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從將黑旗幫所有的勢力整合以後,黑旗幫越發的強大起來。原執法堂副堂主韓夢元成為了黑旗幫新的手槍隊隊長。黑旗幫舊有的勢力被張揚重新的進行了一係列的調動,張揚終於能將黑旗幫真正的控製在手中了。

黑旗幫總壇

黑旗幫副幫主周吉、飛鷹堂堂主馬遠亮正坐在一起,臉『色』透著凝重之『色』。

“你說海青幫、天狼幫、青蛇幫三個幫互相的攻伐都已停下了?”張揚臉上看不見任何的表情,但從他說法的語氣中卻能聽出他對這個事情是極度的重視的。

“沒錯,從暗線人員的匯報中得知他們內部似乎達成了什麽協議!”馬遠亮鄭重的說道。語氣中透『露』出的是極度的擔憂。

“你說他們是不是有什麽針對我們的陰謀?”周吉有些懷疑的說道。

“此話怎講!”張揚望著周吉問道。

“從種種跡象來看這種陰謀都是從我們‘屠龍行動’後才開始的,我們對這不可不防啊!”周吉想了想說道。

“他們到底想幹什麽呢?”張揚疑『惑』的想道。張揚心中突然感到一陣的心悸。有一種非常不安的感覺湧上他的心頭。

“那我們應該如何應對呢?”周吉向張揚問道。

張揚陷入了沉思,以他的想法三個社團之間是絕對不可能真正的和解,那這樣的情況又是怎麽回事呢?或者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這隻是表麵上的和解,為的隻是要達到什麽目的,而且張揚能強烈的感覺到那個陰謀是圍繞著黑旗幫而來的。不過具體是怎麽回事張揚還是沒有想明白。

“周老,你傳下命令,所有黑旗幫弟子在這段時間全部禁止外出,有休假的全部取消。再把暗龍的人調到總部,方圓二裏之內列為禁區,硬闖者格殺勿論!”張揚森然的說道。

“嗯!明白了!可是幫主我們這樣被動的坐以待斃豈不是太消極了。”周老小心的問道。他也被張揚這強烈的殺機所懾,連說話都有些不自然了。

“我們現在所能做的也隻能是引蛇出動了,敵人的部署我們一概不知。隻能是見招拆招了!不過隻要讓我們明白敵人是誰那我們就能給他們最強烈的反擊了!”張揚冷冷的道。

“嗯!幫主那我就先下去安排了!”周吉見張揚再沒有其他的交代後說道。

“嗯,等等……”張揚想了想道:“暗龍你就不要動了,讓韓夢元將新組建的手槍隊全部調到總部,暗龍你就不要管了我另有他用。”

“知道了幫主!”周吉點了點頭說道。

一場席卷整個南閩黑道的陰謀正在蘊俍著。

張揚坐在寶馬車上,看著窗外的景物和來往的行人。心中不自然的湧起一股煩悶感。他突然也想開起車來瘋狂的颮上一下,可惜他並不會開車,每次他需要用車時都有專門的司機來送他。雖然一樣,但是他總覺得沒有自己來開車的舒服,張揚的心裏這時已經有了想學車的衝動了。

陡然張揚的眼神被窗外的一道人影所吸引了。

“停車!”張揚沉穩而有力的聲音說道。

寶馬車就這麽的停了下來。

張揚停車的這個地方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街道,不過這裏的人流量卻不小,因為這裏經營著各種小吃。不過張揚顯然並不是為這些小吃吸引來的。因為他看見了一個熟人。

雖然南閩近幾年的發展算的上是不錯的,但寶馬車在南閩依然算的上是非常豪華的車了,這車停在這並不起眼的地方理所當然的會引起不少人強烈的注目禮了。

張揚站在邊上看著一個經營著各種小吃的攤子內小雯和一位中年『婦』女在忙裏忙外的,小雯那俏麗的臉『色』掛滿了汗珠,現在因為學校處於休學的狀態,小雯會在這裏他倒是不感到意外。

張揚揮手讓自己的司機小李退到一邊,然後走了過去。

小雯一看到是張揚先是一愣,接著心中一喜。

“你……你怎麽會來這裏!”小雯高興的都不知道說什麽好。

“我就不能來嗎?”張揚微笑著說。

“不……不是!你是專門來看我的嗎?”小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嗯!”張揚並不否認的點了點頭。

“小雯他是你同學嗎?”那個中年『婦』女看到小雯和張揚在那裏有些奇怪的問道。

“嗯!媽他是我的同班同學叫張揚!”小雯對著那中年『婦』女說道。也不知是怎麽回事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還不叫人家過來坐坐!”那個阿姨一聽張揚是小雯的同班同學忙熱情的招呼道。

張揚趕忙走過去對小雯的母親道:“阿姨你好,我自己來就行了,你忙您的不用對我客氣了!”

“嗯!那你和小雯先這裏坐吧!我先去招呼我的客人去了,你也知道現在這個時段正是客人的高峰期!真的有點忙不過來”小雯的母親說到這裏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後就忙著招呼客人去了。

等到這邊隻剩下小雯和張揚的時候,小雯還是沒有改變她那種容易害羞的『性』格,臉紅紅的低著頭不敢看著張揚。

“辛苦嗎?”張揚看著她那滿臉的汗珠問道。

小雯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小雯的母親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粉絲過來,放在張揚麵前的桌上道:“小地方沒有什麽可以招待你的!這碗粉絲是我剛下的,趁熱吃了!”小雯的母親熱情的對張揚說完後就離開了。雖然隻是一碗普通的粉絲,但小雯母親的淳樸還是讓張揚心裏感到一絲難得的暖意。

“你的母親真好!”張揚看著那忙碌的身影歎道。也不知他的心裏是想到了什麽。

聽了張揚的話小雯非常的高興,驕傲而又自豪的道:“在我的心裏我的媽媽是世界對我最好的人,也是最善良的!”

笑著點了點頭張揚又問道:“那你的父親呢?”

聽到張揚的話小雯臉上原本興奮的『色』采漸漸的暗淡了下來,有些黯然的搖搖頭對張揚道:“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的父親,他在我還沒生下來時就去世了,我是我的媽媽一手拉扯大的!”

張揚聽了小雯的話,看著眼前有些瘦小嬌弱的小女孩,他的心裏湧起了更多的憐惜。其實他的遭遇何嚐不是一樣呢?小雯也許還有一個母親,可是他呢?他連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究竟在那裏。

就在張揚陷入沉思時一道極為不和諧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