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海平你到底想做什麽?這裏可是黑旗幫的總壇由不得『亂』來!”一個黑旗幫長老怒聲喝道。

“哼!這裏的裏裏外外都由我的人看守著,隻要將你們全部留在這兒這黑旗幫以後還不是一樣由我說的算,這幫主選是不選都沒什麽意義了!”接著他又冷冷的笑道:“你知道我為什麽要殺掉厲天行那老匹夫嗎?就是因為他太看不清形勢了,不知道隨波逐流與更強者結合才是我們的出路,所以我在最後一次約他出來時,在談判破裂那一刻我就順手將這老匹夫解決了!”說完還得意的笑了起來。

就在他有些得意忘形時一股寒氣由遠及近的向他『逼』來。一把閃著銀光的唐刀已經到了他的眼前。潘海平大駭這刀速度之快已讓他閃避的時間都沒有了。

危急時刻潘海平的反應速度也不可謂不快,他的身子急速的向下沉去,那道銀光竟從他的臉皮間擦了過去,就在他以為躲過這致命的殺機時,那道銀光竟然又向他直『逼』了過來。這下潘海平在急切之間竟已是無力再對這銀光做出反應。就在他閉目待死之際一股大力竟將他向後拉去。在間不容發的最後關頭那終於與死神擦肩而過。

潘海平有些呆了,直到現在他才看清那要他命的人是誰,竟是有著黑旗幫第一高手之稱的韓百川。此時的他正麵容冷厲的望著潘海平。潘海平看著韓百川心中竟然有些懼『色』,韓百川在道上有著鬼影絕殺的名頭,這名頭可不是白叫的。潘海平能躲過這絕命的一擊那還要多虧了那突然出現在身後的人。

“血手屠龍向東!”韓百川皺著眉頭問道。

“鬼影絕殺韓百川!”那個人冷冷的應道。

聽到血手屠龍這個名頭讓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概因這血手屠龍可是一個大大有名的人物。他是青蛇幫的四大供奉之一,江湖上和鬼影絕殺同是最負凶名的人之一,死在他手裏的成名人物不下三位數了。他殺人不用別的武器用的就是他的那一雙手掌。所以江湖中人才送了他一個血手屠龍的名號。不過他是青蛇幫中的人又怎麽會出現在這裏,實在是令人費解,難道潘海平早就和青蛇般的人勾結在一起了。想道這裏每個人的心裏又是一寒。

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向東潘海平大喜道:“向兄你來了就好了,這韓百川就交給你了,其他人我就能慢慢的玩死他們了!”

“嗯!他就交給我吧!”血手屠龍望著鬼影絕殺目光中『露』出的竟是看到對手的那一種興奮之感。

聽到向東應承了自己的要求潘海平心中大定,在他的心目中這韓百川可是比周吉還要棘手的人物。

潘海平向外一招手收到信號的手下立時帶著大隊人馬衝了進來,每個人的手裏都拿著銀光閃閃的馬刀。

看到這種情況的周吉心中一沉,因為他知道今天在這會場潘海平是做了精心的準備,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要保住『性』命可謂是難上加難,除非是等到什麽奇跡出現,但在周吉的心裏張揚就是那個所謂的奇跡,但現在張揚卻還沒有任何的消息,在他的心裏也是沒有任何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