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意識漸漸模糊。

這一刻就如同是死去。

什麽敵人,什麽戰鬥,包括最是牽掛的親人朋友,都在他的意識中消失。

他累了,也倦了。

如果這樣長睡不起,他都沒來得及說出遺憾。

他還未能成就最強者,未能救出恒,未能見朋友最後一麵,未能去往那個世界……

其實金永生與巫承祚戰鬥時候受的傷並不重,包括被紅尊勒喉,都沒有受到致命傷,真正傷到少年的還是恒衝破封印刑罰那一刻所釋放出的巨大力量。

那能量攜有摧枯拉朽之力,自內而外摧毀了金永生的軀體,少年之所以沒有立即倒下,皆是因為恒。

恒當初為了救金永生不惜以靈為引設下陣法將恒古石大部分力量引到了自己劍體內,原本就有著舉世無敵力量,有著神劍之心,經過這多日的淬煉與永生公主絕世封印手法中的刑罰洗禮,恒較之以前還要強大。

若不是方才那一刻太過危險,若不是金永生心念太過執著,若不是那一聲聲劍來喚起了恒的戰鬥欲望,他絕不會選擇再一次冒險搏命。

那一劍之威,是他以劍意靈念帶著金永生強行衝破聖者境的結果。

可惜的是時間太過倉促,就算到了聖境,金永生能夠承載的力量還是有限。

此刻金永生體內,恒古石的力量;恒的力量;少年本我力量和大陣之前攝入的力量混亂攪在一起,還在肆意破壞著這艱難承載著他們的少年軀體。

金永生神魂中,恒對著那團混亂翻湧著的白霧十指翻飛,保護少年不被破鏡力量反噬而死是他此刻一臉凝重神情在做的事情。

“你可真是瘋了。”萬龍的聲音從幽遠處飄來。

“老子的事兒,用不著你來這裏指手畫腳。”恒狠厲了一聲。

“切,小心些,別弄死了他,弄死了大家就都沒得玩了。”萬龍以他自己的方式叮囑著恒。

“滾!”恒微一斜眸,那片幽遠處立即傳出了一聲“啊呀!”

靈脈血淵大陣無聲運行著。

老軍神守著氣息微弱的金永生;銀佳寶守著眉頭微蹙的紅尊。

陣外是負責警戒的滕德樞、龐鐵牛與鍾貫他們。

遠處是紅龍王均勻的呼吸聲與三條小紅龍追蹤飛起飛落聲。

一大束陽光斜斜灑下,映襯著這地下世界無比的奇幻神秘。

“龍!永小子可是過了聖者境?”看到知道要遠遠多過旁人的老軍神麵色複雜的在神魂中向萬龍問著。

金永生突然使出那一劍真真是連老軍神都震駭到了。他似乎看到了當年的古永,而且也隻有古永才能用出那樣厲害的劍,那才是王之劍。

“那一劍之威,絕對是過了。”萬龍有些心不在焉的說著。

“這就怪了,為何永小子升境都未遭天劫呢?”老軍神有所不解的樣子。

“或許是冥冥之中有神氏護佑永小子吧。”萬龍說話對空彈了一下小指甲,

眼中閃過一抹邪色。

“你這解釋好。不過我覺得永小子每次升境不用渡劫就已經很凶險了。”

“是哦,不過經此一役,妖界再無人可阻永小子了。”

“嗯,妖界三分之二領地已盡入我們掌控……難啃的骨頭隻剩下龍域。我看我們就先放出話去,妖界已被上古魔王紅尊一統。”

“如此會不會太過引人注意了?”

“放心。恒古世界那些人正在內鬥,他們沒時間顧及妖界。況且我們手中現在有藤族軍三十萬,慕容族水軍十萬,再加上新得的矮人族騎士十萬與那海妖族冥軍十萬,六十萬妖軍在手,有誰想來犯難,不是正好給我機會練練兵。”老軍神臉上多了些神采。

“呀,這麽一說小赤赤,你已經不再是光杆軍神了。”萬龍故作驚喜狀。

“這些妖軍怎能與我當年麾下王之鐵騎相比,不過有好過於無而已。”

“做人要知足,已經不錯了。對了,明宇那貨已經著手修建通幽路了,而且進度很快。”

“強小子這性情未改。”

“還不是像你了。”

“哈哈,是像我,所以我才喜歡。” 說起陳小強,老軍神換了和緩神情。

“喲,難得你能說出這兩字,好肉麻啊。不過我也喜歡。”萬龍也露出了笑容。

“永小子這邊?”

“有那老貨護著,死不了。”萬龍突然惡劣了語氣。

老貨!

方才出手果真是恒!

老軍神知道金永生有恒護著,心已大安。轉目瞄了眼萬龍,知道萬龍探查金永生神魂一定是未在恒那邊撈到好也就沒再說什麽,他這老夥計的脾氣他可最了解,他才不會在此刻觸他黴頭。

“小赤赤,這大陣與你我養身也很好,你這兩日先別急著走了,就在這裏處理事務好了。”萬龍突然自己跳轉了話題。

顯然恒力量大漲對萬龍刺激很大,老妖也開始想著如何提升境界了。

“還有釘子未拔,你想將現在這大好局勢拱手送與別人?”老軍神心係事情太多,自然不會同意萬龍提議。

“我送與他他可能收得下?”知道老軍神說的釘子是那奸細的萬龍輕蔑撇嘴了一聲。

“一窩端了我們,人家自然能收得下。”老軍神說話起身。

“那還是我們回去先收拾了他吧。”

三日後。

靈脈血淵大陣忽悠停止了運轉。

毀壞了一半的地下城因沒有了大陣的光亮照耀也歸寂於黑暗。

仍未見有醒轉跡象的金永生已被轉至靈山宮一間寬敞的居室內。

少年神魂中,恒一刻也未曾停歇。

在那團翻湧白霧總算歸於平靜時,恒才長長吐出一口氣,幽幽了一聲:“再也不帶你冒險了。累死老子了。”

“恒。你這就算完事兒了?”金永生突然發聲恒亦被嚇了一跳。

“……你醒了?”

“我早醒了

,就是我動不了哦。”金永生犯難說著,顯然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還未太意識到。

“你動個屁,你的身體現在就你這腦子能動。”

“為什麽呢?”

丫的,老子被困這麽久,合著你一點長進都沒有。

恒朝天惡翻了一下白眼,很想抽人的樣子。若不是金永生此刻再經不得任何風吹草動,他真會再給他來上一劍,好讓他長些腦子。

“為你大爺!”恒沒好氣了一聲,之後轉身走人了。

“恒!恒……不帶這麽玩的,你這樣把我晾這兒,我這不成活死人了麽。啊,呸、呸……哥還活著,哥怎麽會死呢?嗬嗬……恒!恒,來啊,陪哥嘮會兒,教教我怎麽能動啊?我這動不了可太愁人了。”

是太愁人了。

你個二貨什麽時候能變聰明些呢?

枉我一世英名,全毀你手裏了!

還你動不了了,難道我願意讓你這樣子嗎?

黑暗中,已經是筋疲力盡的恒獨自憤怨之時,銀佳寶推門走入。

“永哥兒!永哥兒。我知道你聽得到,都是佳寶不好,害你成這樣,你千萬別怪我。不過你放心,你會好起來的,精血骨肉替換生長需要至少兩三個月時間,你這一身死肉想被完全的替換怎麽也得半年一載的。”胖子坐到金永生身旁,獨自說著。

怎麽個情況?

自己這身體是徹底廢了?

金永生正想著,銀佳寶對其說道:“永哥兒,不是廢,是涅槃重生。怎麽說呢,是你的肉體承受不了聖境力量劍意的衝擊敗亡了,不過你的神魂還算強大,支撐了下來。加上那位叔叔的幫忙,你就成現在這樣了。”

死胖子,你說的這都什麽和什麽呀?

你就說哥現在是個被困在屍體裏的魂靈不就得了。

我的老天爺!

哥這真是死的節奏啊。

恒那一劍有那麽厲害嗎?

早知道就不叫他了。

不過不管怎樣,能夠救恒出來總是好的……隻是,隻是現在這樣子好難受哦。

“永哥兒,你也別太不開心,你現在可是聖者境了。”銀佳寶說話對著金永生的臉露出一副無比羨慕的樣子。

聖者境?

哥是聖者境了?

你個死胖子,哥就算是到了神級,我一動不能動頂個屁用啊。

“當然有用啊,待到你傷好不就厲害了?”

啊!!!

有誰見過比自己還悲催的聖者境嗎?

“永哥兒,那什麽,我不擾你休息了。你要加油哦,不然有可能會一直這樣的。”

會一直這樣?

什麽意思?

你個死胖子,你給我回來……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天啊,誰來救救我啊?

我不想當木乃伊!我不想當死屍!

隻有意識能夠正常運轉的金永生徒自哀愁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