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鵬道人雖然想到要去尋找當年圍攻紅雲道人的點位道 賀也有些沒底。wWw。QUaNbEn-xIAoShUO。cOM如今不同往日,這七位道人是否會被說動,截殺紅雲,鰓鵬道人也不敢肯定。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這個七道身上。還得再找一些幫手。隻是這幫手也不是想找就能找到的。如紅雲道人這般道行法力者,洪荒已經不多。

鰻鵬想到這裏突然有些埋怨帝俊起來,妖族數次大戰,殞落的大神通修士不知凡幾。弄的現在想找幾個幫手都找不到。

“準提道人?”

不知為何鰓鵬道人突然想到準提道人。此道給他留下的印響之深,讓他記憂尤新。他可是記的帝俊與太一前去分寶真一無所獲,最終耽誤了近萬時間,兩手空空回到天庭。為此帝俊花了好大一通火氣。

在鰓鵬道人想來,法寶誰也不會嫌多。不難想到諸道因法寶生出一些齷齪,自己去找準提道人,許以紅雲的九九散魂葫蘆,那準提道人或許就生出貪婪之心。

“多!”想到這裏,鰓鵬道人心中也有些不平,那九九散魂葫蘆是以先天靈煉製,除去不能鎮壓氣運外,神通不具先天靈寶差。

“明玉雖神通廣大,可準提道人也不差。量那明玉也不會因紅雲一人就真的要與準提道人交惡,再者準提道人身後可還有一個接引呢”。

鰓鵬道人越想越覺的此計最佳。以準提道人的道行法力,紅雲根本不是對手。想就做,鯉鵬把座下眾妖招集起來,各自下令,讓其尋找當年圍攻紅雲的七位道人下落。當年天庭監察天底,鰓鵬可是知道那七位道人的相貌。隻要有了相貌,以妖族之能,就不怕找不到。

七位準聖人各自閉關參悟道法。洪荒以巫妖為尊。鳳棲山,自從紫霄宮回來後,伏羲心中緊迫感一天比一天強烈。就連帝俊都拋開天庭諸多事務開始閉關,自己再不努擴一些,他日隻能與眾妖聖同位而坐,再不複妖族聖賢之名。

鳳棲山,女娼百萬年閉關,大有收獲。便走出宮外,想要花些時間穩固心神。從門下女仙口中得知伏羲近況,心中有由生出一絲愧疚之情。

當年紫霄宮聽道,奴與伏羲同時而至,最後座位卻被她得了,而伏羲一無所獲。與鴻鈞道人求一道成聖之機,更被喝斥,大失顏麵。

“老爺可在洞府?”女娼向身邊的青鸞問道。“娘娘未出關時時常在洞中不出來。如今卻是不知,娘娘要去嗎?”青鸞語氣帶著一絲異樣,似乎有些不樂意。鳳棲山同時住著女娼與伏羲。讓眾女仙頗感不便。再加上伏羲三次講道回來後,性情一天一變,與之前大為不同,女媽身邊的眾女仙都不願尋找伏羲。

女娼見到青鸞神情有些不爽快。奇怪的問她:“怎麽,你不想去嗎?”

“不是,不是,奴婢這就去通知老爺!”青鸞一看女娼臉帶疑惑。有些驚慌說道。伏羲再怎麽樣。都是主人。做奴婢的心中縱有滿。臉上也的客客氣氣。

女奶見青鸞如此,心中也能猜到三分。隻不過聖位乃是鴻鈞欽定。自己就是有再多的心思,也無能為力。

輕輕歎了一口氣,女奶向伏羲洞府走去。這一心結伏羲如果解不開。道行再不可能前進一步。

妖族之中不光鰓鵬與伏羲二者心中有鬱積,帝俊與太一也極不好過。想他二位也執掌天庭妖族,位高權重,一言可定天下。卻無緣聖位。心中早就不滿。可再不滿也隻能受著,想到明玉與三清等道行大近。便是自己兄弟聯手也非一人之敵。隻能在自己身上下功夫。爭取早一日道行大進。

一股妖風自北海上空舌 過,最後落於北海冰宮前。正在宮中靜坐養性的鰻鵬見狀,不由歎了一口氣。此妖乃是他自天庭培養的親信,他網。一到北海,就有一股妖氣衝天,被鰓鵬覺查。

不居妖神之位,就不可能以星辰之光洗煉自身妖毛。資質再佳,修行再勤,最後成就也有限的很。

妖氣在前期能幫助妖族,以妖氣使出妖族種種神通,威力之大比煉氣士更勝三分。

隻是妖族元神凝聚法相,到最後需純之又純,才可達到成道之境。鰓鵬道人雖想大力栽培部下,可周天星辰陣被帝俊與太一掌控,鰓鵬道人貴為妖師,也不能輕易動用。

此妖踏近冰宮,見鰓鵬端坐在雲**,快步上前,跪於鰓鵬麵前:“屬下參見妖師!”

“起來吧,事情辦的如何啊?”鯉鵬道人抬起眼皮子說道,“可曾找到哪幾位道人?”

此妖向鯉鵬舉手抱拳,恭聲說曰:“回稟妖師,隻經倉部找七道人自上次戰後山甘練在喘山。足不出戶。屬下還是求助當年一同學道的一位知交,動用了周天星辰陣才找到!”

“嶸山?”鰓鵬道人輕聲問道,覺的有些不可思議。嘮山在洪荒之中也算是一處不錯的靈山,這七個道人竟然一直待在那裏。妖族之中有一天地鑒,上麵錄有洪荒眾靈山福地乃所居仙神。

疇山也錄於其中,此山住著七位道人,合稱嘮山七友。算的上是神通廣大之輩,想不到這七位當年圍攻紅雲道人。想必這些年龜縮峙山不敢外出,心中怨氣不少。

以這七道人的道行法力,也有資格去紫霄宮聽道。隻因圍攻紅雲最後錯過了三次聽道,對紅雲的怨恨不比自己弱。

“你等好生看護北海,本妖師這就親自去一趟嶸山!”鰓鵬道人覺得此去把握極大,一定能說動七道再次出山。

“妖師大人這便要去嗎?”

“遲不如早,不然恐生變數!你等好好看家就是!”鰓鵬道人臉上陰狠之色一閃而過。

“屬下尊命,定看護好北海!”見此妖如此知趣兒,鮑鵬道嗯了一聲,出了北海向嘮山飛去。

疇山位於洪荒東北,山北乃是北海海域,山南為東海海域。其山勢險惡,是大巴山支脈”齊天地靈秀為一體。

大巴山相傳天地初開之時,魔神巴蛇殞於此地,身躺化為數十萬裏山川,脊椎化做一條靈脈。傷山便是巴蛇之首所化,乃大巴止 靈脈源頭。

鰓鵬道人夜以繼日,數個月終於來到嶸山。顧不得欣賞嶸山風光。化出一朵雲光直上撈止 之頂。站在嶸山山頂,看著數萬裏外的東海,鰓鵬道人不由讚歎嘻山七友選的好地方,如此靈山福地。當真是好不逍遙。

“貧道鰓鵬拜見撈山七友,還請道友出麵一見!”

立於嶸山山頂,鰓鵬神識竟然沒有發現嶸山七友一點痕跡,隻能以元神傳音之術告知嶸山七友自己身份。想必以他天庭妖師之尊,這七道也不敢讓自己吃個閉門翼。

鰻鵬道人想的沒錯,嶸山七友是不敢把他曬在外麵。妖族勢大 除非出走洪荒。不然藏在哪兒,都能被找到。

疇山之下,地底數千丈有一處洞府。乃嶸山七友親自開辟出來。這座洞府正好座於大巴讓。地氣穴上麵。把他們的法力波動完全遮掩。

坐於洞中的嘮山七友正打坐煉氣,突然鰓鵬道人的聲音傳了進來。為首一道眼中一道神光冒出,麵帶疑惑的向另外六道問道:“何人知道我等居於嘮山,來者可是鰓鵬。天庭妖師?”

另六道此時也睜開眼睛,聽到此道的話後,點點頭,“確是妖師鰓鵬,以天庭妖族之能,想到找到我等也在情理之中。周天星辰大陣傳聞監察天地,掌控周天星域,我等見是不見?”

七道互相對視數眼,“都被找到門上來了,還是見上一見吧!”

“哎!”其中一位道人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有些擔心的說道:

“被此道找上門來,不知是禍是福!我等自撈山苦修道數千萬之年,不知為何數百年前天地法則之力不顯,正好與鰓鵬道人問上一問,以他身份想秘定然知道!”

“不錯,都已經找到門口了,再要拒之門,圖然惡了妖族!”

首先開口說話的道人說道:“貧道親自擊迎接吧,六位道兄安坐洞中!”

六道人一一點頭,“有勞道兄辛苦一趟了,武等便自門口相迎,萬不可輕慢此道。”

“貧道省的,六位道兄稍待片刻。貧道去去就回!”此道說完便走出洞府,飛向疇山山頂。

鋥鵬道人心胸狹窄,在洪荒中是出了名的。當初帝俊與太一立天庭。一為天帝,一為妖皇,隻封鰓鵬道為妖師。最後惡了此道。在北海聚眾妖,對天庭招令聽宣不聽調。最後還是因鳳棲山伏羲歸心,孤鳴難掌,不得不親自請罪,這才真正歸附天庭。疇山七友也是洪荒少有大神通者,對這些隱密之事自然一清二楚。

六位道人迎於門口,還真片刻不到,就見自家兄弟再次返回。身邊跟著一位道人,鷹眼勾鼻滿臉陰霾,不是鰓鵬還能是誰。

嶸山七友雖沒有見過鰓鵬,可一看他的樣子,就能猜的**不離十。尋常修道之士,便是沒有仙風道骨的氣質,也都有一身仙靈之氣繞體,唯獨鰓鵬道人渾身陰森森的,讓人一見不喜。,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凶叭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