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個青年交代了一切以後,張揚陷入了沉思,雖然他隱隱的有些想法,但卻沒想到事情還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樣。

蔡誌龍亞太集團總裁蔡振豪的兒子,也就是張揚在校門口遇到和夢婷在一起的那個青年。具說蔡誌龍的家族是華夏十大世家之一,在黑白兩道都有非常深厚的人脈,雖然其家族在同為十大家族中並不是最顯赫的,但其能名列華夏十大世家背景已不是平常人所能想象的了。

“十大世家嗎?蔡誌龍你如果想玩的話,我就陪你玩到底!”張揚的兩眼『露』出了堅定的光芒。

青蛇幫的總部

青蛇幫始建於八十年代,改革開放的初期隨著神州大地上翻天覆地的變化,地下社會的發展也迎來了嶄新的契機。當時還是年少輕狂的陸霸天正是抓住這個機遇經過了十餘年的打拚成為了現在南閩市三大幫會之一。

此時的陸霸天正背著手站在一棟大廈的頂樓,兩眼凝望著腳下那川流不息的人群。歲月的流逝似乎並沒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太多的棱角,反而因為多年的江湖生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股冷厲的氣質。

一位留著光頭,身材極為彪悍的中年人正站在陸霸天的身後。那名中年人的三角眼,配著全身那古銅『色』的肌膚,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陰冷的氣息。如果有認識的人看到那大漢,就會驚訝的認出那名大漢就是青蛇幫西北堂的堂主,有著血刀之稱的武帥軍。

“帥軍,你跟了我多少年頭了?”陸霸天對站在他身後的一個中年人淡淡的問道。

“快二十年了!”武帥軍恭敬的道。

“是啊!快二十年了,人生有幾個二十年啊!當年我們都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毛』頭小子,現在我們都快老啦!歲月不饒人啊!”

“天哥……”武帥軍不知道陸霸天提起這些是為了什麽,隻得小心翼翼的回答。眼前的這個人給了他太多的壓力,讓他不得不小心。

“曾幾何時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就剩下我們兩個了,想想有時還真的很想他們啊!”陸霸天歎了口氣道。

不過這句話卻馬上引來了武帥軍從內到外的鄙視。心中想道:我們那些兄弟不大都是死在你的手上,你現在倒來個假惺惺的,裝給誰看啊。

“帥軍,聽說你在西區鬧的挺歡的,擴大了不少的地盤。這不錯嘛!”陸霸天淡淡的道。

“天……天哥,這不是我要故意隱瞞您的,我早就想找個機會將這事情稟報給您但一直沒有機會!”武帥軍心中大驚,他不知道這些事陸霸天是怎麽知道的。

陸霸天轉過身來,武帥軍無法從他那平淡的臉上看出任何東西,內心一直忐忑不安自己這個心狠手辣的大哥將會對他做些什麽。

陸霸天走到武帥軍的身旁笑道:“不要這麽緊張嘛!擴大地盤是件好事我嘉獎你還來不及又怎麽會怪你呢!”

“天哥不怪我就行了,其他我就不敢想了!”武帥軍連忙說道。

拍了拍武帥軍的肩膀,陸霸天淡淡的道:“人做錯事不要緊,但隻要他的心還是正的那一切就還可以挽回嘛!

等已臉『色』蒼白的武帥軍走出了那個房間,他才發覺自己的後背已全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