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婷他是什麽人?”在車上開著車的蔡誌龍看了看在一邊神情有些不對勁的夢婷問道,口氣有些生硬。

“沒有!他叫張揚,隻是我一個普通的朋友而已!”夢婷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哦!是嘛!我怎麽覺得他對你的感情很深嘛!”蔡誌龍冷笑著說。

聽到蔡誌龍的的話中似乎別有深意,夢婷的心裏湧過了一絲驚怕。

“誌龍哥你千萬不要傷害他,求求你好嗎?”夢婷神情緊張的哀求道。

“給我一個理由!”蔡誌龍的臉『色』變的很難看。心中冷笑著想:兩人還真的關係不淺啊!好小子敢動我蔡誌龍的女人膽子不小嘛!

“他……他是我一個好朋友!”夢婷低著頭道。連她自己也覺得自己這個理由實在是很牽強。

“好!隻要這小子不再對你起那種非份之想我是不會去理他的!”蔡誌龍也許是想到了什麽笑著道。

“真的!”聽到蔡誌龍竟然答應了自己的要求,夢婷驚喜的道。

“嗯!難道你誌龍哥我真的是那麽小氣的人嗎?”蔡誌龍笑道。

“當然不是啦!我誌龍哥是最最大方的人了!”夢婷聽到蔡誌龍不會去找張揚的麻煩,心裏頓時放鬆了下來。

“誌龍哥!”

車還在行駛著,突然夢婷輕聲喊道。

“什麽事?”蔡誌龍不解的道。

“我突然想到了一點事我想先在這裏下車。”夢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哦!什麽事呢?我開車送你!”蔡誌龍皺起了眉頭說道。

“不用了啦!一……一點私人的事情拉!”夢婷小聲的道。神『色』間似乎隱藏著無窮的心事。

“嗯!既然夢婷不說!那我就不多問了!我晚上再來接你咯!”蔡誌龍看著夢婷笑道。

“嗯!好的!我晚上在家裏等著你哦!”夢婷輕聲的道。

看著夢婷徒步的離去,蔡誌龍的臉漸漸的冷了下來。他拿起了一個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少爺您有什麽吩咐!”一個恭敬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

“阿彪!你給我查一個人。嗯!叫張揚!南閩八中的學生,和夢婷同班的!蔡誌龍冷冷的道。

“是少爺我這就交代下去!”那個聲音道。

蔡誌龍掛了電話,嘴中喃喃的道:“張揚啊!張揚你到底是什麽樣的一個人,竟然能讓夢婷對我做出這麽多違心的事來!”

張揚覺得自己的心空空的,仿佛少了許多東西。一種壓抑的情緒在他的心內蔓延著,讓他覺得異常的難受。這種時候他想到了酒,不是有一個話叫什麽一醉借千愁嗎?

張揚現在才認識酒竟然是一個好東西。

朝陽酒吧內張揚獨自坐在角落裏,一杯又一杯的把酒往自己的嘴中倒著,仿佛他喝得是一杯杯的白開水而不酒。這種舉動為他引來了不少異樣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