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極仙翁盯著年中的法寶,怎麽都看不出泣個葫蘆有何”嫩毛處明玉看到他一頭霧水,不由輕聲笑了起來。wWw、QUAbEn-XIAoShUo、Com“怎麽,看不上這件法寶?”明玉這麽一問,南極仙翁臉上立馬變色,連忙說道:“弟子不敢!”

“哈哈哈,”明玉看著南極仙翁的樣子,大聲笑了起來。伸手指著南極仙翁手中的金光葫蘆對他說道:“不敢就是看不上了!嗬嗬嗬一句話說的南極仙翁臉皮泛紅,吭吭蔣滋沒說出一句話。

“此寶落在你手中有些明玉暗投了,要是雲中子見狀,可不會如你一般明玉說完後,歎了一口氣。自不周山一別,已經有數千年沒見到雲中子了。馬上就到與眾道相約之期,明玉決定要專門去一趟終南山,把雲中子帶上。此次,眾道相約不同山,皆是神通廣大之輩,正好讓雲中子開開眼界。

南極仙翁聽到明玉的話。不由驚奇的再次端詳著手中的金光葫蘆,看來看去,確尖看不出此寶有何玄妙之處。明玉收回神思,對南極仙翁說道:“修道者,皆有法寶。一為護身,二為證道。這法寶也有品階之分,你可知道?”

,萬比北

南極仙翁點點頭,“弟子知曉,法寶有仙凡之分。凡俗之寶。稱之為法器,靈器;靈器之上,便是仙器,下品仙器無靈性,上品仙器具有靈性。”南極仙翁說到這裏時,心中猛的一跳,麵帶不可思議之色向明玉問道:“這件法寶難道便是上品仙器?”

洪荒修行界中,修士使用法寶,確有這般區分。不過上品仙器極為難得,傳說此類法寶具有靈性,能自行擇主。煉製成功之後,各有神通。

南極仙翁不可思議的看著明玉,希望得到確切答案。聽到南極仙翁這般說,明玉笑著搖了搖頭。南極仙翁見狀不解。小心的問道:“弟子說的不對嗎?。

“唉!”明玉歎了一口氣,南極仙翁無論出身,還是根腳都不錯。可卻一直與普通修士待在一起,眼界受限。與雲中子一比,就如一位深山鄉巴佬跟一位都市貴族。

“法寶便是法寶,隻有先天後天之屬,哪裏有什麽仙凡之別!後天法寶以周天萬物精煉而成,先天法寶乃應天機,為天道所孕,出世便有神通。”明玉的前手段話南極仙翁還能理解,後天法寶是人為煉製而成,可先天法寶由天道所出,就讓人不能理解了。

“敢問老師,何為先天法寶?法寶不都是被煉製出來的嗎?。南極仙翁這麽一問,明玉臉色不由一陣糾結。心中更是暗自慶幸,沒讓南極仙翁見人,不然自己臉麵可就全被他給丟光了。

“誰跟你說的,法寶是人為煉製的?。明玉沒好氣的對南極仙翁問道,看到明玉臉色一變,南極仙翁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再不敢多嘴。明玉覺的要好好給南極仙翁掃掃盲才成,不然帶去不周山,就真是讓眾同道看笑話了。

“吾輩修道者,大羅境後。便要悟天道,鑄道基。

當年無數大神通者相互論道研究,最終才領悟,想要再進一步,便要所修道法為基,煉製一件法器。以此法器寄存元神,方能再行突破。法器法寶之名因此而來,這些法寶還有一個名稱,叫做成道法器,其意為憑此法器成就大道。”明玉說到這裏,見南極仙翁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這才麵帶微笑。

“為師成道法器便是太玄陰陽神鑒,當年為煉此寶,遊走洪荒,最終機緣所至,得到先天太陰之氣,以此先天之氣費千年功行最終而成明玉的太玄陰陽神鑒,南極仙翁也見識過,大小如意可成芥子,大能展萬裏懸空。神光衝霄,威壓無邊,不可近身。

“不過還有一類法寶,卻是天生地出。這類法寶又分二類,一為先天法寶,二為先天靈寶。先天法寶乃是開天之初,大神通化形之時,天機感應,此寶以一口先天靈氣生出,為這些先天神魔護身,乃是其伴生法寶。還有一來曆,便是天地靈粹機緣之下生出靈性,最終被人所得,祭煉後,也為先天法寶。入先天者,殺人不沾因果,更可因此寶而成道。豈是一句仙凡便可論得!”

“你手中的便是為師以先天靈根所結葫蘆祭煉而成,乃是三等一的先天法寶。”南極仙翁此時才知道自己見識之淺,先天法寶如何他不知道,可先天而生的大神通者他是知道其威能的。沒入瀛台之前 他便是得到一分先天神魔傳承,才有如今成就。

“老師,何為先天靈寶,與弟子手中法寶有何區別?”在冉極仙翁長”允天法寶與井天靈 也差。聽!去根本就沒有

“先天靈寶又可叫做先天至寶,威力之在不可想象,而且各有機緣天數。可遇不可求,此類靈寶可鎮壓氣運,故還有氣運靈寶之說。當年洪荒諸神也不知天地間竟還有這類靈寶,隻到妖族帝俊太一出世後,這二人自太陽出世,便有先天靈寶護身。帝俊有河圖洛書,上錄天下之地理周天萬物。太一有混沌鍾,此鍾鎮壓鴻蒙,可定池水風火。不過此類靈寶乃是極少數,不提也罷!”

南極仙翁這下子可是長見識了,沒想到自己認為區區一件法寶,還有如此不凡來曆。天帝帝俊妖皇太一,可謂是名震洪荒。能配得上之類天尊一級大神的法宇,想想便覺的不凡。

, 可

“好了,這此說多了也無用。日後你閱曆多了,自然會知道。你手上那件法寶,你好生祭煉,日後正可做成道之寶,以補爾等根基不深。”

明玉說到這裏,不覺心生感觸。想當年,自己等哪裏有什麽先天法寶,成道法器都是自己煉製。那此有伴生法寶者還好一些,隻要肯花時間,一點點磨煉自己伴生法寶,最後以此鑄基。明玉就難多了,他一化形,除了先天五行火靈之外,再無它物。如不是機緣運氣,太玄陰陽神鑒也不會有如今之等威能。

南極仙翁得了法寶之後。歡歡喜喜的回去祭煉法寶。明玉便算著時間,等到不周山之約到期。

金光葫蘆明玉已經祭煉隻差最後步元神溫養,南極仙翁得到後,不過數十年便與元神合一。一畝慶雲顯化,其上一個金葫蘆滴溜溜的旋轉,從中飄出一道道金光落於南極仙翁身前。煉化此寶之後,南極仙翁隻覺元神通透凝實,道行法力更加凝實。心神感應此寶種種妙用,各般神通,簡直不可思議。

以他太乙金仙道行,識得此寶神通也覺心神震驚,渾身一股諒意由腳直衝天靈。“此寶神通太過驚人,便是我修行至今也相差甚遠。先天法寶便如此威能。

不知比之更勝無數的先天靈寶又是如何光景!”

法寶煉化完畢,南極仙翁謹記明玉吩咐。品味一番此寶妙處後,化出一朵雲光向無量金宮飛去。

天空一道金色雲朵降於終南山玉柱洞前,從上落下二個道人。一位身著淡金色道袍,麵容模糊不清,如一團水團遮在臉前。周身空間微微抖動,如同波紋擴散,竟不能用元神鎖定,忽隱忽現。

另一位麵色紅潤,須發皆白,前額突出許多,與鼻端相齊。手上持一根青木技,頂端雕一異獸。此杖極為不凡,雖不為先天,卻勝後天法寶一籌。這二道正是離開瀛台山前去不周山的明玉與南極仙翁。

此時路過終南山,明玉欲尋雲中子,帶著他一同前往不周山參加論道大會。

明玉與南極仙翁駕雲網一在玉柱洞所在山峰落下,虛空突然一陣空間波動傳出,自青光中顯出一扇門戶。

一位身著玄色道袍的道人從中穿行而出,邁步走到明玉前,躬身拱手作揖,“弟子雲中子見過老師!”行禮之後,又與南極仙翁作拱手禮。“師弟有禮!”

南極仙翁連忙拱手躬身,與其還禮:“不敢當師兄之禮,無極子見過師兄!”

明玉在雲中子剛出現一刻,就從他身上感應到一股法力波動。見他頭頂隱有雲氣成三花之勢,腳下行走之間,風起雲濺。雲中子竟然再次修到太乙金仙境界。觀其威勢,距大羅境也隻差臨門一腳。

明玉對雲中子修行極為滿意,笑著對他讚道:“為師本想你要達到如今境界,重回大羅境非萬年以上不可。沒想到五千年你就有如些成就。很好,很不錯!”

聽到明玉的話後,雲中子不敢居功,與明玉拱手作揖道:“此乃老卑再造之恩,弟子一直謹記老師教誨,一日不敢相忘,這才有如今這般成就。讓老師擔心了!”明玉搖搖頭,“也是你一番劫難磨煉,為師不過領你入門,成就如何,還在爾等。你去收拾一番,與為師去不周山走一遭。”

明玉說完後,雲中子卻有些不解,不知何事,老師竟然還要前來帶上自己,雲中子也沒有詢頭,回身一道仙光打在青光門戶上,此門一陣抖動,忽然在虛空消失不見。做完這些後,雲中子與明玉再次行禮作揖道:“無可收拾之物,弟子這便與老師離去!”,如欲知後豐如何,請登陸 肌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