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燕,小雯今天沒來嗎?”張揚皺了皺眉頭望著小雯的同桌秦燕問道。雖然聲音還是那樣,但從張揚的嘴中說出來竟然有一股不同尋常的壓迫感。

也許是因為張揚現時的身份不同往今了吧!秦燕麵對現在的張揚不知為什麽心裏竟然有著一股強烈的畏懼感。

“我……我沒看見她呢!”秦燕低著頭說道。

張揚的心裏漸漸的湧上了一股強烈的不安感,因為小雯的家雖然遠,但張揚從來都沒有見到她遲到過,這和她在一起那麽久的張揚可是一清二楚的。

張揚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在教室再呆下去了,來到程浩明的班級裏和交代了一聲就走了。剛走出八中的校門早讀課的鈴聲就響了起來。張揚心裏的那陣不安感隨著這鈴聲的響起欲發的大了起來。

柳夢婷看著張揚因為小雯沒來而現出的那種焦急的模樣,心裏不可自抑的出現了一股酸溜溜的感覺,直到他走出門外夢婷的臉『色』越發的黯然了起來。

張揚打了一輛的士來到小雯母親擺攤的那個點。雖然隻是匆匆的見過張揚一麵,但明顯小雯的母親對張揚的印象很深刻。一見到張揚過來就熱情的問道:“你是小雯的那個同學吧?怎麽今天沒有去上課呢?”

“哦!我今天正好有點事就請了假了!”張揚小小的撒了一個謊道。

小雯的母親見張揚這麽說,臉上的那一絲疑『惑』盡去。點頭笑道:“我說呢!我們家小雯今天都要上課呢!”

張揚聽到小雯的母親這樣說急道:“那小雯去上課了嗎?”

“有啊!早上過來幫我把這個攤子擺了起來就去了啊!怎麽你沒有看見她嗎?”小雯的母親似乎很奇怪張揚會這麽問。

“呃!沒事阿姨我隻是道。他並不想讓小雯的母親知道自己的女兒出了事情,因為那樣隻會讓這勤勞的母親陡增煩惱而已。

張揚這時心裏的著急是難以言喻的,小雯是他現在心裏唯一能放的下的女生,如果她再出點什麽事那張揚不知道自己真的能不能受的了這種打擊。

難道真的要出動黑旗幫的勢力嗎?張揚馬上否定了自己的這種想法,因為如果他真的這樣做的話那就會把小雯這個局外之人拖進旋渦,這不會是他想要的結果。更何況現在黑旗幫正在和海青幫交戰,也沒有這個時間和精力來管這種事情。而且以張揚的想法這種事情最好是在暗地裏解決比較好。

小雯到底是出了什麽狀況呢?像他這樣善良的女孩子應該不會有什麽仇人吧!如果排除她自己的可能『性』,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因為自己了。張揚一想到這種可能心裏就是一陣心痛。因為小雯的生活已經是非常困苦了,如果再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她受到其它的罪過,那張揚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現在張揚在心裏已是暗暗的發誓,如果讓他知道是誰在作怪,他就是天王老子張揚也不會放過他的。

不過現在張揚可以說是毫無頭緒。自己的仇人非常的多。海青幫、青蛇幫、天狼幫都有這個理由來對付自己。學校裏麵反對自己的人也非常有這個可能『性』。但又會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