了,那是她和存希的孩子。

“存希……夏存希……你要當爸爸了,你要當爸爸了。”顧千尋身體還是很軟,走幾步就要跌倒,護士也能理解她的心情,於是將她扶到了夏存希的床邊。

“他傷得比較嚴重,你不能撲倒在他身上,更加不能拉扯他的手或者腳,以免造成二次傷害。”護士扶著顧千尋,又說道“我給你搬個椅子,你坐在他身邊跟他說幾句話,我去找醫生過來給你檢查。你自己不要亂動,以免摔倒了。”

護士出去找醫生了,顧千尋淚眼朦朧的緊緊握著夏存希的手,看著他滿臉的傷痕,那都是為了救她留下的印記。想起他們一起墜入山崖,掉入河裏,他那麽拚命的救她出去,還一個勁地安慰自己他沒事。

“你這個騙子……你騙我……”顧千尋嗚嗚的哭著,臉上在也沒有以前的冷清,有的隻是滿臉的擔心和疼惜。

“夏存希……你這個騙子!你不是說你沒事嗎?那你就趕緊醒過來啊!”顧千尋哭著,淚水一滴滴的掉落下來,滴在夏存希蒼白修長的手上,暈染成一朵朵亮晶晶的水晶花。

“存希……我們有寶寶了,你要趕緊醒過來,寶寶需要你……我也需要你。”顧千尋握著夏存希的手,心裏一遍一遍的痛,看著他傷成這個樣子,恨不得這一切都由自己承受。

“我現在才明白,我是如此的在乎你,如此的離不開你,後知後覺的愛上你。你醒過來告訴我,現在還不晚!”顧千尋很害怕,害怕沒有夏存希的日子。她都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心裏已經悄悄的駐進了一個夏存希。

“存希……趕快醒過來好不好?趕快醒過來!”顧千尋哭著,一遍一遍的祈求著上蒼,讓夏存希趕快醒過來。

剛醒過來,身體還很虛弱,頭也跟著暈乎乎起來,身上受過傷得地方很痛,痛得撕扯著她的神經。她咬牙堅持,不願意放開夏存希的手“存希……趕快醒過來,我們有小寶寶了,這個小生命這麽堅強,你這個當老爸的怎麽能輸給寶寶呢?你要給寶寶做好榜樣,我們等著你。”

顧千尋的聲音越來越低沉微弱,身子也跟著顫抖起來,眼前跟著模糊起來,身子一歪,就要朝著邊上倒過去。這時候醫生護士正好進來,趕緊將她扶上了病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