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忽然,一陣生硬而短促的聲音響起——是匕首滑破肌膚發出的聲音!

柔美的月光傾斜而下,刀刃上沾著一抹豔紅色的血漬,看上去鮮亮而刺目。溫熱的鮮血從冷凝香如象牙般白皙而光滑的脖頸處汩汩淌出……

“乖寶貝,別叫喚了。都已經這麽晚了,在這個犄角旮旯的偏僻角落裏,是不會有人多管閑事的。你就從了我吧!”男人說著唇角邊浮起一片邪魅的笑意。

脖頸上傷口處的疼痛開始變得麻木,溫熱粘稠的血很快浸濕了冷凝香的衣領。當見識到眼前這個男人的殘忍和粗暴之後,冷凝香再也不敢亂動了。

流血了……鹹腥的味道,刺激著冷凝香的五官,增加了她內心的恐懼感。好可怕,原來……原來這男人根本就是個變態的殺人狂魔!

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冷凝香徹底呆住了。她顫栗著,睜大雙眼惶恐地望著他手上寒光閃閃的匕首,仿佛那把淌血的匕首隨時隨刻都有可能再次紮進自己的體內。

不!她現在還不能死……

見冷凝香終於屈服了之後,男人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

雖然之前劫財劫色的事情做多了,但今天晚上無疑是最讓他亢奮的一次。要知道在征服這個潑辣的小玫瑰的過程中,他是多麽不容易。

男人摟住冷凝香的腰,將她之前高高架起的腿放下,一把將她抱入懷中,指尖肆意沿著她精致曼妙的身體遊走著,身-下難以壓抑的火熱緊緊地抵住冷凝香的小腹

無奈之下,冷凝香勉強忍住了胃內翻江倒海的惡心,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隨著兩個人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褪去,男人的喘氣開始變得越來越粗重,而冷凝香則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冰涼無力。

想起往日連最愛自己的總裁,都舍不得多碰自己的身體一下。可到頭來,自己卻被這麽個窮凶極惡的歹徒給霸占了,冷凝香很不甘心。

當暴烈的男人如同狂獸般在她傷痕累累的身軀上馳騁的時候,或許是因為神經已經麻木,冷凝香忽然感受不到疼痛,她隻是默默的,默默的承受著屈辱。纏綿的摟抱中,屈辱的淚,混雜著粘稠的鮮血,不斷沿著她的臉頰不斷往下淌……

而就在這時候,忽然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雄渾而寬厚的呼喊聲!

“凝香……凝香……”

冷凝香一下子就辨認出這是沈天龍的聲音!她能夠肯定,這絕對不是幻聽,他來了,天龍他真的來救自己了……

希望如同火苗般在她的心頭迅速點燃。

一時間,冷凝香也不知道是從哪來的勇氣。她拖著傷痕累累、耗盡了氣力的身軀,推開正在自己身上“動作”的男人,像瘋了一樣跑了出去。

“天龍……天龍……”

冷凝香扯開嗓門大聲叫嚷著,趔趔趄趄著朝剛才聲音傳出的聲源處倉皇逃去。

“你他-媽的快給我站住!”欲-火焚身的殘暴男人怎料到之前都已經“從了自己”的冷凝香,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如此的不肯配合?

他惡狠狠地叫囂著,握緊手中滴血的匕首衝了上去……

———————————————————————————————————————————————

第二更奉上~~~精彩明天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