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本位如今鴻鈞凡經許出四個一。Www!QuANbEn-XiAoShUo!cOM還隻剩下二糊細下子坐不住了,他與接引道人居與西方界,本就生天不足。想到振興西方界,如今隻有成就聖人一途。

一想到此節,準提道人連忙起身,向鴻鈞道人哭訴道:“老師慈悲。弟子西方界貧癮,不足洪荒萬分之一。非以聖人之威才可振興!”

鴻鈞道人想了想,把二道鴻蒙紫氣賜於接引與準提,“你二人另有一段機緣,賜你鴻蒙紫氣,貧道便收你們做個記名弟子,如何?。

得到鴻蒙紫氣,準提道人高興的萬分的向鴻鈞拜磕起來,“多謝老師慈悲,弟子願意。還請老師再賜予幾件靈寶,弟子西方界先天不足,更需靈寶鎮壓氣運!”

這準提得寸進尺。幾句話就讓鴻鈞賜下二道鴻蒙紫氣,還不知足。又要起先天靈寶來了。眾道一個個帶著憤怒的神色看著準提道人,還從沒見過如準提道人這般不知羞恥之道,真當先天靈寶是路邊的大白菜啊,想要就要!

鴻鈞道人看著準提道人此時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好不淒慘,微微一歎,“先天靈寶再也沒有了,爾等若想要。便隻有去洪荒尋找機緣!”

聽到鴻鈞這般說,準提道人哇一聲大哭起來,“老師實在偏向,其它弟子都有靈寶賜下,唯獨弟子沒有。當真在誑騙弟子,老師座下不是一件靈寶嗎,反正老師就要以身合道,要之無用,不如就賜給弟子如何?”

宮中諸道聽到此言時,不由破麵抽橡,紛紛怒視準提道人,此道之無恥已經令人發指,竟然要想了鴻鈞的坐蓮,實在不當人子,把臉都丟盡了。

便是接引道人都有些看不過去,麵色通紅一片。他如今被準提連累的名聲丟盡,已經在宮中坐立不安,恨不得打個洞口鑽進去。

再不敢讓準提放肆,突然起身喝斥準提道人:“師弟不可如此,老師賜下鴻蒙紫氣已經是天大的恩情,怎能不知進退,言語放肆!”

聽到接引道人的斥責,準提道人一臉委屈的看著接引,哭喪著臉,“師兄怎麽能這般說話,我西方界本就不如洪荒。再者老師曾說混沌青蓮化出一方乾坤鼎,想必老師也已尋到,不要青蓮。乾坤鼎也可以啊!”

此話一出,可就真的惹怒的眾道,“準提道人好不要臉皮,還不快快退下。莫要惱了老師!”

看到自己真的惹了眾怒,準提道人這才有些不甘心的退到座位上。

“讓老師見笑了,弟子恕罪,還請老師不要動怒!”接引道人看到準提退後,與鴻鈞道人作揖賠禮道。

“準提道人說的也有道理,吾之座下青蓮要之卻已無用,隻是此寶鎮壓氣運效果不佳,比之誅仙四劍這等殺伐之氣還要弱上數籌。

你如不嫌,便賜與你做個防身吧!”

鴻鈞道人說完後,真的把座下青蓮贈於接引,看的宮中諸道紛紛眼紅,不由把目光對向準提,恨不得把此道搓骨揚灰。實在是太不要臉了。先天靈寶這等神物也能討要。一想到鴻鈞竟然真的把座下青蓮送於接引,雖然沒給準提。可都把怒火對向準提。要不是他多嘴不知羞恥。此寶哪裏能被接引得到。

得了青蓮的接引道誠慌誠恐的跪拜在地,連連推卻不要,“老師坐蓮,弟子怎敢據為己有。還請老師收回,弟子蒙老師賜予鴻蒙紫氣。又為記幕弟子,已經感激不盡,哪裏還不知進退!”

這話說的還像樣,讓人聽著也舒心。不過鴻鈞道人何等尊貴,說出話哪裏能收得回來。揮揮手,對接引道人說道:“你雖為吾之記名弟子。送你一件禮物也是份所應當。不必再推辭,收下就是。至於乾坤鼎日後另有機緣,如今雖在吾手中,可卻不能賜給任何人!”

接引道人見事已至此,多說無益,隻能收了青蓮坐回座位。因準提道人之因,眾道連帶著對接引道人也極為不喜,隻覺他比準提道人無恥更可恨,虛偽到了極點,得了青蓮還在賣乖。

此時鴻鈞道人把目光對向明玉,見到鴻鈞道人看向自己,明玉心裏一跳,不自覺的心中撲撲亂跳。生怕鴻鈞看穿自己底細,穩穩的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敢動。

明玉雖然極為擔心鴻鈞看穿自己,可心裏也有一股激動生起,看來最後一道鴻蒙紫氣是要被自己得到了。

沒想到鴻鈞一天口,就把明玉給嚇的半死,渾身直冒冷汗。

“你居於海外瀛台,得海外氣運加身。又是天開之時一道極光得道,根行也算深厚。當初吾立紫霄宮,為大道感應,紫霄宮原本隻化出六個座位。沒曾想你一進入紫霄宮,這座位竟然又多出一個。此中原由,吾苦想萬年不得解釋

此言一出,不隻明玉被驚出一身冷汗,便是宮中諸道都不可思議的看著明玉。眾道都是心思玲瓏剛……口陽…8。0…漁書 不樣的體蛤!午,哪裏懷不知道明玉另有隱密,非鴻鈞說的眾麽簡外衛討鴻鈞都不明所以,自己就更不用說了。

後世之中,明玉也是老油條,最喜歡的就是看各種穿越說。也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穿上一把,可沒想到自己有些穿過頭,正好趕上盤古開天地。一道極光生出,明玉想不也不想一頭紮進去,倒是因這道極光有了天大的機緣。

如今鴻鈞顯然也猜中自己非極光化形得道這麽簡單,不過明玉不說。任是鴻鈞想破頭也無法想出自己的來曆。再者,當時自己來到洪荒之時。正值盤古天開,與極光合二為一,已被天道認可自己出身。他就是先天極光得道,合情合理。合法合道。

“大道如此眷顧於你,竟然為你化出一個座位,這道鴻蒙紫氣賜予你也是應該。隻是你占了海外氣運,當要好好照拂,那海外日後也有一段機緣因果被牽出。”

明玉得了鴻蒙紫毛,與鴻鈞道人拜磕三禮,起身回到座位上。

“吾之門下有七聖,如今也收你做個記弟子。你看如何?”鴻鈞道人向明玉問道,“弟子願意,請受弟子一拜!”明玉聽到後,馬上點頭,再次起身跪於鴻鈞麵前。

“嘭嘭嘭”連磕九個響頭,算是拜師禮!

“你之大禮吾當受之,你且起來。”鴻鈞道人笑著說道,“是!”明玉聞言起身站好,等著鴻鈞後話。

“其他弟子吾均賜有法寶,隻是靈寶有隨,不能再賜予你了。”

明玉本來也沒想過要從鴻鈞道人這裏得什麽靈寶,聽到鴻鈞如此說。連忙躬身一拜:“弟子不敢,能入老師門下便已知足!”

“當年吾成道之前,曾得混沌青蓮之頸化作的分寶崖,其中放置諸多法寶,你等可去尋找,收獲如何各看機緣!”

眾道人聽到鴻鈞說還有一處分寶崖,放著無數法寶,不由個個眼睛裏冒出了綠光。能被鴻鈞看中的法寶,即便再差,在眾道眼中也是好寶貝。

“吾三次講道已結,日後合身天道,天道即鴻鈞,鴻鈞即天道。大勢不改,鴻鈞不出,爾等去吧!”鴻鈞此言一出,對著混沌虛空突然大喝一聲:

“合天道,天數已經滿!”

混沌虛空之中忽然傳來一聲轟隆聲,整個紫霄宮都抖了三抖,鴻鈞道人已經消失不見。眾道都知道鴻鈞已經身與道合,全部都起身,向著鴻鈞消失的地方躬身三拜。

“尖師慈悲!”

鴻鈞一合天道,眾道便感覺到頭頂似乎有一道枷鎖橫天,把整個天地都鎖起來。天地法則再不能如以前那般輕易感應到,飄忽不定,似有若無。

這時才徹底明自,鴻鈞所說大羅金仙為何是天地至尊。有如此枷鎖。想要道行再做突破,超脫天地,更是難上加難。看向明玉等七位道人不由麵帶異色,鴻鈞道人早就知道自己合天道後,想要超脫天地艱難。這才相助他們七道在紫霄宮中突破。

如今明玉與三清等跟他們已經不是同一個層次了,便是與明玉相交極好的純陽道人都有不自覺的拉開距離。

“哎!”明玉心中暗歎一聲,隻能隨他去了。“分寶崖在什麽地方,老師還沒有說出,我等如何去找?”準提道人向三清道人問道,“各憑機緣,有先天靈寶護體,區區混沌氣息也奈何不得道友。”元始道人哼了一聲,對準提道人剛才所作所為極為不爽。隻覺與這種人日後同為聖人,就覺麵上無光,想要與他拉開距離,以後再不來往。

“以道友,如今道行,便是沒有先天靈寶護身,也能自混沌虛空中安然行走,還怕找不到分寶崖嗎?”

通天道人原本想說準提道人臉皮之厚,還怕混沌之息,可話到嘴邊,終於沒有說出來。

“不錯,我等分頭尋找,各憑機緣吧!”

女娼道人點點頭,與準提道人說道。最後化出神光飛向混沌深處。明玉也沒什麽好說的,以眾道如今道行,混沌虛空已經可以來去自如,對三清道人互相作一道揖,也飛向混沌之中。

看著明玉等飛入混沌之中,紫霄宮諸道麵麵相覷,心中早已經生起詣天駭浪,道行不過前進一步,雙方差距就變的如此之大,實在出乎眾道意料。有這七道壓著。洪荒之中哪裏還能有好日子過!

帝俊與太一都有先天靈寶,也能勉強行走混沌之中。鎮元子對法寶根本不看在眼中,他之地書已經是少有靈寶,不想去湊那個熱鬧。

眾道再在紫霄宮待著也沒甚意思,紛紛離開各歸洞府。鰻鵬道人此時心中怒火早就燒的渾身痛癢難耐,臨走之時,雙眼惡毒的看了紅雲道人一眼,恨恨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