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四章、反複無常(下)

鑒於阮濤東扯西拉,故意顛三倒四的所謂“交待”,經過電話請示,市委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副局長孫偉領導跟肖子鑫商量後,決定再派人員過來增援,實行三班輪渡審訊,24小時不間斷進行。同時會同檢察院一起,加大審訊力度。不行,就上措施。

……

夜剛過半,賓館窗外的那隻鳥突然怪叫兩聲,臨窗飛掠而過,阮濤一驚,從夢裏奪出身來,緊著眼皮一翻身,不想左肘一木,磕上一堆**的東西,嘩啦啦一陣動靜,東西都摔地上去了。肖子鑫和兩位檢察官注視著他,燈光有些刺眼。

阮濤一驚,清醒了。

嗬嗬,他竟然睡著了,手臂酸麻,肘尖一路酸到肩胛骨。阮濤雖然是懸圃縣公安局副局長,之前還當過局長,但是不知為什麽,年齡越大,尤其是跟金老八、徐小權、關小宗和馬雙遼、馬雙通兄弟這些人打成一片,成為哥們兄弟之後,收這些人的錢越多,阮濤心裏越害怕,可是每一次他們來送又忍不住還是收下……

因此,年齡越大,收錢越多,阮濤這個公安局長也越來越迷信。

平時,他老婆喜歡上香,求佛像和神靈“保佑我們家老阮”,而且,家裏的各種這類書籍也是越來越多,卷起眉頭想了半天,對,是佛經,最上麵的是《金剛經》,壓底的是《六祖壇經》,想起來了,中間是《無量壽經》、《阿彌陀經》、《楞嚴經》、《法華經》……

還有《地藏菩薩本願經》、《觀經》、《八大人覺經》、《心經》、《華嚴經》、《大般若經》……

阮濤剛才在審訊間隙竟然睡了一眨眼工夫,如今驚醒右手一摸,一粒光頭,光滑如蠟,心猛然一跳,啊,我不會是跟和尚睡在一塊吧?

他徹底醒了,趕緊睜開眼坐起來捂著胸口喘氣。

肖子鑫看著他,阮濤從那冷靜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種憐憫與同情。那是訊問者的臉,眼睛,一人躺在另一張**合衣休息,另兩個不眨眼地看著他的一舉一動,這讓清醒過來的阮濤感到幾分尷尬和惱怒,怎麽自己一下子就落到這地步了?

多麽熟悉的場景和人物,隻不過是好像變了個角度,原先自己充當的審訊者位置,如今卻一下子變成了同是懸圃縣公安局黨委會的書記、局長肖子鑫,一切便完全扭曲變形了,不是喜歡眠花宿柳的一休和尚,阮濤氣息急促,仿佛大雄寶殿背後竟泄的那兩股瀑布。

“怎麽樣,老阮?”肖子鑫詢問。

阮濤搖頭。

“趕緊交待,交待完了,自己就輕鬆多了,我們這些人也不用再陪同你一起遭罪了……對不對啊?”

阮濤籲一口長氣,睜著眼睛坐得直直的,垂下頭,肖子鑫和檢察官的話他聽沒聽進去,不知道,不過阮濤順便把近三十年來的人生略微梳理了一下。不徹底,粗略而已。

換班了,孫偉、安心走了進來,肖子鑫他們出去,跟新來的幾個人在外麵交談了一會兒。

然後,孫偉、安心和一個檢察院的人又走了進來。孫偉和安心跟肖子鑫不同,肖子鑫可能還不好意思,但是孫偉、安心則不同了,雖然大家都在一個縣公安局呆過,而且職務之前都差不多,不過眼前的人在這位原副局長阮濤身上該用的招兒也都用上了……

嗬嗬,隨後,什麽“政策教育”、“形勢教育”、“親情教育”、“法律法規教育”、“前途教育”、“連續教育”……

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誰也沒休息,輪番地進行訊問審查。

後半夜被訊問阮濤實在挺不住了一打盹兒,訊問的孫偉、安心馬上將他扒拉精神了,大聲疾呼:“喂,阮副局長別睡呀,還得好好考慮自己的問題呀,老睡覺哪行,把問題都說清了回家去好好地睡多香。”

老實說,同是警察,孫偉、安心隻差就沒好意思對他進行“光明教育”了——給他頭上安一隻五百到一千瓦的大燈泡直接照射,讓他滿頭大汗,讓大燈泡不斷地產生能量和壓力。這也是阮濤過去當局長、副局長時辦案的老套子,拿手好戲,經常可以起到事半功倍之奇效。

也許考慮到阮濤現在的身份,他還是副局長,他的同行沒有采取這招兒。

……

淩晨時分,肖子鑫回到房間剛躺下準備休息,手機響了,打開一看,他接到阮濤老婆的電話,說家裏出事了,問可否讓阮濤回去處理一下。

肖子鑫拒絕了這個要求。

“不行。”

對方聲音很大,女人尖銳的聲音,震耳欲聾,哭哭啼啼。肖子鑫冷靜地詢問了什麽事情之後,說:“阮濤現在回不去,這你知道。不過你不要緊張,我馬上派人上你家,別害怕!”

手機一關,肖子鑫馬上就打電話安排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長的人立即去阮濤家裏看看到底出了什麽事,並囑咐要保證阮濤家屬的人身財產安全。

“有什麽事,隨時隨地報告。”

“是,明白了,肖局!”

打電話時,阮濤雖然不在房間裏,但他好象聽到了,一聽,立即要求回家,他說不管怎麽樣他現在還是副局長,不管自己是否違法犯罪,那要等法院最後審判定罪才行,自己的家庭有事,作為男人,作為一個懸圃縣尚未被撤職查辦的副局長,他有權要求回家看看,必須的,立即回家!

阮濤說他要對全縣的治安負責,這不僅是他的工作,更是他必須要負的神聖職責,發案了,他必須得去看看!

自己的家庭都保護不了,算神馬局長,又算神馬事啊!

有一點阮濤堅信不疑,市縣公安局、檢察院這幾個人之所以在他身上下這麽大的功夫,一方麵說明市委、市政法部門領導認為他“這案子有價值”,但是,另一方麵也說明肖子鑫他們想得到的東西尚未得到,不然的話,他們這些“同事”就決不會象現在這麽客氣了……

就是說金老八、徐小權兩個笨蛋不足畏,並未向肖子鑫、孫偉和安心他們吐露出任何足以對他構成威脅的東西。搜查歸搜查,錢和東西都不是問題,不然的話,他們不會這麽有耐心,一天都差不多過去了,還是這樣的相對客氣著。

阮濤心裏暗暗地下了決心,他隻要咬緊牙關死不認帳,事情仍然不會惡化。否則,就利用緝毒之便掩蓋犯罪嫌疑人,利用刑警大隊長職務暗渡陳倉,給予方便、掩護直至參與販毒這一條,他這個執法犯法者輕則無期,重則必死無疑了。

如果說再加上他長期以來收受金老八他們那麽多不義之財,犯下了那麽多包庇縱容,罪行累累,還什麽隻是“工作失誤,大不了黨內給個處分,你該當副局長還當副局長,該提拔還提拔,”純是胡扯,騙小孩子的把戲!

一天之中,阮濤不吃不喝,光抽煙,抽光了就抽肖子鑫、孫偉、安心和檢察院三位幹部的,內心抱定一個念頭。

那就是,拖……

裝糊塗一時,軟磨硬泡。

現在,聽到老婆打來電話,肖子鑫拒絕了她的要求,阮濤怒了,趁機一指孫偉和安心他們大嚷道:“你們沒有一點人情味兒!啊?”

肖子鑫又從**爬起來,重新過來了,無論他說什麽,肖子鑫、孫偉他們就是不撒口。

直到第二天下午,調查組才在阮濤和他老婆的一再請求下,並擔保他不會出現任何意外而帶他回了懸圃縣局裏和家裏一趟。隨後便又將他帶回市賓館。

其實,阮濤家裏並沒有發生什麽大事,也沒有任何變化,這些,去她家的刑警當晚就電話跟肖子鑫報告了……

但是阮濤趁機大鬧,拒不配合,考慮到辦案需要,最後肖子鑫和孫偉他們商量之後,讓他回去看一眼,阮濤也就沒有任何借口了。

黃昏前,市委政法部門又來了兩位同誌,其中就有xx處的季烽副處長,可見市政法部門對此事的重視和決心。訊問加大了力度,期間不乏拍桌子,氣氛緊張。

但阮濤都挺住了。

嗬嗬,有時候你不服不行,有經驗,經驗豐富,和沒有經驗的人相比,尤其是幹公安和沒幹過公安的人相比,比如眼下的懸圃縣公安局分管治安的阮濤副局長,愣是憑借長期以來積累的豐富經驗,抵抗住了市縣公安機關和檢察院的聯合調查。檢察院郝為民處長的車到了,他到了之後,進展仍然不大……

經過研究,決定把阮濤的妻子孫麗也請去了解情況。

原以為最知丈夫底細的女人看到這種情況,會勸丈夫說實話。

沒想到這位擔任懸圃縣房產局的女人可不象丈夫那樣沉得住氣,盡管1414房間內的氣氛一進去精神就被鎮了一下,但孫麗的臉色非常難看,本來懸圃縣公安局長肖子鑫和市公安局的孫偉副局長調查組找她心裏就老大不高興,不情願地跟著來了,以為讓她協助調查別人的事。

進屋一眼看見丈夫也在,又聽說查的是有關阮濤跟金老八案件、收受賄賂、參與販毒的事,屁股一抬馬上又站起來,口氣咄咄逼人:“你們到底是幹什麽的?憑什麽查我丈夫?憑什麽給他開了這麽個‘要死要死’的房間呀?!”

“坐下坐下,激動什麽。”

“我怎麽不激動?”孫麗雖然坐下了,嘴卻不饒人,一指阮濤:“誰要死要死(1414)?你們找我還是找他,是叫我們協助查別人還是讓我們協助查我們自己?”

調查組幹部:“查誰,是法律賦予我們上級機關的職責也是機密,你無權過問。”

沒想到孫麗一聽這話,炸了!她態度明確,口氣狂妄:“上級機關怎麽的上級機關?我丈夫跟你們幹的是一樣工作,你們有什麽證據隨便懷疑他?沒證據,誰讓你們這樣幹的,省檢察院的怎麽的省檢察院,沒證據就這麽血口噴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