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天太**與化成的神米,威力自然非同小位兆瓚繆一身體被禁錮,突然二道劍光如同天外飛來,斬了過去。WWw、qUAnbEn-xIaosHuo、cOm

身體被禁不能動彈絲毫,這些道人眼看著二道淩厲異常的劍光向自己頭頂一下子斬了下來。這些道人肝膽俱裂,連忙把元神遁出,遠遠逃離頭頂二道劍光。

明玉這才反應過來,看著空中紫青二道劍光。竟然是純陽道人趕來,出劍斬了被明玉困住的數位道人。

二儀微塵陣中,元神不集還可以掙紮幾下。這些道人把元神遁出身體後,明玉伸手一指點在虛空太陽金光之上。金光突然大熾,分出數股把這些失了肉身的元神罩住。

太陽神光之中含有無窮煞氣。元神剛一接觸神光,煞氣便侵入進去。如同惡狼一般,煞氣一一吞噬掉這些元神,化作一片紅光散於空中,融入陣中太陽神光之中。

純陽道人本來還要禦使二口寶劍絞碎這些道人的元神,可慢了一步,被明玉的太陽神光給吞噬掉。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太陽神光還有這般陰毒的神通,又眼驚訝的看著明玉。

不光純陽道人第一次看到太陽神光能吞噬元神,明玉也是第一次現。剛才的太陽神光乃太玄陰陽神鑒四神光之一,非明玉自身許所為。

看到純陽道人眼光異樣的看著自己,明玉哈哈一笑,對純陽道人說道:“道友怎如此看著貧道,適才神光吞噬元神之舉可非貧道之意。乃是陣中神光自行所為,貧道隻是想打散這些道人的元神,沒想到竟會如此!”

聽到明玉的話後,純陽道人歎了一口氣,看著失去元神被自己斬成二段的眾道人,心有不忍的說道:“道友這件法寶殺氣太重,先天二儀微塵陣本就是一等一的絕陣,以後還是少用為妙。太幹天合,對道友恐非益事。”

明玉了注意到自己這件成道法器自煉入三百六十五顆星辰金後,殺氣大增,已經失了純和。這會兒聽到純陽道人的話後,微微點頭。

“此寶確實殺氣太重。也是貧道溫養火候不夠,才禁煉一十八重禁製,根本不可磨掉其中的戾氣。”

純陽道人聽到明玉此寶竟然隻祭煉十八重禁製,麵色一怔。雖然法寶煉化入元神之中便可如臂指使,可威力卻不會隨著本人道行提升而提升,還要不斷祭煉,元神刻下禁製才能不斷提升威能。

以明玉道行,足耳把法寶在短期內祭煉到七十二重,沒想到明玉的成道法器不過隻有十八重。

其實這不怪純陽道人驚訝,明玉手中法寶已然不少。無量青山,混沌珠,玄無控水旗,翠綠劍,太玄陰陽神鑒。除去翠綠劍,哪一個都是威力無匹,都需要時間慢慢祭煉。

如今他也隻把惡量青山祭煉到一百零八重,正在耗費精力要把這些禁製全部融合,重新化成一道禁製。

“這件法寶還未到大圓滿之時,當除貧道煉製此寶之時,曾立有誓言,要錄下三千道法,以傳後世。其中先天道法二十八部,大羅道道法七十二部。太乙道道法一零八部。先天道法還少八部。”

純陽道人聽到明玉的話後,突然呆立不動。搖搖頭,再不多言。洪荒之中多少生靈苦苦求卻不得其門而入,可明玉這裏有現成的通天大道,卻收而不示。不知明玉說要流傳後世,要怎麽個流傳法。

“道友還請上橋,正好合力把陣中之敵清除,也好清靜一番。”明玉向純陽道人招招手,純陽道人聞言收回空中的紫青雙劍,飛向虛空虹橋。

此時大陣之中,隻餘金冠道人與幾位大羅得道境的修士。這幾人要麽道行法力高深。要麽有先天法寶護身,正與雲中子等捉對廝殺。

金冠道人可不好對付,頭頂一顆大印放出寶光。無論明玉的翠綠劍,還是純陽道人的紫青雙劍一時都破不了他的防禦。

見一時無法破去金冠道人的護體寶光,純陽道人家性含了金冠道人。空中紫青雙劍二道劍氣擊退金冠道人,轉頭殺向其它道人。

純陽道人二口寶劍被他祭煉無數年,早已通靈。劍光自空中一轉,擊在與南極仙翁相互廝殺的一位道人。此道正是綠發道人,數百年前得到一件先天法寶。此寶乃是一件林形法寶,自空中顯出無數道毫光,杖身寶光散而不聚,一看綠發道人就沒有把這件法寶煉化完全。

南極仙翁才突破到大羅境不足年,境界未得穩固。隻是仗著手中金光葫蘆與綠發道人鬥個不相上下,頭頂上浮著葫蘆,一道金光自空中盤旋,底部二儀神光遊離不定,正與綠發道人僵持不下。

純陽道人早就注意到南極仙翁與綠發道人的打鬥。這位綠發道人一身道法神通比南極仙翁強了

比。%屍一石小多少,二者相鬥。短時還可不分勝負,時間一長。南極牲猜帆要落入下風。

看到有機可乘,純陽道人一擊手巾紫青雙劍,青色寶劍化為一道匹煉,直取綠發道人項上人頭。

比。,正

正與南極仙翁纏鬥在一起的綠發道人,一身法力十之七八都在抵抗金光葫蘆的吸力,哪裏還能騰出精力。純陽道人的青虹劍突然斬了過來,連忙放棄與南極仙翁糾纏。便要飛身躲開。

他不躲還好,金光葫蘆奈何不了他;剛一躲開,金光葫蘆就從南極仙翁身邊飛起,落於綠發道人頭頂之上。一蓬金光撒下,把個綠發道人罩的嚴嚴實實,葫蘆之中二儀神光糾纏盤繞,形成一個深不可測的漩渦,一股無窮吸力自葫蘆口而生。

正被青虹利追殺的綠發道人手忙腳亂,竟然抵抗不住,被葫蘆吸走。

“爾等枉為大羅金仙。竟行偷襲之舉,我便死也咒爾不得好死”綠發道人被葫蘆吸攝,一點兒反抗之力也沒有。隻能對著純陽道人與南極仙翁大聲變詛咒。

看到綠發道人被南極仙翁收走,純陽道人仗劍而立,對綠發道人的詛咒毫不在意。更是麵帶微笑回應了綠發道人一句:“道友此乃臆想,貧道精修純陽道法,萬法不侵,能克萬邪,道友詛咒不過母耗元神!”

純陽道人話還不有說完,綠發道人就被吸入藥蘆之中。南極仙翁伸手招回金光葫蘆。蓋上葫塞,用力搖了幾下,收入元神之中。

看到純陽道人收回青虹劍,南極仙翁拱手行禮相謝:“多謝師叔出手相助!”純陽道人擺擺手,“無需多禮,貧道還要去看看其它人等。你境界不穩,再不要出手,免傷根基!”

純陽道人說完,再不理會南極仙翁,禦劍飛走。南極仙翁拱手作揖目送純陽離去。便自原地盤坐而下,全力動使金光葫蘆,要把綠發道人煉化。

金冠道人身邊諸道此時盡數伏誅,沒了這些道人牽製,再無法與明玉相抗。大陣之中,一口翠綠劍上下翻飛,劍光如驕龍,圍在金冠道人身周數丈。時不時招來一道雷霆,擊在金冠道人頭頂法寶之中。

金冠道人被明玉逼的顧此失彼,防得了翠綠劍防不了雷霆,防下雷霆,又被劍光所傷。明玉可非雲中子青衣可比,無論劍光還是雷霆,都內含一絲法則之力。妾在金冠道人身上造成的傷害,非靜修溫養不能愈合。

此時身上毛經傷口無數。侵入體內的劍氣與雷勁,分去他數分心思。

此時麵對明玉更加不堪,如不是頭頂法寶護身,早就身首異處。

陣中情景全部映於明玉心間。被他分隔開的眾多道人此刻盡數誅除,隻剩金冠道人一位,明玉再不手中留情。慶雲之上的無量青山突然青光大盛,飛向金冠道人。

無量青山最善攻擊防禦法寶,飛向空中之後,化為萬丈大狠狠的砸向金冠道的腦袋。看到明玉祭出無量青山,金冠道人一口精血噴向頭上大印。得此精血,大印寶光猛的竄上高空數百丈。擊在無量青山底部。

被這道寶光撞擊,無量青山竟然向空中跳起數十丈,一擊無功。明玉早就注意到金冠道人的法寶非一般先天之寶,洪荒之中印類法寶,明玉也聽說過幾個。此印寶光罩體,看不清要體,能抗禦無量青山一擊,已經不凡。

明玉見金冠道人一時神勇,護身之印攻之不破。再次祭出混沌珠,打向金冠道人。混沌之珠雖無攻防之力,明玉也不指望這件靈寶能打殺了金冠道人。隻是借助混沌珠上一絲混沌氣息,破了金冠道人的護體寶光。

混沌之息能化萬物,金冠道人措不及防被混沌珠打中,護體寶被一觸即破。如此機會,明玉怎能放過。揮手招來一道尺許粗的雷光擊中金冠道人。

沒有寶光護體,金冠道人身體表麵的神光被雷霆一擊而破,翠綠劍突然一道劍光自金冠道人眼前閃過。

雷霆最善破除護體神光,明玉眾多手段使出,打的金冠道人手忙腳亂。被混沌珠破了防禦寶光。翠綠劍在他脖子上環繞一匝。

“撲嗵!”

一聲悶響自地麵響起,金冠道人身首離分。重重的倒在地上。連同元神都沒來的及逃脫,可憐一代大神通,億萬年修持,今日道消神散,落得如此淒涼下場。

明玉怔怔的望著地上的屍身,他本以為金冠道人可以擋住他這一擊。與他再戰上數個回合。好多後續手段還沒有來的及用呢!

金冠道人一死,太陽金光自虛空之中落下,眨眼之間就把他給吞噬個幹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