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還算熱鬧的房間,一下子安靜下來了。

看著三十把黑洞洞的衝鋒槍,和近在眼前的手槍。夏蒼平額頭上的冷汗直冒了下來。他原本所恃的也就是自己手下這幾十把槍,現在這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實在想不到黑旗幫什麽時侯變的這麽有實力了。在南閩三十把衝鋒槍絕對是一支可以令所有人為之側目的力量了。

和夏蒼平一起來的四大堂住頓時傻眼了,看著三十多支黑洞洞的槍口頓時讓他們兩腿發軟。還沒等他有所反應就被邊上的人一腳踹在了地上。

“放下武器,全部趴下!”一道道威嚴的聲音從邊上傳了過來。看著那些殺氣騰騰手拿武器的人,夏蒼平和四大堂主帶來的手下不得不將手中的槍和刀都扔在了地上。

“幫主,這……這是誤會!”夏蒼平冒著冷汗說道。

“這也叫誤會!”張揚冷冷的指著剛才被用槍指著的地方道。

“好,那你說要怎麽樣吧!”夏蒼平豁了出去說道。

“哼!你說呢!”張揚轉頭望著周吉道:“周老,你說犯上作『亂』按幫規當如何?”

“幫主,按幫規當處以極刑!”周吉想了想又道:“可是……”周吉原本想為夏蒼平求情,但一下子就被張揚揮手攔住了。

“來人啊!將四位堂主和夏隊長給我請下去!”張揚大喝道。

“是!”幾個暗龍大隊的人過來將四位堂主和夏蒼平架了下去。

“張揚你真的想對我動手,你別忘了我可是為了黑旗幫立下無數汗馬功勞的人,你殺了我難道不怕底下的人不服嗎?”夏蒼平看著張揚那陰狠的眼神立時害怕了,不由的大喊了起來。

四位被夏蒼平招來的四大堂主聽了他的話也麵如土『色』,但他們卻知道以張揚的手段是斷然不可能放過他們的,是以雖然心裏害怕卻並未有夏蒼平那麽大的反應。

張揚向郭勁鬆打了一個刀切的手勢,郭勁鬆立時會意,向外麵走去。

張揚來到那些人的麵前,冷森森的道:“現在你們還想和他們一起反判我嗎?”

夏蒼平帶來的人都蹲在地上,雙手放在頭上。聽到張揚的話每個人都搖了搖頭。他們之所以會反叛是因為利益的驅使,失敗後每人都懊悔的要哭出來。現在連生命都掌握在別人的手上他們當然不敢再心生二意。

“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不想在我的手上染上太多自己人的鮮血。以後大家都好好跟著我幹,我張揚發誓絕對會讓你們活的比現在更好。如若不然你們別看我年輕,但我的手段絕對會讓你們相信原來活著可以比死更痛苦!”

張揚的話讓底下的人都大點其頭,在知道了張揚的話後沒有人敢再三心二意。

張揚在這天終於整合了整個黑旗幫的力量,這樣他終於可以有實力向三大社團叫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