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麽一刹那間,邊上的人又圍了上來。張揚越來越感到自己力不從心了。勉強的劈翻了幾人,張揚感到自己實在是支持不下去了。幾次想先找個機會把那個光頭大漢先解決掉但那個光頭大漢就是不和他正麵接觸,抽冷子就給張揚來個一刀讓張揚防不勝防。

張揚的眼前越來越模糊了。難道我就這樣的死在這裏嗎?張揚仿佛能看到王建豪,韓建兵嘴角那得意的笑容。

就在這一刻“砰!”的一聲巨響,原本緊閉的門被一個大力給震開了。

“誰!”就在他們以為自己穩『操』勝券時這一變故還是讓他們大感震撼。

一個戴著鴨舌帽,左手扛著球棒,嘴角叼著一根類似牙簽,有些吊而郎鐺的少年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兄弟這麽熱鬧的場麵你也不叫我一下,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吧!”那個少年來到張揚的身邊笑著說。不過看到這種慘烈的場麵他還是很吃驚,因為他知道張揚應該是暫時失去了功力,但就是這樣張揚還是解決了這麽多人。真是有夠強悍的啊!

“你來啦!”張揚一眼就認出他就是在酒吧和他一起喝酒的人。

“你猛!先把『藥』吃下去吧!不然你今天不要說救人,連自己都得交待在這裏了!”那個少年拿出一粒『藥』丸放到張揚的麵前小聲說道。

張揚毫不猶豫就把那『藥』丸吃了下去。

“你是誰?”王建豪和刀疤大漢驚訝了。能在這種場麵下還能麵不改『色』的人絕對不容小視。

“哦!我叫李炎炎!”那少年笑著道。

“找死!給我劈了他!“王建豪和刀疤大漢都被激怒了,看來他們都聽成了‘你爺爺’了。

“我*!報真名都犯法啊!”

“兄弟你快點啊!我先替你擋上一陣。”那個少年吐掉了嘴裏的牙簽笑道,手裏卻拿著球棒好陣以待。

“砰!砰!”的幾聲那少年手中的球棒已開始發威了,不要看他手中的球棒看起來似乎非常的臃腫,但在那少年的少中卻靈活無比。幾個大漢剛衝到他的麵前還不知道怎麽回事,就被他一棒砸飛了出去。

又是一刹那間,一陣刀光由那少年的身後向他罩了過去。

那少年的反應絕對是一流的,在那千鈞一發的刹那間立即變換了方位,手中的球棒在身前連擋了幾下。

“嗆!嗆!嗆!”的幾聲,那少年連退了幾步。

“我擦!我說兄弟你好了沒有啊!我快頂不住啦!”

張揚隻覺得那少年的『藥』丸剛一入肚一股酸麻的感覺立刻湧遍了全身,原本潰散的真氣立刻有了感覺,張揚稍一運氣這些遊離在外的真氣仿佛見了母親似的紛紛的湧了回來。

張揚暗自心驚這少年不知是什麽來曆,這『藥』效當真是快的驚人。

當張揚睜開眼睛時正好聽到那少年的那句話。

張揚又習慣『性』的『露』出那招牌似的笑容,早外人看起來是那麽的邪惡。

那少年見沒反應正待再打個招呼,卻見到張揚向他『露』出了一個莫名的笑容。

那少年還沒反應過來,張揚的人身形如大鷹展翅般的飛了起來,身法之快就是用快如閃電也絕不為過。

那個光頭,見到張揚的身形飛閃過來,大駭間正待閃避,不過已恢複功力的張揚那是現在的他所能對付的。

張揚的身形在他的眼裏簡直快的不可思議,手中的刀封擋了出去,不過就算這樣他所能夠的著的也隻是虛影,張揚的手掌早已徒手穿過他的刀光印在他的胸前。

“砰!”一陣悶響,那個光頭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張揚,仿佛不相信這是現實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