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閩港在龍海港尾,是一個頗為大型的天然港口,張揚到了這裏看到四處都是熱火朝天的繁忙景象。如果剛到這裏的人一定會被這裏的景像所震撼的。不過張揚現在可沒有什麽心思去欣賞這些。他關心的是能不能在不經動敵人的情況下將人救出來。因為這南閩港在方圓幾百米之內都是一些倉庫和集裝箱之類的東西

在二流子帶著張揚幾人左繞右繞後到了一個大的集裝箱的後麵,張揚注意了一下發現這後麵是一個大型的倉庫。不過張揚已經發現這裏的幾個出口都有人把守著,都是一些拿著刀片的青年,他們的目光中充滿著警惕,四處巡邏著,在張揚看來他們可以說是訓練有素了。張揚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些人大約有二十多人。張揚皺了一下眉頭這些人也是一個麻煩,自己等人要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些人不讓裏麵的人知道還真的有點難度。

“人……人就在那個倉庫裏麵,絕對沒錯!”二流子指著裏麵的一個緊閉的鐵門對張揚說道。

張揚向薛劍波一示意,薛劍波立時明白了張揚的意思。從地上撿起了一小塊木頭向邊上的鐵箱上扔去。

“咚!”的一聲。雖然這聲音並不是很大但已是引起了裏麵的人注意了。

“小江你們那隊的過去看一下到底是怎麽回事!”從裏麵傳來一個聲音道。

一行五人從裏麵走了出來,帶頭的那個罵罵咧咧的道:“頭也太小心了,隻不過一點點小動靜用的著這麽小心嗎?也許是老鼠叫也說不定呢!”

另一個青年也點頭道:“就是!隨便看看我們就回去!”

等到一行五人從張揚幾人隱蔽的地方經過後,張揚向大壯和劍波搖頭一示意,兩人心領神會一下子衝到了幾人的後麵,將最後麵的兩人的嘴捂住,在兩人的驚恐中分別被拖進了邊上的陰影中。

前麵的幾人似有感應,不由的一回頭,就是這一回頭中他們差點經呼出聲,因為他們發現原本跟在他們身後的兩個同伴消失了,這個變化讓他們不知所措。

“小伍、生薑,你們在那?”帶隊的那個青年顫抖的喊道。不過並沒有人回應他。

“薛大我們回去報信吧!應該是有情況了!”另兩個青年麵如土『色』的說道。

帶頭的青年聽到兩人這樣說,立時點頭道:“沒錯,我們趕緊回去!”

不過他們剛準備往回走時,一個聲音在他們的身後響起。

“你們現在才想回去是不是太晚了?”

“誰!”三個青年駭然轉身。不過就在他們轉身的那一個瞬間。一道利光同時劃破了他們的脖子。等解決完三個人後張揚看見薛劍波和大壯兩人似乎有些不適應知道他們也許是第一次殺人便安慰的道:“別難過,如果你不殺他們他們便要殺你,混我們這道的就要早早的做好殺人和被殺的準備,你們倆都要明白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