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一劫運與幽冥教主一戰之後,明玉便再也沒有與冥河玄陰二人見過。wwW、qUAnbEn-xIaosHuo、coM沒想到如今卻是域外之空見麵,飛到二人麵前,明玉極為高興的拱手作揖:“數十萬年沒有見過二位道友,不曾想今日在些相遇。二位道友怎的也來到這裏?”

冥河道人與玄陰真人與明玉還了一禮,當年眾道齊上幽冥山,破幽冥教曆曆在目。玄陰真人看著明玉哈哈大笑起來,“當真是數十萬年沒有見過道友,道友名聲傳遍洪荒。貧道自不北極亦聽到過道友名號,如今再次相遇,實乃一大快事。隻是事不湊巧,卻是在這等地方。”

“貧道見過明玉道友,這些年不見,道友風采更勝從前。”冥河道人拱手對明玉歎息道,“當年之事,貧道現今想起,如同昨日發生一般。哪曾想到竟有數十萬年再無見過道友,實在慚愧!”

明玉有些不以為然,“道友此言差矣,我等修道之輩,數十萬年不過彈指一揮間。今日再次重逢,卻獨獨少了純陽道友一個,也不知近況如何?”

三人正敘舊情之間,接引與準提二道也駕雲前來。明玉見狀忙與眾道介紹,指著接引準提二道說道:“這二位是西方界八寶靈山接引道友與準提道友,乃當世有德之士。貧道還曾與八寶靈山與這二位坐而論茶,沒想便遇上這檔子事。”明玉說著向星空之下的洪荒大地看了一眼,這才又說道:“此二人乃是冥河道友,居於幽冥地底血海之中,也有大神通。”

“貧道見過二位道友!”冥河聽到明玉把自己介紹與接引準提,拱手向二人作揖,以示禮見。接引道人見冥河道人一身血紅道袍,身上毫光流溢,便知此道不凡。連忙舉起手,與冥河道人還禮,“貧道接引有禮了!”

“貧道玄陰稽首了,二位道友如此風采,貧道自愧不如!”眾人初次見麵,一一行禮之後,便聚在一起。

明玉有些奇怪冥河道人居於幽冥地底之中,怎的來出來了。便向他問道:“道友居於地底血海,怎也在此時出來?”冥何道人聽聞明玉問及之後,不由苦笑道:“這巫妖大戰,死傷遍地。無數怨魂衝入地底,妄自哀嚎,實在是擾的不得清靜。貧道這才出來一探究竟,沒想到洪荒被這二族打的不成樣子。飛入域外這才遇到玄陰*道友。”

明玉聽到冥河的話後,眉頭不由緊皺,“巫妖此戰使無數生靈殞滅,不知要如何收場。隻是我等如今卻作壁上觀,貧道於心不安,不如下去勸阻一番,諸位同道意下如何?”

聽到明玉的話後,冥河道人與玄陰真人齊齊麵色不變,連忙向明玉勸阻道:“道友萬萬不可,那巫妖二族正打出真火,如論如何都勸阻不得。適才也有幾位同道相勸,沒想到那帝俊與太一真靈被昧,生生把數位同道打殺,落的個形俱滅下場。正因此,我等才遠離是非場地,飛入域外虛空。哪裏還明知混水一潭,還要往裏跳的道理。”玄陰真人苦苦相勸,明玉這才作罷。

冥河道人見明玉一臉陰沉,似乎心情不好,上前輕聲相慰:“巫妖二族同居洪荒,共分天下氣運。有此一戰也是天數所定,人力不可挽回,道友雖心係天下蒼生,卻不可以身冒險。還是在此觀看片刻,等二族銳氣消去,再前去相勸不遲。到時我等一同為道友助陣,帝俊太一當看在我等顏麵上,罷兵休戰。”

聽到冥河道人的話後,明玉這才真正息了前去相勸二方罷戰的念頭。隻是死死盯著洪荒之中,隻見九重天上煞氣一片,血光迷漫。時有陣陣喊殺聲自地上傳來。雖沒親身經曆,明玉也猜的下方戰鬥慘烈。

卻如明玉猜想一般,巫妖二族正打的激烈異常。億萬巫族從各自部落殺出,如過地蝗蟲,沿路掃蕩。凡妖族所在,盡起兵戈。直殺的妖族步步後退,最終二方相聚不周山下。妖族再退無可退,不周山上便是天庭所在。真要被巫族攻上去,天庭氣運可就斷在巫族手裏。因此帝俊集十二妖聖,自不周山下擺出周天星辰陣,引無窮量星力入洪荒,與巫族戰在一起。

妖族周天星辰陣乃是伏羲觀域外星空,最終悟出。後傳於妖族之中,被帝俊得到。帝俊更以河圖洛書完善,威力巨大。此時被巫族相逼無奈,億萬妖族以三百六十五妖神為核心,結成大陣以抗巫族。

巫族也是不凡,祖巫出生之後,便有一神通,名為都天神煞陣。傳於各大巫,以結此陣。勾引無量地下濁氣,化為煞氣。以煞氣凝成魔神法相,攻勢如虎,元神沾上一點煞氣,便被侵蝕,走火入魔。甚至於敵我不辯,喪失理性,見生者便舉兵而殺。

此時眾大巫同戰妖聖,三百六十五妖神更被無數巫人相攻。祖巫更與帝俊太一打的不可開交,雙方你來我往,各種神通使出。

帝俊顯出金烏法相,三足而立。太陽真火雄雄燃燒,萬裏虛空俱被點著。烏聲啼鳴,聲音傳於九重天,直入域外。圍觀者無不被帝俊神威而驚歎,直道天帝威嚴,金烏不凡。

虛空萬裏之內,河圖洛書匯億萬妖族法力,引下無邊星域星光,落在眾妖身上,以為護持不被巫族煞氣侵身。眾祖巫全都顯出本體法身,一位頭有數角,背後有翼,雙腳踏龍,手持神兵者,仰天大吼。渾身煞氣直衝出三十三天外,身邊妖族被其神威所懾,煞氣入體。

轟……

一聲巨響,殘存靈智元神調理法力,衝入巫軍之中自爆身體,落得個形神皆滅。億萬年苦修化為灰灰,不知所為何來!

“帝俊小兒,你妖族欺吾巫族,滅殺吾部無數。今日吾等齊集軍士,與爾一爭高下,以定天下之主。”祝融大概是生性屬火,到時一副火暴脾氣,見祖巫之中強良顯出法體。衝帝俊一聲大喝,身上濃煙滾滾。不周山下突然出現一位身高萬丈,一首三麵,兩耳穿蛇的巨人。此人也是腳上踏著二條黑蛇蛟,身上燃起九昧真火,直燒向無數妖族。手執蛟蛇之角,向帝俊衝來。

“眾兄弟顯出法體,與吾同取帝俊小兒。今日定叫他形神俱滅,再不能與我巫族爭鋒。”祖巫之中又有一位顯出法體,三頭四臂,股後有尾,鼻上穿一螭龍,黑氣漫遍天空。眾祖巫齊齊相應,顯出萬丈法體。

鐺,鐺……

天際虛空之中,鍾聲連響數下。燒向妖族的九昧真火被鍾音震散,眾妖這也免於其難。正是太一見妖族一時落於下風,祭出東皇鍾。慶雲之上,一隻三足金烏如同帝俊一般,雙翅環抱一口大鍾,頭朝虛空,啼叫不已。

先天靈寶護體,眾祖巫雖說個個神通無量,一時也不能攻破帝俊太一防禦。反而被太一不斷敲響大鍾,聲音直震的巫族眾位大巫身體不穩,與諸妖直鬥一時落於下風。

十二位祖巫被帝俊太一糾纏,一時竟不能脫身。藏身於妖軍之中的鯤鵬道人突然化出本體,二翅數萬丈,飛入巫軍之中。

呼……

鯤鵬道人以本體自天空之中飛行,帶起無濤大風。卷向巫軍之中,二隻巨翅猛烈拍打間,嘭嘭聲自巫族一方響起。無數巫人被鯤鵬人巨翅一拍而傷,再拍而亡。其中更有一位大巫一時不察,被鯤鵬偷襲,擊飛空中。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見無數法寶轟在身上。光華四起,帶著呼嘯之聲,重重落在此巫身上。

轟,一聲大爆之中,這位大巫身體崩潰,化為無有。

眾祖巫見狀,無不對鯤鵬怒目而視。此人混不在意身份,竟然行偷襲之舉。巫族眾巫一時不察,損失慘重。數位大巫身殞,其中過半乃是帝江座下各著領。當年帝江著眾巫自南離部屠殺眾妖近數百萬,更有無數煉氣士殞落。今日他部下大巫也被鯤鵬偷襲,數人殞落。當直是因果循環,各有報應。

“結都天神煞陣,今日定不於妖族幹休!”帝江雙目通紅,恨不得讓鯤鵬形神俱滅。聽到帝江的話後,眾祖巫齊聲唱“諾!”

十二人各站方位,同拜蒼天大地。顯出各自神通。轟隆隆……,九重天外響起了雷霆之音,不周山數百萬裏天空一暗。黑雲迷布,煞氣凝於一方,形成一道數萬丈黑柱,直轟出三十三天外。域外虛空之中正觀戰的眾神,被這一幕所驚。煞氣成形,這道黑柱直衝出域外,落在眾神周圍。

“小心,快閃!”有些機靈者,見此黑術不可力擋,忙出言提醒。卻還是有一些沒有躲的及,被黑柱衝入虛空波及。這黑柱一入虛空,突然爆裂開來,虛空之中隻聽得輕隆隆聲,無數星辰被擊的粉碎,更不論身處其中的眾多道人。

洪荒之中,十二祖巫結成都天神煞之陣。煞威無邊,便是帝俊太一都不能相抗,連連退出數萬裏。黑柱爆裂之後,天空一片黑暗。虛空之外的眾神剛剛躲過黑柱轟擊,才剛剛站定。就聽到洪荒之中傳來一聲大吼。

這吼聲聲震億萬裏,傳入虛空中,都不見消散。聲音之中隱有東皇鍾之音,又如開天一聲怒吼,數十萬裏雲卷風殘,形成一片混沌。一位萬裏高的巨人站在不周山邊,此人身上混沌氣息吞吐不定,一隻眼中有雄雄大火,一隻眼中清冷無情。眼中更是映出周天星辰,溢出無邊星光,絞動妖族周天星辰陣星光四散逃逸。

“盤古法相現,凝混沌雷霆,開天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