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清談與修禊,官吏的風雅愛好(三)

曆代帝王貴族都喜好玉石,而尤以明清為甚。明代時,“良玉集京師”,宮廷“禦用監”下專設有玉作坊,從事玉器製作。清代的乾隆皇帝也嗜玉如命,糜費巨資,以求精品。所謂上有好之下必有甚,好玉之風風行全國。趙汝珍在《古玩指南》中對清代官場士大夫的愛玉風尚有一段淋漓盡致的精彩描述,他寫道:“凡京中之中上等社會人物無不腰纏累累玎玎璫璫者,居則以玉為消遣之品,行則以玉表示富厚之征,朋友相見必以所得之玉相誇示,集會談話必以玉為主要論題。居家無玉宛如非士大夫之宅第,服飾無玉直同非完整之衣履,身上無玉似不便與友朋相會,無玉之知識直不能插入友朋集體集會之談話。玉之重要如此,故社會人士無不竭力求之者。”

官員們之所以尚玉,因為玉是他們財富和等級名位的“護照”,是一種變相的“名片”。古代官場每每以貌取人,以衣待人,官員們自然不可等閑視之。玉總是與金相提並論的,和財寶有關,漢字中與玉旁有聯係的字都代表財富。官員佩的玉越好,表示他的財富越多,地位也越高。古時玉作為封官拜爵之用,國君和諸侯以及大臣,所執的玉就各不相同,以示爵位級別的高低。官場尚玉的另一個重要原因還在於,玉是美好的象征,人們把玉比為修身的標準和個人的品德,具有一種社會道德的含義。《禮記》中記載的孔子語:“夫昔者,君子比德於玉焉,溫潤而澤,仁也;鎮密而栗,知也;廉而不劌,義也;重之如墜,禮也;叩之其聲清越以長,其終詘然,樂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達,信也;氣如白虹,天也;精神見於山川,地也;圭璋特達,德也;天下莫不貴者,道也。詩雲‘言念君子,溫其如玉’,故君子貴之也。”以玉比作君子的德行,代表君子的仁、義、禮、智、忠、信。《春秋繁露》則說得更為明確:“公侯贄用玉,玉潤而不汙,至清潔也,故君子比之於玉。玉有瑕穢,必見於外,故君子不隱所短。”所以《禮記·玉藻》雲:“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無故,玉不去身,君子於玉比德焉。”官場中的士大夫官員們很自然地愛玉、尚玉、佩玉,玉比自己的德行,以顯示自己品行端直,心潔如玉,是堂堂正正的君子。屈原出於汙泥而不染,遭受奸臣小人的打擊,故在《九章》中感歎:“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以美玉比自己的德行。屈原是位忠臣,自然可以以玉自比,而官場中的奸臣、酷吏往往以玉作比,標榜自己,這純粹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扇,本是消夏驅夏之物,後來也被認為可以表現一個人的風度和才學。上知天文,下曉地理的智人諸葛亮就手執一柄鵝毛扇,瀟灑自如,從容指揮千軍萬馬,談笑間破敵攻城,一副儒將風姿。羽扇綸巾遂成為文人高士的象征。魏晉南北朝時,在扇麵上繪畫、寫字已相當普遍,官員們常以手持名家書繪的扇子來表示自己高尚文明的修養。曆史上就流傳著書聖王羲之題扇的軼事。王羲之見一位老太婆叫賣六角扇,但買者甚少。王羲之於是取過扇,各寫了五個字,老太婆歎息字太少,王羲之說,沒關係,隻要到官衙前叫賣,並說是王右軍寫的,就能賣百兩黃金。老太婆半信半疑地照辦,果然官員們競相購買,賣得百兩黃金。範曄、陸探微、顧寶元等名書家、名畫家,也經常為官員,甚至皇帝書繪扇麵。折扇自宋朝從日本從傳入中國後,在士大夫中廣為流行。他們手持白扇,踱四方步,輕搖徐扇,自感風度翩翩,學富五車,於是玩扇的風氣愈來愈濃,成為官員們必備之物。書畫扇的風氣也日盛,官員不惜重金求購名家扇麵上的隻字片畫。蘇軾、明四家、畫中九友、清揚州八怪、金陵八家的扇麵手跡是官場中公認的精品,最為時髦。由於扇在官場中主要不再是引風逐暑之物,而代表身份地位和才學,因此製作也越來越精美。扇麵用槌金、灑金、泥金、烏金、發箋、礬絹等材料製成,扇柄下還飾有用伽楠、沉香或漢玉小玦及琥珀、黑水晶等名貴之物精雕細刻而成的扇墜,以及彩色流蘇。官場士大夫們中形成喜扇之風,人皆好之,隨身攜帶,必不可少,以顯示自己滿腹經綸,精通文墨。《知寒軒譚薈》中記載,清光緒年間官員們“所持皆此物”。

玉、扇都是官員士大夫所喜好的,古玩更為官場時興。古玩包括很多,諸如秦磚漢瓦、銅鏡、古印、鼎彝、古瓷、古書畫等。曆代上自宮廷、豪門貴戚,下至一般的官員,都愛好古玩,講究古玩。官員愛好古玩一則為附庸風雅,當然官場中也不乏能真正鑒賞品玩之人;另外這也是消極避世,明哲保身的萬全之策。封建社會中,皇帝家天下,獨斷專行,官員雖吃皇俸,代管百姓,可也不敢輕易談論朝政,一言不慎,便可能帶來血光之災,甚至禍滅九族,行為也受到官箴的諸多限製。於是玩古玩便成了一種極好的消遣方式,樂得清閑。

古玩在官場中除此之外,還別有他用。古玩雖小雖舊,但價值連城,因此收藏古玩極利於招財斂寶,保值十分方便穩妥,而且又利於洗錢。一舉數得,何樂而不為。官吏有了錢明目張膽地購田置地,不被禦史參奏一本也要被社會非議。而古玩是沒有定價的,價值一千元的東西,或許一元就能買到,官吏收藏有數倍於他俸祿的古玩,也說得過去,為事理所容。因此收藏古玩成了官吏隱藏其不義之財的好辦法,成了作官的一種訣竅,為曆代眾多的官員所采用。官吏升遷不定,全憑皇帝一句話,隨時得聽候調撥。在京師任職時有錢就買田置地,如要外調,事情就麻煩了。這古玩體積小,重量輕,隻需往箱子中一放就可趕赴新任,比黃金珠寶還方便。正由於官員好收藏古玩,且古玩體小價昂,因此有人別辟蹊徑,使其成了求職辦事的敲門磚,以代替孔方兄。古時官場總是和錢相連的,賄賂之風盛行。賄賂官員用現錢終覺難堪,且容易被別的官員抓住把柄,以古玩代錢就是一種可行的好方式,故風行一時。《水滸傳》中的生辰綱便是梁中書送給當朝權貴蔡京的大批古玩。反映明代社會習俗風情的《金瓶梅》中也寫道:西門慶為巴結蔡京,送給其門生山東巡按禦史宋鬆原一個古玩爐鼎,而當上了清河縣的千戶,管理一方治安。

官場收存古玩成風,因而也出現了大量古玩店。何彤雲在《賡縵堂雜俎》記道:“京師琉璃廠,列肆如雲,古董居其大半。”古玩店中有些十分有名。如“博古齋”、“德寶齋”、宜古齋”、尚古齋”以及“廣文齋”等。這些古玩鋪通過古玩與官場緊緊地聯係在一起。在不準公開買官時,某個官職有了空缺,價值一萬元,想補缺的人直接用錢買官有失雅觀,於是賣官的人就把不值一文的破銅爛鐵送到古玩鋪,要價一萬元,而求缺的人就以一萬元通過古玩鋪買下。如此一轉折,受賄賣缺的蛛絲馬跡就被抹掉了。任何參奏,任何調查都不能獲得犯法的實據。因此古玩也就成了賣官買缺的媒介,官場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東西。

官場中人都極重體麵,他們雖富,但也會遇到手中現錢不夠的時候。上當鋪有損官麵,向別人借也欠妥,最好的辦法是以古玩來救濟。如某官缺錢一千元,於是就把價值二千元的古玩送到古玩鋪中,請其代為出手,開價一萬元,聲稱已玩膩了,另外尋得了珍品,手中尚缺一千元,請求借給一千元。古玩商深諳其道,知道這價值二千元的古玩要價萬元,是絕對賣不出去的,但有此作抵,也樂於借給官員一千元以作周轉之用。這種方法既弄到了錢,又不露窮像,官員們對此十分滿意,故遇手頭周轉不靈時常用此法。要知道,敗壞家業,暴露家道衰敗,古人是很以為恥的,何況是作官之人。

重要官吏的升遷任命大權都操在權臣之手,各省的督撫身在京外,消息閉塞,對權臣的愛好、忌諱、喜喪之日有所不知,或把握不準。而由於權臣收存古玩時,常與古玩商接觸,古玩商也就深得其信任。名戲《一捧雪》中湯裱褙正是如此,而受到奸相嚴嵩賞識。於是,各省的督撫就暗中囑托古玩商為他們探聽,為他們周旋。古玩商對各朝臣知之甚詳,因此周旋自如,辦事水到渠成。清末時,外省官員對京中朝臣的一切應酬都完全由古玩商代辦了,其花費多少銀兩,送了些什麽古玩,外官都一概不知,隻是到年終的時候開一筆總賬付款而已。因此全國的重要官員無不以購買古玩,結交古玩商為晉爵保祿的台階。趙世珍在《古玩指南》中感歎道:“一般謀差求缺之輩必於古玩商場求出路,不精熟於古玩能於官場中立足耶?”由於古玩對官場影響頗大,因此以至有些古玩商甚至操縱官員的任命。古時候,科舉考試隻重考試,不太重資曆。當一介窮書生連中三元,候缺等待下放時,需要大量的錢財應酬,而窮書生囊中羞澀,哪來那麽多錢。於是古玩商出麵代為包辦,一切所需的費用均由其墊付。等到大功告成,窮書生得到任命後,古玩商就派賬房先生去收成本和利息。倘若食言,那窮書生即使得到了任命,由於古玩商從中作梗,也上不了任,吃不上官俸。因此一些渴望步入官場的人都紛紛巴結古玩商,以謀求鼎力相助,並許諾事成之後重酬回報。

總之,收存古玩官場之風,是官員附庸風雅,公餘消遣,積錢保值,送賄受賂,升官謀缺,進身保祿的方法。古玩成為官場喜好之物,也就身價百倍,日漸昂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