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過後大約有兩百米後,張揚才漸漸的鬆了一口氣,他這時才發覺自己的後背幾乎全濕了,和軍隊直接幹上是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還好事情並沒有像他想象的那麽糟。

一路上張揚碰到了好幾個巡查的警車不過都被張揚有驚無險的躲了過去。其間也發現了幾批青蛇幫的人,不過都被張揚這夥人隨手解決了。

“首領再過兩個路口就出了浦南的地段了,我想應該沒有什麽事情了吧?這群小兔仔子一路上都不讓老子安生,如果不是看他們穿著那張皮,早就把他們全部突突掉了!”郭勁鬆有些鬱悶的說道。

“他們是兵我們是賊,他們當然要抓我們啦,不然你還想讓他們大魚大肉的伺候你啊!”張揚笑著說道。

“嘿嘿!理是這個理,隻是讓人追著跑有些不爽!***連青蛇幫那群混蛋也在我麵前耀武揚威了。”郭勁鬆搖了搖頭說道。郭勁鬆自來到黑旗幫在見識了黑旗幫的手段以後變的越來越強勢了,如果放在他還在ah幫的時候絕對不可能有這麽大的底氣去說這種話的。

“過了前麵那個彎就出了浦南的地段,那時我想青蛇幫手再長也不可能伸到別人的地頭上去了吧!”其中一個暗龍的兄弟笑道。

“你說過了那地段是那個幫會的地盤?”張揚沉呤著問道。

“嗯,好像是鐵沙幫的地段!”一個暗龍的兄弟回答說。

“鐵沙幫!”張揚想了想。這個鐵沙幫他倒是聽說過。和黑旗幫處的不冷不熱的。不過就算是這樣張揚也不容對他忽視。因為鐵沙幫雖然在南閩沒有黑旗幫那麽強勢但總得來說在南閩這個地方也算的上是一個大幫了,排名隻在黑旗幫之後。

“不要大意,鐵沙幫與我們是敵是友還在未定之間!我們還是小心為上!”張揚提聲說道。

見張揚這麽說每個人都收起了樂觀的態度,都變的小心了起來。畢竟現在黑沒脫出險地。

不過危險總伴著意外的發生。堪堪的出了浦南的地界,每個人稍微要放鬆一口氣時,意外發生了。前後兩輛車的輪子竟然同時的爆了開來。由於在高速的行駛中,兩輛車在幾個搖晃中才險險的停了下來。

“卑鄙!竟然在地上放鐵釘!”前麵開車的那個暗龍的兄弟恨恨的說道

“怎麽回事!”張揚的心沉了下來。在這個時候是他最不想發生意外的時候。不過事情往往就出他的意料之外。

“首領看來我們中埋伏了,敵人在地上放將我們的車胎報廢,看來是想將我們在這裏徹底的解決了!”郭勁鬆好整以待的說道。從他的臉上沒有看出他有任何的緊張之『色』。反而是一種期待的感覺讓張揚不禁在心裏暗歎果然是一個天生的戰鬥狂人啊!不過張揚還是打電話回到總部讓人再派人前來接應。在這種情況下也隻能做兩手準備才能確保萬無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