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對於張揚來說收獲是非常大的,心法一舉突破了第三層,更讓他驚喜的是無名掌法的威力讓他感到乍舌。

說是拳譜其實裏麵記載的都是一些掌招。

無名掌法共分為八式,分別為落英繽紛、天寒的凍、狂風暴雨、電閃雷鳴、天甭地裂、宇宙洪荒、星辰大地。

這些招式一招比一招的威力大,以張揚的能力也勉勉強強的練成了第一招,但就是這最後一招也已經讓張揚收益無窮了。

雖然隻是一招,但每招中還是涉及到了身法步法的配合,所以張揚並不是單單隻學了幾招掌法那麽簡單而已。

張揚也許還不知道,他這一失蹤不要緊,卻苦了負責監視他的女警方曉燕。張揚讓監視他的方曉燕在心裏問侯了不知多少遍。有時曉燕如果不是已確定他確實請過假了,甚至會懷疑張揚是不是畏罪潛逃了。曉燕已在心中暗下決心下次見到他一定要讓他好看。

夜涼如水,城市中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燈火通明的夜市,嘈雜的人聲、車聲、無不顯示著這城市的生命力。

“哥哥,你到底要帶我去那裏呢?我都快走不動了!”一個小女孩正氣鼓鼓的對張揚說道。

“這可是你自己要跟著我的,我可沒有要你來啊!”張揚有些無奈的說道。至從張揚回來以後,這粘人的小女孩就開始粘著他了。這件事情還要從上個月開始說起。張揚家隔避街的住宅區一樓搬來了一家外地的新住戶,由於夫妻還帶了一個十四歲的女兒,但由於夫妻倆經常的出公差,留下了女兒一人在家怕無人照顧,在了解到附近的情況後,厚著臉皮登門求助,希望在他們夫妻倆都不在家時女兒晶晶能得到張揚家的照料,並且願意付高價的費用作晶晶的生活費。張揚的『奶』『奶』是個熱心腸的人,加之小晶晶確實非常的討人喜愛,兩家一拍即合,從那時起隻要晶晶的父母一不在家,晶晶就會過來蹭飯吃。本來這也沒什麽,但令張揚非常不解的是晶晶這小妮子對張揚這一幅生人莫近的模樣並不感到害怕,反而是十分的願意和他在一起,隻要張揚在家讓她逮著了就非要纏著他不可,不是要張揚陪她玩繩繩就是要張揚陪她看動畫片讓張揚煩不甚煩。對此張揚的『奶』『奶』似乎並沒有什麽意見,隻是笑嘻嘻的看著他們似乎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

這不張揚才剛回到家就被她以張揚無故失蹤,害得她十天沒人陪為由要張揚帶她出去玩。

“你……欺負我!我要告訴『奶』『奶』!”晶晶一聽張揚這毫不客氣的話,小嘴一嘟幾乎要哭出聲來了!

“我……好好好,我的小姑『奶』『奶』,哥哥怕你了,別哭了!”

就在這時,張揚似乎聽到了異響,定睛一看強方似乎有一個人影正向這個方向跑來。步伐蹣跚,渾身浴血,正被身後兩個提刀男子追著,看他的樣子即使是正常的情況下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你好好的在這呆著,哥哥過去救人!”張揚淡淡的看著被這慘烈的場麵嚇的有些發抖的晶晶。

晶晶無意識的點點頭,隻是緊緊的抓著張揚的衣角有些不肯鬆手。

不過在張揚帶著安慰的目光下晶晶才漸漸的鬆開了他的衣角。

後麵的兩個提刀男子很快的就追上了那個中年人,兩把刀已是狠狠的向他的身上猛砍了過下去,就在那個中年人已是滿臉絕望的時候,一個身影竟是憑空的擋在他的麵前。兩個男子但覺眼前人影一閃,兩人肩上一痛,就這麽連人帶刀的被踢飛了出去。等他們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來的時侯,發現眼前多了一個人。

“你是什麽人?竟敢管我們兄弟的事,不想死的話,敢快離開,不然等到作了刀下亡魂的時候就遲了。”其中一個帶刀男子狠聲說道。

“哈哈!那你們盡管一試!”張揚無所謂的道。

“好!既然你不見棺材不掉淚,那我就成全你!”兩個男子一左一右的極速向張揚衝了過來,兩把刀分別從上下兩段橫掃過來,從刀的位置上看來已封殺住了張揚所有可以閃避的空間。從兩人配合的非常默契程度上可以看出他們已是個老手了。

但這極速也隻是在旁人看來,在他的眼裏即使是他們的速度再快上一倍,在他的眼裏也比螞蟻快不了多少。

“嘿嘿!”冷笑了兩聲。張揚對著衝上來的兩人就是兩個巴掌。

“啪!啪!”的兩聲。可憐兩人還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身子就由如騰雲架霧般的飛了出去。

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兩人,是生是死已不再在他的考慮之中了。

他比較感興趣的是那個被追殺的中年人,如果不是他掌握著什麽重要的東西應該是不會惹來這麽大的殺身之禍的。

“你沒事吧!”對這已躺在地上呻呤出聲的中年人,張揚問道。

“我……我快不行了,小兄弟你能幫我個忙嗎?”那中年人充滿希冀的眼神望著張揚,那眼睛裏充滿著乞求。

“說說看如果能幫的話我盡量幫,但如果叫我去幫你報仇的話那就勉了!”張揚淡淡的說道。

搖搖頭。那中年人以充滿淒涼的聲音笑道:“想不到我厲天行,縱橫一生,最後竟然死在自己最信任的兄弟手下,我實在不甘啊!”歎了口氣厲天行望著張揚道:“小兄弟我當然不會有這麽過份的要求,是非自有公道,以那人的所作所為我相信自有人會收拾他的。但我想要你幫忙的是將我身上這塊黑旗令到解放路37號交個一個叫周吉的人,告訴他我是死在潘海平的手裏,讓他用黑旗令接掌黑旗幫,替我報仇,並托他照顧我的家人。”說完厲天行拿出身上的一快令牌,眼睛直直的盯著張揚。

“放心吧!我答應你!”張揚心中雖然另有想法,卻也不想讓一個即將就死的人死不瞑目。

“謝謝……”厲天行終於放心的閉上了眼睛,卻不知道就在他閉目的那一刹那,張揚換了一副臉孔。

“哈哈哈!厲天行。對不起了,我並不是一個什麽好人,你所托非人了。黑旗幫是吧!我會接收它的,你的家人我也會好好照料的,作為對你的補償,我會幫你報仇的!”看著手中的黑旗令,張揚冷笑了一聲漸漸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有推薦的兄弟們,來點推薦啊!不要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