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到教室每個同學見到他的眼神都充滿著敬畏之感,畢竟他現在的威名在八中已是人人皆知了。

張揚的目光隨意一掃果然沒見到韓建飛的身影,看來他經曆了昨天的事情已是不敢在這學校混下去了。因為他知道張揚是不會放過他的。

“小雯,韓建兵沒來嗎?”張揚向坐在他前桌的小雯問道。

“嗯,聽說他今天讓人替他辦了轉學手續。說是要轉到外地去。”小雯細聲的說道。說完就轉回了頭去。不知為何小雯最近覺得自己見到張揚就特別容易臉紅。心撲通撲通的跳的利害。

張揚和小雯的切切私語讓不遠處的夢婷發覺了,張揚早晨曠了兩節課這讓一自關注他的夢婷很是擔心,不知道張揚發生了什麽事情。現在見他來了夢婷的心又放了下來,但是張揚卻連看她一眼的意思都沒有,這讓夢婷很是難過,雖然她也知到原因全在自己的身上,但心裏還是非常的不舒服。

其實張揚不是不想看她,隻是強忍著而已,因為他怕自己看到她會控製不住自己。

張揚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一股難以言喻的火花不斷的澎湃起來,最近張揚發現自己的心越來越難以控製了,似乎有一種想毀滅一切的衝動。他不知到這是怎麽回事,但這也成為了他的一種動力一種力量。

突然張揚身上的手機響了。他連忙走到了走廊接通了電話。

“幫主,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您來親自處理,不知晚上您能親自來一趟嗎?”打電話的是周吉。

“嗯!好,我晚上會親自過來的!”等掛了電話後張揚皺緊了眉頭。周吉一般在小事上都不會來找他,這次竟然要他親自過去才能處理,看來這件事情不會是個小事啊!

黑旗幫的總部是一個占地近千平方米的大莊園。裏麵的設施極盡豪華奢侈,就算是張揚這個已經不算是第一次來的人再次光臨也難勉有些失神。好在這地方已算是張揚的財產了,所以張揚的心裏還是非常的平靜。

來到會議室黑旗幫的各個大姥都已到齊了,全都圍在桌旁商量著什麽。看到張揚進來沒個人都站起身來向他致意。張揚點了點頭。不過在張揚的心裏卻暗自心驚,看來這件事還真不是小事不然周吉是不會將各地的頭頭都召回來的。

張揚坦然的坐到主位上。

一下子會議室裏都安靜了下來。

周吉坐在張揚的右手邊,臉『色』凝重的看著張揚,在這一刻每個人都將目光看向張揚這個他們眼中年輕的過份的幫主。

“周老到底為了什麽值得你這樣興師動眾的!”張揚說到底還是有些好奇。

周吉歎了一口氣將整件事情的始末說了出來。

原來黑旗幫所有的實力並不是張揚現在所看到的這些。早在幾年前厲天行有感於本市三大社團對黑旗幫構成的壓力費盡心機的從外地的黑市上購買到一批軍火,組成了一個手槍隊直屬幫主負責。要知道在南閩除了三大社團以外還沒有那一個勢力手下有帶槍的,而至從有了這個手槍隊以後黑旗幫底氣也足了些,地盤也因此擴大的不少。在幫主遇害的前些天這手槍隊被厲天行派去護送一批非常重要的貨物(毒品)去外地。就是趁了這個機會潘海平才敢動手。而手槍隊的帶隊隊長夏蒼平是一個剛腹自用的人,除了幫主厲天行是誰也不服,也不知他從什麽地方知道幫主遇害後,竟然沒經過他的意見選了一個少年作為幫主,讓他非常的不服氣揚言回來要給幫主和大家好看,周吉的到這個消息後覺得事態嚴重就把張揚和黑旗幫各位大姥召集起來研究解決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