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三人受傷

“明哲……啊……”顧千尋夢見範明哲被掩埋在了泥土裏,她怎麽找也找不到。身上的痛楚襲來,痛得她大叫。

她睜開模糊的眼睛,眉頭緊緊的皺著,周圍一片白色,空氣中混合著消毒水的味道。

“明哲……明哲……這是在哪裏?”顧千尋焦急的尋找著範明哲,頭還有些暈,不顧身體的疼痛要掙紮著坐起身來。

慕染正從門外進來,看見顧千尋醒來,高興得不得了,走過去舒了一口氣說道“千尋……你終於醒了。”

“範明哲呢?”顧千尋拉著慕染的手,焦急的問道,他不要出什麽事情才好。

“那個死渣男,要不是他,你今天也不會躺在這裏了,要是我們去晚一點,沒準你就一命歸西了!”慕染有些後怕的說道,心裏對範明哲又多了幾分憎恨。

昨天慕染跟杜楠在九點等了好久也不見他們回來,電話都打不通,又聽說雲山那邊有山體滑坡,才趕緊找人去尋找他們幾個,找到他們幾個的時候,幾人個身子都被泥石掩埋了大半,雖然她沒親自見到那副場景,但是聽到杜楠回來說的時候,她差點嚇暈過去。

慕染,告訴我,他到底怎麽了樣了?”顧千尋不聽慕染的抱怨,拉著她的手焦急又緊張的問道。

“你給我好好躺著……他沒事,在醫院呢!”慕染皺了皺眉頭,將顧千尋往**扶,看來顧千尋這次是真的原諒他了。

“真的?我要去找他……慕染,告訴我他在哪裏!”顧千尋抓著慕染的手,知道他沒事,她心裏總算舒了一口氣,但是依舊擔心不已,他傷得那麽重,不知道會怎麽樣。

“千尋……你給我躺好了,要去看他也行,先把東西吃了,不然我不會告訴你他在哪。”慕染將手裏的粥遞到顧千尋麵前,看著她現在這個樣子,心裏說不出是什麽滋味,總之,就是那個範明哲的錯,那個渣男永遠都不醒來才好。

“我現在就要去看他!慕染帶我去好不好!”顧千尋有些祈求的看著慕染,臉上掛著淚水,他是為了保護她而受的傷,她心裏很擔心很焦急,現在她隻想看見他安然的樣子,不然心裏總是放不下。

“不行……吃了再去!”不容拒絕的語氣,臉上有些不悅,她都昏迷了一天了,什麽東西都沒吃,看得她心痛不已。

顧千尋見慕染堅決的語氣,隻得將粥接了過來,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卻沒有什麽胃口。

“我吃飽了,帶我去吧!”顧千尋快速的將碗裏的粥吃了下去,抹了抹嘴就要起身出去。

“真是被你氣死了……你就這麽放不下他嗎?他又不會死!”慕染皺著眉頭抱怨的說道。見顧千尋這麽堅持,也隻好扶著她朝著範明哲的病房走去。她自己的腳也還沒好完全,兩個人隻能互相扶著走。

“你們這是要去哪裏?”杜楠走到門口就見兩人扶著走了過去,趕緊跑過去扶著慕染。

“她一醒來就要去看那個渣男……”慕染沒有什麽表情的說道。

“你坐一會吧,我帶她去。”杜楠也皺了皺眉,將慕染扶到旁邊的椅子上坐好。

“你陪著慕染吧,你告訴我在哪個病房,我自己去!”顧千尋心急得不得了,恨不得馬上就見到他。

“好!”慕染還真是不想見到範明哲,揮了揮手,杜楠就扶著慕染到了範明哲的病房。她推開門,見到範明哲還躺在病**,輸著氧氣,邊上還有醫生護士在做著檢測。

“明哲……”顧千尋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甩開杜楠的手臂就衝了過去。

“醫生,他怎麽樣了?怎麽還沒醒過來?”顧千尋見範明哲臉色蒼白,頭上纏著繃帶,擔憂的問道。

“他傷的太重,主要是石塊砸到了大腦,重度腦震蕩,昨天已經做了手術清理了腦子裏麵的淤血,不過,什麽時候醒來也要看他的意誌。”醫生檢查完之後,對著顧千尋說道。

顧千尋聽到這些話,心裏很痛,走到床邊握著範明哲的手,眼淚掉了下來“醫生,他不會有事吧?”

“這也要看情況,最嚴重的就是變成植物人,或者失憶變傻,不過,現在不會有生命危險,病人需要休息,請你出去等吧!”醫生收拾好東西說道。

“我陪他一會就出去,就一會……”顧千尋聽到醫生的話心裏頓時沉重了起來,變成植物人或者變傻了,他以後可怎麽辦?

“那好吧,不過不能呆太久。”醫生見顧千尋傷心的樣子也不再拒絕,叫了護士出了病房,留下杜楠和顧千尋在裏麵。

“他會沒事的,你不要太擔心,你自己的傷還沒好呢!”杜楠擔心的勸說道。顧千尋到現在都沒有問夏存希怎麽樣了,這讓杜楠有些失望,更替他的付出覺得不值,看來這個範明哲在她心裏的位置不是夏存希能比得了的,皺了皺眉,他也不想呆在這裏,轉身準備去看夏存希。

“明哲……我是千尋……你趕快醒過來啊,隻要你醒過來你說什麽我都答應你!”顧千尋坐在床邊,將他冰涼的手握在手心,聲音顫抖的說道。

現在她才知道,她還是那麽在乎他,以前的那些驕傲和憤恨統統都隨著他的受傷變成了雲煙,隻要他能夠醒過來,她覺得什麽條件她都可以答應。

看著他蒼白的臉,緊閉的雙眼,顧千尋很害怕他就這樣永遠睡過去,流著眼淚痛苦的喊道“明哲……明哲……你聽到我說話沒有,你要堅強,隻要你醒過來,我們就重新開始……”

範明哲躺在**,依舊沒有絲毫的變化,房間裏隻能聽到顧千尋哽咽的痛苦呼喊,以及檢測儀器的滴滴聲音。

杜楠扶著慕染到了夏存希的病房,他也還沒有醒來,雖然沒有傷的範明哲那麽嚴重,但是也並不輕,俊美的臉此時蒼白的幾乎像一張白紙,整個人看起來讓人忍不住心疼,卷翹的睫毛覆蓋著眼睛,不時的微微顫動,眉頭輕鎖,看起來很不安穩的樣子。

“小希……”慕染走到床邊輕聲喊道,夏存希現在這個樣子,讓她止不住的心疼。

杜楠也皺著眉頭,擔心不已,夏存希受傷的事情都瞞著,要是他爸媽知道後那還不得傷心欲絕,昨天找到他們之後因為怕時間來不及就送到了離宏村最近的縣醫院,幸好這裏醫療條件不算太差。

咳咳……妞們有什麽票都砸過來吧……留言也要……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