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與看到明玉出了紫霄宣直往混漆中而去。WWw。QUAbEn-XIAoShUo。COm不由歎, 霄宮外一片混沌,就是我等有先天靈寶護身,怕也要找上不少時間才能找到,也知道那分寶崖在什麽地方?”

不能怪元始這麽想,以他們如今道行。雖能行走於混沌,可紫霄宮外混沌空間無邊無際,分寶崖還不知在哪裏呢。真要尋找,還指不定要花多少時間。隻是有法寶不能不取,昆侖山上可有不少門人弟子,總不能弟子們鑄道基時連一件先天法寶都拿不出來吧。元始當初鑄道基時,根基深厚,可門下弟子們不能與他們相比。非要先天法寶補足根基才可。

“師弟不必哎聲歎氣,我等也不急著回昆侖山,多找此時間總能找的到”。太清道人勸慰元始道人一句,“女娼與明玉已經先行一步,我等也不能落後,走也!”

太清道人說完,化作一道太清神光消失。元始道人無奈,隻好通天道人跟上去,三兄弟轉眼之間就無影無蹤。

“老師曾言當初紫霄宮隻有六個座位。因其來到紫霄宮,竟然又多出一個,怕是有什麽隱秘。師兄可曾想到其中原由?。一路上,元始道人想到明玉,忽然向太清道人問道。

“老師都不曾知道,此事有無隱秘都與我等無關。”太清道人話才網說完一半,通天道人突然指著前方閃光之處,悄喜的對太清與元始叫道:“師兄且看,那發光之地可是分寶崖?沒想到最終還是我等師兄弟先到一步!”

順著通天道人所指方向。果然看發光之地。

上麵毫光皆放,定然就是分寶崖無疑。

明玉自離去紫霄宮,便自混沌中行走。這不是第一次行走混沌,當年與燭龍前去祖龍之地時,便走過一遭。隻是當時他隻能以無量青山護體,才可安然無事,所耗法力之大。那有現在這般,隻以太陽神光便可抵禦混沌之息。而且他能感覺到自己能微微吸收一絲混沌之息,不被同化,反而法力有所增長。

混沌之中沒有方向沒有時間,明玉也不知自己走了多遠。生中正生出一股煩躁之意,突然眼前一亮,一道光芒出現。如深海燈塔,眼前突放光明。那裏定然就是分寶崖了,明玉身體一怔,化作一道金光飛了過去。

分寶崖並不很大,如同一塊石頭,明玉走到跟前,一眼就看出鴻鈞在這塊石頭上下了禁製,不然上麵的法寶早就被混沌同化了。看著分寶崖上麵數百件法寶,均在先天法寶之列,明玉眼睛一亮,暴出兩道神光。

“道友來的好快,貧道原想著還要等一些時候呢!”站在分寶崖另一方向的通天道人與明玉打招呼後笑著說道。

“見過三個道友,這上麵如此多的法寶,三個為何不取?”明玉不知三清何時到達,可上麵的法寶卻一件沒少,不由奇怪的問了起來。

“還有幾個道友沒到,貧道怎好意思先取,總要到齊了再取”。太清道人笑著跟明玉解釋。

“老師曾言各憑機緣,三位道友先來,便是機緣。所謂先到先得,量其它人也無話可說!”明玉有些不以為然,要是自己早到,這上麵的法寶能剩下幾件,可就不好說了,三清道人什麽時候也變的這麽實誠了。

“不妥,不妥,還是再等一等!”太清道人搖著頭說道,話才網落,就見一道神光飛來,

光華落下,正是女娼。她最先離開紫霄宮,如今反倒是差了明玉、與三清一步,看到這四位道人時,微微一福,笑著說道:“四位道友來的好早,卻是女娟慢了”。

“我等也才來了片刻。”

女娟看看著分寶崖上的法寶,奇怪明玉與三清道人竟然一件都沒取,目帶疑問的看向四道一眼。

看出了女妨心中的疑問,明玉笑著解釋道:“三清道友說要到齊了才可取,貧道說不用,先到先得,三位道友高節不欲占了我等便宜,這才等到現在!”

聽到明玉的話後,女媽皺起了眉頭,她對準提道人極為顧忌 此道無恥天下第一。“明玉道友說的不錯,先到先得,各憑機緣罷了。再說那準提道人品行不端,得了法寶去,還不知日後如何!”

準提無恥三清也見識過了,真要讓他得了些法寶,日後教出的弟子想來也好不到哪裏去,說不得就要為難自己門下。想到這裏,便有些意動,想要選幾件法寶。

明玉見三清道人有些不好意思,伸手一指分集崖:“三位道友盡管選取,隻要與貧道留下向件就可”。

太清道人打量著分寶崖眾寶,沒有一件看得上眼,正要放棄,突然看到二件閃著微微光芒的法寶,伸手抄在手中,乃是一根紫金繩子與一個乳白色玉頸瓶,得了這二件法寶,對明玉與女媽說道:“貧道隻得這件即可”。

元始道人也

二澤出幾件品相質地好的,最後輪到誦天道人時,他卻火一揮。卷走上百件法寶。

“道友請!”三清選取完後。女媽與明玉謙讓道。

“貧道便不客氣了!”明玉說完後,衣袖學著通天道人也卷走上百件,其中數件乃是他精心所挑,其餘都隻充數。

最後隻剩下百餘件,女娼隻為準提接引道人留下十來件次品,卷走幾十件法寶,此次分寶崖一行算是收獲頗豐。

五位道人得了法寶,也不多在此地停留。太清道人笑著說道:“既已得了法寶,這裏畢竟不是我等久留之處,還是回去吧。”

聽到此言,另四位道人點點頭。明玉與三清女娟作了一道揖,“確實是不久留之地,如此貧道先行一步,各位道友後會有期。”

三清還了一禮道:“道友慢走,後會有期!”說完後三清兄弟也化作清光消逝,隻餘女媽留在原地。

看著分寶崖,女媽似乎想到什麽,突然衣袖再次一揮,把剩下的幾件也卷起,最後自分寶崖前消失。

這五位瓜分了所有法寶,最後隻留平一個空空的分寶崖給後來者。

明玉得了法寶自混沌之中回到洪荒,一路向瀛台山而去。此次講道相比三清等明玉所得極少,除去道行突破,也就上百件法寶。

先天法寶對如今的明玉來說,已經算不得什麽。他的太玄陰陽神鑒也是先天法寶一級,威能之大,是他收取的這些法寶所不所相比的。尤其是明玉自紫霄宮斬出一尊分身,便以是此寶為寄托,從此以後這件法寶就會隨著分身的神通提高而不斷提升。

這一路由洪荒到瀛台山,隻花了區區數天時間。這要放在以前,沒個二三個月根本不可能。

此剪瀛台山雲中子與南極仙翁還有回來,隻有二個守門童子。當年雲中子為金陽與銀煉利的二件法寶,如今化成二間小茅屋坐在鬆園內。

此鬆自明玉移植到瀛台山,已經八千多年,上麵早就結滿鬆果。一團團靈氣被五針鬆吸收再吞吐出來,化成精純的五行靈氣,被二位童子吸收,讓這二個童子法力大進。

明玉在瀛台山網一落下雲光,就被他二人發現。也顧不得看守五針鬆,齊齊駕著雲飛向無量金宮。

按下雲頭,二位童子來到明玉身前,齊齊行禮:“見過老師!”

“免禮了,為師不在這段時間,瀛台可曾有事?”

金陽剝民月急忙擺手,把頭搖的像是一個波浪鼓一般,:“沒有沒有,老師前去聽道,近六千年,弟子一直守在瀛台,一切平常,沒有什麽事發生過!”

“六千年?”明玉突然向二位童子問道,紫霄宮講道才不過三千多年,加上中間趕路也不過百十來年,怎麽會有六千年呢?

看到明玉臉上的疑惑,金陽童子狠狠的點點頭,極為確定的說道:“是六千年啊,有什麽不對嗎?”

金陽的話的極為肯定,明玉切指算計一番,果真是六千年。紫霄宮也隻不過三千多年,剩下的時間肯定是自混沌之中浪費的。混沌之中可是不計年月的,不過不計不等於沒有,隻是無法感應到而已。想到自己竟然自混沌之中整整用去三千年,明玉不由長歎一聲,混沌果真非一般仙神所能待。

“老師想什麽呢?”銀月見明玉站立不動,似乎正在走神,突然問道。

被銀月突然這麽一驚,明玉馬上哦了一聲,“沒什麽,隻是中間經曆了一點兒事,把時間給算錯了。六千多年,雲中子與南極都沒有回來過?”

“雲中子師兄沒有回來過,南極師兄三千多年前回來一次,待了千多年見老師沒有回來,便又出去了,說是自海外諸地走動走動!”

“哦!”明玉聽到後,點了點頭,邁步向無量金宮走去。

看到這二個童子乖巧的樣子,明玉突然想到自己得到的百餘件法寶,正好送他二人幾件。想罷便向金陽銀月說道:“你二人不要再門口呆站著了,都進來!”

不知明玉叫自己所為何事,二位宴子應了一聲,自宮門口走到明玉、麵前。

“老師有事吩件嗎?”

明玉上下打量金陽銀月數眼,心中猛的一驚,平常不太注意這二位童的修行。沒想到竟然都到了太乙金仙九品之境,真是太讓明玉意外了。

金陽與銀月被明玉的看的忐忑不安,不知自己身上倒底發生了什麽事,讓明玉這般驚訝。說起來金陽銀月有如此根基,也多虧了五針鬆。他二位自南極仙翁入門時便是太乙金仙道行,得五針鬆五行靈氣數千年滋潤,慢慢的把根基才補足,也才有明玉現在看見的道行仙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