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師得,幾件法寶,今日賜予你二數後在瀛卜時。wwW,QUanbEn-xIAoShUo,cOm正可玩耍!”明玉此話網一說完,便拿出六件法寶一一擺在二金陽與銀月麵前。

在瀛台山住了這麽久,兩位童子修的又是太陽真經,也有些眼界。明玉法寶一拿出來,就覺不凡。仔細看了幾眼,心中一驚,認出這些法寶乃是先天法寶。連忙跪倒在地,不斷的磕頭。

“如此法寶。弟子不敢要,還請老師收回!”

明玉到是被他二位給弄的心裏一愣,還以為出了什麽大事呢,讓他二人竟然跪了下來,原來是因為這個。

有些好笑的明玉,揮手一道法力托起金陽與銀月,“此六件法寶均為先天之寶,乃是為師自分寶崖得來,正好讓你們各選三件。這些法寶可是為師特意選擇出。正合吾之太陽道法。”

金陽銀月互相看了一眼,各自選了三件自己中意的法寶,收了起來。

“謝謝老師厚賜!”

明玉點點頭,“你二人那二件以星玉煉製的法寶,便不要花心思祭煉了,就放在鬆園裏吧。說不得以後老爺我還有些用處”。

原來明玉是看上自毛二人的宮殿這才拿出先天法寶交換。那二件法寶雖不是什麽高品質法寶,可也是二位童子第一件法寶。這麽多年早有些感情,有些舍不得。

“嗬嗬嗬,怎麽,舍不得?”明玉看出金陽與銀月心中不舍,笑著問道,“也不是現在就跟你要。等到用時在說。以後為師再每人送你們一件宮殿法寶

明玉怎麽說就怎麽辦了,二位童子雖說不舍,也隻能如此。再說以二件不值當的後天法寶換六件先天法寶,得了天大的便宜了。

“是,任憑老師作主”。

明玉向二位童子揮了揮手,金陽銀月識趣的退出無量金宮。

此次所得法寶,除去十來件能讓明玉看得上眼的,其它均無太大用處。他所修道法與其它道法不同,注重屬性相合。太陽真經乃是極頭,之道,最後明玉把先天五行之火煉入元神之中,又有一絲火靈之道。

適合門下弟子使用的法寶還真得不多。當初明玉便是因自己所修功法,一直沒有去找過什麽靈寶。無量青山與他有一段緣份,故才被明玉得到,混沌珠連屬性都談不上,得之就更沒有問題了。

其實洪荒之中,先天靈寶俱有機緣,自己搶先得到,就壞了此緣,說不得還要引出什麽因果。再者無主之寶中也就混沌珠與日後的混沌鍾。明玉得到混沌珠也不會沾上一點因果。

紫霄宮三次講道,到最後鴻鈞的講毒道明玉雖大部份懂,可也猜得出幾分,正是混元道法。如今鴻鈞已經合道,自己以後所要做的事就是參悟混元道法,煉化鴻蒙紫氣,最終成就聖人之道。

如今海外也好,洪荒也罷得到了段難得的平靜時光。明玉正要乘此閉關參悟道法。雲中子與南極仙翁各有法寶護身,以其如今道行法力。足以行直洪荒。

毒”,

瀛台山一聲巨響,無量金宮數十萬年沒有關閉過的大門,轟然一聲關閉。明玉開始了慢長歲月的閉關參道之路。

初聽這聽巨響,正在鬆園煉化法寶的金陽與銀月可被嚇壞了。跑到無量金宮,才發現宮門緊閉。才知道定是宮門閉合時發出的聲響。明玉這一閉關可就不知道什麽時候出來了,二位童子再次回到鬆園裏。

不光明玉回到瀛台山開始了閉關,紫霄宮眾道全都如此。三清更是封閉昆侖山十萬裏之地,把一應門人都打了出去。有洞府的回各自洞府,沒有的到洪荒中亂晃。

不過他們在自家靈山閉關。混沌之中還留下了準提與接引道人。也許準提道人在紫霄宮時太過無恥了,被老天爺懲罰。入了混沌後,一直都沒有找到分寶崖在哪。混沌之中不計年月,他二道也隻覺時間沒過多久,狠下心來一定要找到分寶崖,也真是難為二位未來的聖人了。

帝俊與太一此時正站在空空如也的分寶崖,相對苦笑。花了若大的精力,到頭來卻什麽也沒得到。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天庭一大家子事還等著呢。見一無收獲。再次回轉洪荒。

自鴻鈞合道以後,洪荒終於過了一段安穩日子。巫妖二族雖然越來越勢大,可頭頂上壓著七位大神通者,更是將來無上至尊,行事也都小心翼翼。少有衝突發生。

匆匆數百萬年就這麽平平靜靜的過毒了。

要說洪荒之中最大的幾件事,第一就是鴻鈞定七聖,第二件就是天庭帝俊與羲和無數年努力終於生出十位太子。十位妖族太子賦太陽太陰之氣而生,自太陽星上孕育十萬多年,終於破殼而出。乃是十隻小金烏,天生有大神通,所過之處能引起雄雄大火。被帝俊打發到東方扶桑之地。讓太一管教著。

自妖族十太子出生,天庭後繼有人,越發興盛起來。帝俊這才空下心思,開始苦修道法,一心一意要掙脫天地束縛。

這十隻金烏通體冒著太陽真火,因出生不久,還無法自如控製這些火焰。便是天庭都被他們引起過火災。隻能居於扶桑樹上,每日裏玩耍,都不得痛快。

太一見此,以周天星辰陣遮了太陽星,叫十金烏輪留代之巡天。一隻金烏一日,十日為一旬。每天朝出晚歸,竟然出乎意料沒出什麽差子,更可以此來磨煉自己神通,控製火焰的手段越來越純熟。

帝俊見之,索性封十金烏為太陽神,取代太陽星。洪荒從此以後。再無太陽,隻有十隻金烏。這金烏性子太過活泛,經常在一起吵架。心性大爽時。便是晴天,萬萬裏無雲,心情不好。則藏於九重天。陰雨綿綿。

如此久而久之,洪荒竟然分出了四季,一年氣候變化。隻是苦了眾修道人,周天星辰隻餘太陰星。一般小妖小怪隻能靠吸取太陰星力來修煉,一個個道心不穩,法力駁雜。數百萬年下來,除去成就仙道的妖族,地麵上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天庭億萬萬妖族。帝俊對此根本不在意。反而覺的是好事,成仙成神的妖族太多,眾妖聖與妖神隱隱結黨營私,便是鰓鵬都暗中扶持自己勢力。

隻是帝俊此舉也因此絕了天庭後備力量,勢力雖大,卻已達顛峰。正所謂物極必反,盛極而衰。洪荒之中不知何時,一絲絲煞氣為漫延開來,凡被煞氣侵蝕者,皆性情大變。

鯉鵬道人紫霄宮聽道過後。隻在天庭待了十多萬年,因被帝俊所猜忌。要回去北海。此時天地安和,帝俊便允了鯉鵬回北海。

天庭當了千萬年的妖師,鰓鵬道人暗中培養了不少親信。全都居於北海之中,自從再次回了北海,鰓鵬道人也開始閉關,想要道行再進一步,真正突破天地。

可那裏是想要突破就能突破的,鴻鈞未合道前,洪荒眾神可以天地法則之力粹煉元神法力,對天道領悟極快。如今鴻鈞合道後,天地規則完善。眾道再也無法引動法則之力借機修煉,速度之慢。數十萬年。鰓鵬都未有一絲進步。

回想到三清與明玉當年道行境界也不過與自己在伯仲之間,可因鴻鈞相助,如今都不知道達到何等境界,再非自己所能比肩。不由恨起了紅雲,此道著實可恨。自己讓位於接引道人就罷了,還把自己趕了下去,要不他多事,自己如今說不得也得了一道鴻蒙紫氣,日後有機會成就聖人。

越想越氣,越想心神越不穩,數萬年都無法修行道法。鰻鵬隻覺一口鬱積之氣在胸,怎麽也排除不去,對紅雲的恨意一天比一天深。遠遠向北海望去,隻見一道怨氣散布天空,萬裏之內生人勿近。

雖然恨極了紅雲,鯉鵬道人卻不敢真的對紅雲平手。那紅雲道行法力皆不弱己。聽說還有一件先天法寶九九散魂葫蘆,自己與之相鬥怕是要落於下風。在者說,鰓鵬因一口鬱氣,數百萬年不得突破,那紅雲如今道法如何,鰓鵬是一點兒都不知道。

紅雲道人可是有幾位好友,其中與五莊觀鎮元子最為要好,與明玉、也有一定的交情。鯉鵬有所顧忌,作了近千萬年的忍者烏龜,如今實在是忍無可忍。紅雲已經成了鯉鵬心中去之不卻的執念,不殺紅雲,道行休想再有進步。

雖然顧及明玉,可鯉鵬道人還是想行一次險。明玉很多年前就傳聞在瀛台山閉關。隻要在明玉出關前打殺了紅雲,明玉就是想要為難自己。也得顧忌一番妖族。

妖族之中可也有一位將來要成就聖人的女媽呢,自己舍個臉破跑去鳳棲山。那明玉想來也會給女娼個麵子。再次紅雲與其有所交情,想必還沒到生死之交的地步。女奶應該會看在同為妖族的份上保下自己。

想到此處時,鰓鵬覺的自己再無後顧之憂。不過想要打殺了紅雲。還得好好算計一番,那紅雲也不是白癡,雖然有時候白癡起來讓人可恨,可勢態不對也曉得避其鋒芒,逃之夭天。

鰓鵬道人覺得單憑自個實在無法打殺紅雲,想著找幾個幫手。妖族是不能找了,隻能把主意打到煉氣士身上。想到這裏,鰓鵬道人突然靈光一現,用力一拍大腿,哇哇大叫起來。

當年五莊觀被圍攻,紅雲前去援助,被半途而狙,如不是因為火雲洞乃天地第一洞天,護山大陣著實厲害,紅雲早就殞落了。不過那幾位圍攻紅雲的修士可沒有死,現在都在犄角旮旯裏藏著呢。“來!”

鰓鵬道突然大吼一聲,神彩飛揚,哪裏還有一點兒以前死氣沉沉怨氣衝天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