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揚沒有打擾她,此情此景是如此的有詩情畫意,張揚是絕對不忍去破壞的。等到蕭聲停止以後張揚還沉浸在那濃濃的意境當中。

“你醒了?”一個極為悅耳當有些冰冷的聲音傳進了張揚的耳朵,將他從那蕭聲的沉浸中喚醒過來。

張揚呆了呆,可是當他見到那漸漸轉過身來的少女時他更是驚呆了,雖然他已有了思想準備可是他還是被這少女的美麗震撼了。

那個少女大約十五六歲,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軟飽滿的紅唇,嬌俏玲瓏的小瑤鼻秀秀氣氣的生在那美麗清純,文靜典雅的絕『色』嬌靨上,再加上她那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吹彈可破的粉臉,活脫脫的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人兒。

再往下看是那少女的修長窈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優美渾圓的修長**,細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誘人,嬌嫩玉潤的冰肌玉骨,真是婷婷玉立。雖然張揚還未滿十八歲,可是碰上這等可人兒他還是有一點的口甘舌燥。不過美中不足的是這個少女的臉上仿佛是結了嚴霜始終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是你救了我嗎?謝謝!”張揚望著少女感激的說道。雖然少女的態度有些不近人情,但張揚卻也還是沒有放在心上。

“不用,如果不是因為你是中了蔡家的暴風指,而蔡家正好也是我師門的死敵,否則我是不會救你的!”那個少女冷冷的說道。

“雖然是這樣,但我還是要感激你!大恩不言謝,容我後報!告辭了!”少女說話中那種不屑一顧的語氣終於還是激起了張揚天『性』中的倔強。雖然現在的傷勢還沒有好,但他卻再也不想在這呆下去了。雖然有些吃力但張揚還是倔強的邁著步子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那少女一呆,美目中閃過一絲異『色』。她沒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會有這樣的脾氣,雖然她說話的態度是有一些冰冷,但那都是她從小生活環境的影像造成的,也可以說是天『性』使然,並不能說她對張揚有什麽意見。

“你這樣走是絕對是出不了這個山穀的!說不定會死在這裏!”那個少女淡淡的說道。但語氣卻沒有剛才那樣的冰冷了。

“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相信我走不出去!”張揚頭也不回的說道。腳步卻並沒有停下來。

“你以為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沒經過我的同意,你以為你就能隨便離開嗎?”張揚那個少女或許是生氣可。語氣之中竟然帶了一絲的怒氣。

“腳長在我的身上,不勞姑娘費心裏!”張揚還是沒有停下腳步。

“是嗎?那你可以試試!”

那道聲音剛落下張揚就感到一股勁風在他身後及至,他連閃的念頭都還沒生起就覺後腰一麻,眼前一黑後就暈了過去。

張揚恍惚中,覺得有人在脫他的衣服,然後他就被放進了一個桶裏。桶裏的水異常的滾燙,而且還有逐漸升溫的趨勢,周圍散發著異常的『藥』香。張揚在『迷』忽中感到體內的真氣異常的活躍起來,不斷的匯集在一起,將原本包圍在周邊的寒氣逐漸的消融掉,隨著寒氣的消解,那股真氣更是強大起來,發展到最後竟然不斷的衝擊周圍阻塞的筋脈,雖然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壞就壞在這股力量卻並不受張揚的控製,真氣衝擊著筋脈的感覺在張揚感覺那叫痛苦啊!張揚甚至令願意現在馬上的死去。張揚感覺得自己仿佛成了一個火『藥』桶,時刻都有爆炸的可能。好在在這危急的關頭一隻纖纖的玉手從身後搭在張揚的身後,一股股內息從身後的『穴』位上導進張揚的體內,幫助張揚引導那些隨時要暴走的真氣。

張揚正詫異間,一道意念傳進了張揚的心裏:不要胡思『亂』想,不想死的話,保持三元歸一,靜心明台。不然的話,鬼也救不了你!

張揚心神一震再也不敢想其他的,清除雜念專心的配合著那內息的主人將體內暴走的真氣引導歸一,好不容易經過兩人的配合,張揚終於在那人的幫助下將體內的屬於自己的真氣控製住了。在取得了真氣的控製權後張揚一不做二不休向其他阻塞的筋脈發起了衝擊。這時的張揚可以說是兵強馬壯,一切的進展在他看來都非常的順利。原本閉塞的筋脈都一一的打開,那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在張揚感受中實在是太美妙了。原本殘留在體內的寒氣也被一掃而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