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老大!”薛劍波沉聲問道。臉上那時常帶著的笑容在這一次消失的無影無蹤。看的出他內心是如何的緊張。

“張揚你別嚇我……”小雯泫然欲泣的問道。眼中的淚珠仿佛隨時都要落下來似的。

大壯沉默不語。目光緊盯著張揚,從他的神『色』中就能看出他的關切之意絕不在任何人之下。

張揚搖搖頭強笑著道:“大家別哭喪著臉,好像是我快掛了似的!沒事我隻是有點脫力!”

薛劍波麵現羞愧的道:“枉我稱為校園十大單挑王,到頭來卻一點也幫不上老大!真是慚愧啊!”

大壯也沉默不語,顯然這句話說到了他的心裏去了。

“老大,我們還是快離開這裏吧!雖然他們已離開了但是這種地方不宜久留啊!”薛劍波道。

張揚雖然身體有些虛浮,但是這個時候卻沒有大礙了。就在眾人準備動身時張揚卻感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不好還有敵人,這是張揚最為敏銳的感覺,而且敵人還不在少數。正不斷的向這個方向移動。張揚倚在門邊,目光所致,讓他的瞳孔為之收縮。他竟然看見近二十個手拿ak的武裝人員。一看那二十個人的眼神步伐就知道他們都是久經訓練的。

現在張揚真的是進退兩難,出口隻有一個,因為周圍都是鐵皮做的倉庫所以周圍也沒有任何的窗戶。該怎麽辦呢!雖然那些人一時找不到這裏,但過不了多久自己這些人都會別發現的。

“老大怎麽樣?”薛劍波最是奈不住急著問道。

張揚沉著臉道:“近二十個手拿ak的槍手,正在向這裏『逼』近!”

“什……什麽?”薛劍波和大壯聽了也不由的臉『色』大變。二十個職業槍手這可不是他們以前在校園過家家,那個是動欲要人命的。ak的殺傷力他們玩cs就初步的了解了,現在聽到他們的敵人帶著這個那還不變了臉『色』。

“老大,現在怎麽辦?”薛劍波現在也沒了主意。

張揚現在正緊鎖著眉頭思索著,他知道這個時候絕不能慌『亂』。不然自己這行人絕對會全部交代在這裏。不過無論張揚怎麽想自己這行人也必須經過這行人的封鎖線,但自己這些人可以嗎?以自己現在因為受傷而下降的戰鬥力他真的沒有什麽把握能順利的解決掉外麵這行人。突然他目光突然緊盯著牆麵上那層厚厚的鐵皮,他心中想到以自己的掌力不知道能不能轟破這塊鐵皮,機會隻有一次因為這響聲一定會引來外麵那些敵人的。張揚還有一些的猶豫,因為如果在自己沒有受傷的時候他是有絕對的把握能單憑掌力將麵前的鐵皮轟破,但現在他勉力也隻能提起五層的力量,這讓他沒有絕對的把握。不過時間已不容他多做考慮了。

“劍波,等下我將用力將這裏打開一個洞,你和大壯保護好小雯離開這裏,我留下來殿後。知道嗎?”張揚看著薛劍波沉聲說道。

薛劍波聽的大驚:“這怎麽行,要走一起走。我絕不同意!”

大壯也是堅定的搖了搖頭道:“讓小雯自己先走吧!反正我是不會丟下你自己離開的。”

小雯也是堅定的看著張揚道:“張揚一起走吧!如果你不和我一起走,我一個人是不會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