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我不是先讓你去休息了,這邊的事就不用你管了嗎?”熊雨森聽見李亮阻止自己滿臉不悅的問道。

不過李亮卻不管這些直接的問道:“幫主為什麽派出‘破軍’這麽大的事不先和我商量一下呢?要知道‘破軍’可是我們最後的王牌了一旦有所折損,我們就沒有其他的力量可以震懾天狼和青蛇兩幫了!”

“李軍師,請注意你的態度,到底你是幫主還我是幫主,我所做的決定難道還要經過你的同意不成?好鋼要用在刀韌上現在正是‘破軍’展現他實力的時候,我們如果這種關鍵的時侯不用上他,那我們花這麽多的金錢在他們的身上不是白白的浪費了?”風一笑淡淡的看著李亮說道。

“李軍師你要注意分清場合,在幫主麵前你竟然還大呼小叫的,幫主沒有怪你已經是對你天大的仁慈了,你別不知好歹了!”蘇俊熙平時早就看這個在海青幫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李亮不爽了,現在因為有著幫主的庇護,他當然找著機會就開始損他了。

“你給我閉嘴!我和幫主一起打天下時你還不知道在那裏呢?現在這裏那裏有你說話的份!“李亮目光如箭的盯著他,那目光中透出的殺意讓他心中禁不住的一寒,立時噤噤的不敢說話了。

熊雨森揮手讓蘇俊熙退到他的身後,然後抬起頭對站在麵前的李亮說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這個決定既然下了我就不會輕易的更改!”

李亮歎了口氣道:“既然幫主已做出了決定我就不再多言了,隻是你千萬不能再深入的進攻黑旗幫的腹地了!雖然我們前期是取得了一些勝利,但黑旗幫大多數都是主動撤退的,其損失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如果我們再分兵前進的話很容易被各個擊破的!”

熊雨森聽了他的話臉上微微的有些動容,說到底他倒也不是個自大的人。略為的思索了下他的臉『色』又恢複了平靜道:“這點我已經考慮到了,所以我才會讓俊熙帶著‘破軍’前去,相信在我們的優勢火力下一定能催枯拉朽的將黑旗幫打垮的!”

“什麽?要我們分兵前進。這不是要我們的命嗎?”馬裕正在剛占領的黑旗幫東區堂口內罵罵咧咧的,他是海青幫這次進攻的負責人,人雖然長的頗為的粗曠,但能混到海青幫的一個堂主級人物這說明他還是一個頗有頭腦的人物。

“馬哥,總部不是要派蘇俊熙來指揮這次的進攻,所以你就不要『操』心了,即使是失敗也沒有你的責任了!”一個小弟模樣的人在他的身邊說道。

“哼!蘇俊熙有什麽本事,全是*溜須拍馬混上去的!如果這次真的是他來指揮我們。我看大家都自求多福吧!能保得命回去就不錯了!”

“這……不會是真的吧!有那麽嚴重嗎?”邊上的那個小弟伸伸脖子道。

馬裕搖搖頭歎道:“但願是我杞人憂天了!”不過他的眼神裏所『露』出的是深深的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