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猛楚座諸道都知道如何突破大羅境,鴻鈞道人在紫霄宮押獅精清楚楚明明白白。WWw,QuanBen-XiaoShuo,cOM

本來以為把法則之力修到極限後,就能觸碰到下一層境界的壁障。可如今都已經達到大羅極限,卻根本沒有遇到什麽境界壁障。

三清道人上次講道後,不到千年時間就把法則之力凝煉到極點。站在天地最高數峰,稍一邁步就能達到下一境界。可這一步不好邁,因為就找不到邁步的地方。大羅境的壁障就如同一堵高牆,找到這堵牆,就能想到如何越過去。可讓人糾結的是,都已經站在巔峰了,卻找不到牆在哪兒?沒有目標,任你天大神通也無招可想。

明玉聽著三清與鎮元子的各種推斷,也不插話。想到突破,就得有斬三屍之法,鴻鈞道人隻講了如何突破下一步,可把一個大前提暗藏不說,任是三清與鎮元子如何感悟,都不可能達到下一步的。

因此,明玉在道行達到巔峰之後,也不強求突破。依舊是感悟法則,凝煉法則之力。這法則感悟雖有極限,可法則之力凝煉卻沒有。正所謂沒有最凝煉隻有更凝煉,明玉也能微微猜測出,三屍分身肯定要以法則之力凝煉身體。前期基礎決定日後三屍分身的神通法力,隻是明玉也不好與三清鎮元子明說,隻有不言語。

有些明玉也在想鴻鈞為何講了後半段突破法門,卻不講前半段。暗自想想,可能與巫妖二族有關。此一劫運,巫妖二族為主角。諸神道行太高,甚至早早的成就大道,與巫妖二族都不利。

頭頂坐著數位混元大羅金仙,祖巫與帝俊就是再狂妄也不敢輕起戰端。總要給二族一些積蓄實力的時間。妖族不用說,還有一個女奶前途無量,可巫族想到提升實力就不太容易。這也是鴻鈞說出大羅尊位秘密的原因所在。

一是消耗妖族與煉氣士一部份實力,托住這些大神通道行提升速度;二是給巫族留足時間,讓其再積累自身實力。到時,巫族實力大增,妖族有女娼,日後也好算計一番。

明玉這般想著,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關注巫妖二族了。這些年,二族不知又出現了卓少大神通之輩。帝俊要得四百大羅尊位,不過妖族肯定不隻四百位,很有可能帝俊雪藏了一部分實力。鯉鵬道人有妖師之稱,想來妖族這部份實力與鰓鵬道人有些關係。

至於巫族如何,明玉就更不知道了。如此想著,明玉突然心中一驚,“巫妖再次大戰為時不遠矣!”

注意到明玉心不在焉,鎮元子突然問他道:“道兄在想何事,竟然如此專神?”

“啊?”被鎮元子突然這麽一問,明玉低聲驚呼一聲,連忙掩飾自己的尷尬之色,口中忙說道:“沒什麽,沒想什麽!”

三清道人與鎮元子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明玉這才“唉!”了一聲,“很長時間沒有注意到巫妖二族,不知道如今二族又出現了哪些英才之士。這二族上次大戰一場,便掩旗息鼓低調了很多。貧道有些擔心啊!”

明玉這話說毫無來由,巫妖二族關他何事。

“道友擔心什麽?”

明玉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向三清與鎮元子忽然問道:“四個道友覺得帝俊太一是否也困於大羅境,如我等這般?”

沒本是明玉的,沒想到卻被反問一句。“這兩位出身根腳皆與我等一般,無法說清誰高誰低。我等到了這等境界,想必那兩位也一樣。就是不知女奶是否傳於帝俊太一突破之法!”

元始道人不此不確定的說道。聽到元始道人的話後。明玉搖搖頭,“道祖曾言法不可輕傳,女奶與帝俊太一交情再好,也不敢輕易此法門。這倒不用擔心。便是他二人得了女妨傳法,也無英緊要。上次與祖巫相鬥,這二位怕是傷了根基。道行可能提升,可根基想要補回來卻不容易

明玉一點都不擔心帝俊與太一,沒有永恒的主角。巫妖兩族終有一日會被另一種族取而代之。總不能兩族沒落,還把帝俊太一留下。如真要這樣,巫妖二族也就談不上什麽沒落。此事不關自己,有天道看著呢。

“四位道友覺得巫妖十二祖巫如今神通如何?”明玉念頭一轉,又問出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可不好回答,自一次巫妖大戰後,都過去這麽多年了,誰還能確定祖巫神通達到何等境地。

看到三清道人與鎮元子都回答不上來。明玉幽幽說道:“不可能沒一點進步吧!怕是我等突破大羅境後,眾祖巫的神通又是另一番模樣了。幾位道友覺的巫妖如再次起戰,如何?”

明玉這個問題一出,三清道人與鎮元子臉色齊齊一變。上次二族大戰,帝俊太一道行神通都不弱。可也不過成道之境。可再進一步後,其神通法力便不好推測了。

都天神煞大陣威力之強,眾祖巫神通再提升數分,其威能之強,怕是打破洪荒都有可能。這還必餾妖族周天星辰大陣。此次妖族為大羅尊位。便以此陣鎖嘩哭地六能封鎖天地的陣法,威力就不用說了。這兩大陣法相鬥,其破壞力,無法想像。

太清道人與明玉慢聲問道:“那道友的意思是?”

明玉搖搖頭說道:“貧道沒有意思,便是有意思以我等如今道行法力,也不過與帝俊太一伯仲之間。隻待日後機緣了,不過巫妖兩族說什麽也不能讓其這般一一積蘊實啊!成千上萬大羅金仙,一抓一大把,怕是紫霄宮那位也要顧忌吧”。

明玉這話非是危言聳聽,巫妖二族平安相處,數百萬年,千萬年後,二族實力達到何種程度,也不是沒有明玉說的這種可能。到那時。他們在帝俊眼裏怕也是隨攻隨打的角色了。

離這一劫運結束還有億萬年之久呢,中間變數讓人不得不防啊!

明玉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三清道人與鎮元子相互對視一眼。都覺得往後時間越長,日子越不好過了!

駕著雲光,明玉不急不趕的向著瀛台山飛去。五莊觀中,退去眾敵。明玉與鎮元子三清道人說了巫妖二族的危害性。眾道都想不出任何方法能克製二族,不讓其實力無休止的增長下去。最後隻能歎息一聲,還是實力不強,如有道祖鴻鈞那般法力神通,巫妖二族何足掛齒。

這種想法隻是想想,連大羅境都無法突破,鴻鈞道人那等道行,隻能暗地裏臆想一下。眾道想到明玉所說的話,隻覺無法再坐下去,紛紛與鎮元子告辭,離開五莊觀。

明玉之所以在五莊觀中那般誇大巫妖二族實力,也是想為以後巫妖大戰做個心理準備。這二族最後一次大戰,可是了不得,能早打還是早打的好,不然可波及到他們了。

明玉雖知二族有場驚天之戰還要進行,卻隻是道異途說知道一鱗半爪,至於如何慘烈,造成的破壞有多大,波及有多廣根本就不知道。

三次講道隻有區區幾百年了,到那時,鴻鈞可是要分封聖個的。聖位一定,洪荒可就真正的熱鬧了,這也將預示著巫妖二族態勢發生一個,極大的變化。不得不早做籌謀,提前算計。

西方二道靠不住,這二道隻把目光對準了自己那一畝三分地上,怎麽有利於自己就怎麽做。而且準提的神品也不好,接引倒是一位有道有德之士,可耳根子有些軟,被準提道人一磨。便什麽事都答應了。

想到自己在紫霄宮中也得了座個,日後聖人之中定有自己一位。可成聖便要立教,以教化天下。聖人隻所以為聖人,便是有大功於天地。想要什麽也不付出就得到聖人之位,成就混元大羅金仙,根本就不可能。

明玉遍數所有成聖者,便是鴻鈞也要與洪荒眾生傳下三千道法,最後更是以身合道。自己如何做才能成就聖人之尊,明玉早在二次講道之後,就開始謀劃了。

網一進入瀛台山,純陽道人就迎了出來。身前金陽銀月二位童子快走數步,來到明玉身前便與他行禮叩拜道:“弟子見過老師,老師萬安”。

“起來吧!”明玉一股勁力托起兩位童子,跟純陽道人相互作揖行禮。

“道友去五莊觀助拳,不知鎮元子可好?”純陽道人問起鎮元子安危。瀛台山來犯之敵實力可不弱,雖然自己與明玉打殺了來犯之敵,可也相當不容易,一個不察,就會損失慘重。

能讓鎮元子求助,可想而知攻打五莊觀之敵實力之強。純陽道人有此一問,也不全是客套之語。

“無妨,總算去的及時。又有三清道人相肋,不過是逃跑了幾位,以後也不成氣候!”明玉說完後,突然有些奇怪純陽道人不務閉關,以備再次開宗立派,怎的有閑情逸致跑出來迎接自己。

“道友不是正整理道法嗎,怎麽如今卻是無所事事的樣子?。

明玉一問出來,純陽道人便哈哈大笑起來,“已經完成了,貧道純,陽一脈道法當年幽冥教一戰已經失傳大半。這些年貧道整理過後,重新歸錄眾多道法,去蕪存普,也不過是補充完善劍修一脈

說到這裏,純陽道人歎息一聲,“當年終南山純陽道派何等興盛,與貧道劍修不相伯仲的道法神通就有數十種,可如今隻剩純陽觀劍修一脈”。

聽到純陽道人惋惜不已,明玉輕聲安慰數聲。“此乃劫數,道兄不必傷感。純陽道法獨樹一幟,洪荒之中劍修之法貧道隻見道兄一處。日後開宗立派,定能把劍修一脈發揮光大!”

“多謝道兄吉言!”純陽道人拱了拱手,突然神色恍悟,用力拍向自己額頭。

對著明玉苦笑數聲道:“差點兒把正事給忘了,紫霄宮三次講道將至,貧道便想著乘此時機,重立山門。不知道友意下如何?”,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肌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