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舒顏憤怒的轉頭,正好看到沈天龍臉上帶著笑容的看著她。

蔣舒顏蹙緊眉頭直接的拿著那本缺頁的書來到了江樂雲的麵前,在他的臉上大力拍了一下,惹得他連忙的縮了一下脖子。

“你幹嘛啊?”江樂雲十分無辜的開口。

“你說幹嘛?笑的這麽歡,不知道我心情不好麽?”蔣舒顏一副理所應當的開口。

江樂雲繼續無奈,索性直接的不開口說話了,默默的開著車,蔣舒顏也沒有再說話,反而手裏一直懷抱著那本書,將腦袋靠在車窗上,不知道在想著什麽鬮。

江樂雲歎了一口氣,將她送到了學校裏麵,到了學校,蔣舒顏衝著他點了點頭隨即離開,他怎麽會忽略的掉她眉宇之間的苦澀呢。

蔣舒顏才走進學校就發現不時的有女生對她指指點點的,而且更有甚者在她的麵前就喊什麽小三之類的。

蔣舒顏對這個詞很敏感,所以很快的也就看出來了,這些人還真的是衝著她來的,但是心裏不免鬱悶,不知道他們為什麽這麽看著她,為什麽再背後議論她哦。

她的心裏越來越覺得不安,直接的上了宿舍樓,她才打開門,就看到田甜神色慌張的看著她,典型的有事情瞞著她。

蔣舒顏直接的將書放在一邊,隨即走到了田甜的麵前,看著田甜忍不住開口,“田甜,究竟是怎麽回事兒?我覺得咱們學校裏麵的人都怪怪的,用一種很怪異的眼神看著我,你知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兒啊?”

田甜不由的幹笑了一聲,隨即拍了拍蔣舒顏的肩膀,說道,“舒顏寶貝,其實什麽都沒有,你就放心吧

!”

蔣舒顏心裏雖然疑惑,但是還是沒有問出來,而且今天實在是沒有心情跟田甜談論這個問題。

蔣舒顏趴在桌麵上,看著書的眸子就是怎麽看不進去,腦袋裏麵更是一遍一遍的回放著沈天龍擁著冷凝香的畫麵。

一想到這裏蔣舒顏就覺得鼻子酸酸的,她爬出來他從來都你會追,要是會追了,蔣舒顏怎麽都不至於變成這樣吧。

田甜覺得有些不對勁直接的走了過來,看到蔣舒顏竟然在哭,她的心忍不住緊了一下,連忙問道。

“舒雅寶貝,你怎麽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你告訴我,咱們找丫的報仇去!”田甜很仗義的開口。

蔣舒顏不由的看著田甜,伸手將臉上的淚水擦淨,直接的摟著田甜就抱了過去,田甜更是竟然還拍著蔣舒顏的背,臉上滿是安慰的神色。

“舒顏寶貝,你是不是又被那個人傷了,你聽我的好不好,忘記這個人!”田甜鮮少這麽正經的說話,蔣舒顏一時間還真的被她唬住了。

“田甜,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了,你說我怎麽辦?他竟然對以前的女朋友還有情,你說我真的怎麽辦?”蔣舒顏眸子裏麵再次的噙滿了淚水說道。

“那麽就忘記他,徹底的忘記他,對你對他都有好處,而且他竟然還該死的又去找女人!這樣的男人更加的不能要!”田甜憤憤的開口。

“這樣的男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別心他的鬼話,他要是真的知道保護你怎麽不知道護住你呢?”

蔣舒顏微微的搖了搖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麽辦,因為田甜說的不錯,沈天龍一次一次辦的事情真的讓她很難受,

她怎麽都接受不了,昨天還跟她纏綿的男人,今天卻抱著另外的一個女人。

那樣的人隻會讓她覺得很虛偽罷了。

沈天龍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手裏拿著相機,不停的翻看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隨即這才看清,地麵上竟然跪著一個人,他的臉上不由的冒著冷汗,不時的抬頭看著辦公桌上的人,渾身更是哆嗦的厲害

“說吧,是誰讓你這麽做的。”沈天龍淡淡的問道,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跪在地上的人倒還算有點骨氣,愣是什麽都沒有說,坐在上麵的沈天龍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不由的開口,“要是我將這個相機交到警察的手上,再隨意的說你看到了美女,竟然被美女所誘惑,先奸後殺了。”

跪在地麵上的人這才閃現說驚恐的神色,不由的開口,“沈總,不要啊,我也隻是為了混口飯吃,還請沈總不要見怪啊。”

“不見怪?你可是拍了我的女人半年之久了吧?我一直都沒有找你但是卻不代表你可以任意妄為!”沈天龍大聲的嗬斥道。

跪在地上的人再次的哆嗦了一下,然後垂下了腦袋也不敢去看沈天龍了,沈天龍衝著榮昊明使了一個眼神,榮昊明連忙會意,直接的翻著那個人的身體,找到了一部手機。

沈天龍直接的翻弄著那個手機,臉上掛著淡然的神色,突然,一個人的名字映入到他的眼前,沈天龍隻覺得渾身呆怔了一下,連忙問道,“這個小米是誰?”

跪在地上的人神色變了變,臉色更是蒼白的厲害,但是卻閉著嘴巴並不回答,沈天龍的眸子裏麵閃著不耐的神色,直接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

“昊明,去把他送到警察局,讓他做一輩子的牢,我告訴你,我雖然殺不了你,但是讓你在裏麵做一輩子牢這個實力還是有的。”沈天龍冷冷的說道,似乎對他沒有了一絲的興趣。

榮昊明領命,直接的拽著他的胳膊,就向門外走,那個開始以為沈天龍是嚇唬他的,但是看到現在這樣的情景,心裏也懼怕了起來,連忙的開口。

“我說,我全部都說。”他當然知道沈天龍有那個能力讓他在牢裏呆一輩子了,他可不想為了錢把自己的自由都奉獻出去,他還沒有那麽高的節操。

“說吧,是誰指使你跟蹤蔣舒顏的。”沈天龍點燃了一支煙,慢慢的吸允著問道。

那個看了看坐在辦公桌上的沈天龍又看了看站在一邊的榮昊明這才開口,“是一個女人叫我這麽做的

。”

沈天龍的臉上沒有一絲意外的神情,繼續看著跪在地上的人,眸子緊緊的眯在一起,等著他的下文。

華語第一言情為您提供最優質的小說在線閱讀。

“那個女人叫錢小米,她一直讓我跟著蔣舒顏,讓我拍下她的所有照片,每個月都來要一次。”那個說道。

沈天龍淡淡的點了點頭,示意榮昊明將手裏的相機還給他,榮昊明拿去一旁的相機遞給了他,跪在地麵上的人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沈天龍,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麽意思。

“今天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你沒見過我,我也沒見過你,而你繼續跟蹤蔣舒顏,錢小米那裏也不必說什麽,昊明,一會兒給他拿十萬塊。”沈天龍淡淡的說道。

那人臉上閃過一絲驚異,但是很快就壓抑了下去,榮昊明點了點頭,隨即打算將那人帶出去,就快到門口的時候,沈天龍的聲音再次傳來。

“記住,今天的事情不要說出去,要不然我不能保證你還會在這個世界上。”沈天龍冷淡的聲音傳來,那人不由的哆嗦一陣隨即走了出去。

榮昊明走進來站在沈天龍的旁邊,臉上掛著疑惑的神色,不由的問道,“老板,錢小米是半年前開始派人跟蹤舒顏的,那時候你們可還沒說到訂婚吧?”

沈天龍的唇淡淡的勾起,隨即吸了一口煙,喃喃道,“想必是早就有預謀的,而且錢小米這個人不簡單,上次我叫你去查,你什麽都沒查到?”

榮昊明的臉上立刻露出尷尬的神色,點了點頭,“老板,這不怪我啊,我確實什麽都沒查到啊。”

沈天龍突然轉過臉看了榮昊明一眼,隨之點了點頭,“公司的事情我也懷疑是她做的,這樣,你讓幾個股東低價拋股份,最好傳出泰達要倒閉的消息,到時候便知道誰是內鬼了!”

———————————————————————————————————————————————

華語第一言情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