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哈。wWw、qUAnbEn-xIaosHuo、Com這種地方哪甲會有什麽修士了除非修行的士人凹一廠爺一屬性道法的修士,隻是這種修士日後成就有限,真有恒心毅力者實在少數。不過在這裏走上一遭。磨煉心神。精粹身體。收獲還是很多的。”

雲中子這話一出,南極仙翁點點頭,極為讚成。這裏確實是一個鍛煉人的地方。

就這樣的漫無邊際的沙漠上行走,一直向西,眾弟子逐漸開始適應這裏。無論雲中子還是南極仙翁。這些日子一路走過。對於心境的磨煉收獲很多,元神更加的凝實。不過對於像明玉這種修士就看不出一點效果了,環境對於超脫天地的大神通沒有一點影響。明玉不過是從中得到一絲天人合一的的感悟。刻,已經極為難得了。

日光灼灼,荒涼的戈壁一望無際,靜寂。消然無聲。站在這裏就是螞蟻一般毫不起眼。明玉眯著眼望了望頭上的酷日,卻沒有一絲汗跡。這裏沒有山”秀麗的景致,卻自有它獨有的粗擴和厚重。荒涼中帶著古樸。微微有些扭曲的空氣似乎依稀能夠聞到來自遠古的氣息。在這個宛如死寂的大地上明玉能夠感覺到其中不屈的生命在努力的生長著,也許有一天它們也能成為這洪荒中的一代強者,也許它們隻能如同這時,它們過的幾時就枯黃。可是在這一麾他們是那麽的完美。

初入大沙漠時。眾吊子還有說有笑,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不在言語,這種極端的環境,當雲中子等不斷適應後,心神慢慢融入其中,開始感悟起這一方天地奧妙,隻是機械的向前走著。明玉看到幾位弟子都進入狀態,麵帶微笑。自己帶他們來此,還真的來對了。沒想到一次沙漠之行,竟然能讓他們有如此進步。

“是不是把他們帶到極北之地,見識一番苦寒之地狀況,說不定能一舉突破到成道之境!”明玉腦子裏忽然生出這種念頭,隨又笑了笑,知道這個,做法不可行。如今他們是心神初次受到震動,正是敏感時玄,有所感悟也在常理之中乙環境真的可以助人突破瓶頸的話。天地間不知生出多少大神通呢!

這裏的環境極其純粹。對於明玉芯悟自身道法神通。還是極為有利的。

洪漠中的明玉並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也許過了十幾年,也許隻過了幾年而已,但這並沒有對明玉產生任何影響。生命從孕育到成長再最後殞落。是如此的讓人著迷,又是那麽的玄奧讓人欲罷不能,明玉被深深的吸引。他看到了生命的整個過程,雖然這並不是對他而言。天道之下俱為螻蟻,不管你是聖人也好,凡俗也罷。

“大道不仁以為聖人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為萬物為芻狗。”不管聖人也罷,普通生靈也罷,都是大道之下尋求真正解脫的一份子。並無誰高誰低,達者無先後。開地初開時。多少大神通出世。可如今隻出了七準聖。三份機緣。三份造化,三份天數。再加一份氣運。成刻,了明玉如今的道行神通。

明玉曾在太陽真經總綱中說道“執道之**,方行道之真矣!”意思就是說不光要有向道之心,還要有衛道之力,隻能這樣,才能真正的得道。修道之士賦天道之勢而為之。不可行叛道之事,更於真性中明悟本心,才算得上是道德之士。

明玉回想著在山穀時的感悟,再不斷的與這裏的環境相照應。隻覺的其中所蘊含的道理之博大,這個地方對一般修士來講,算的上是一處絕地。可如此絕地。竟然也有生靈能夠生存。正是絕處逢生。暗合大道循環。生死輪回。

如今的洪荒現正到了緊要關頭之時,女妨在山穀是一番感悟。讓明玉感覺到。聖人時代終於要來臨了。女奶造人。成就無上功德。最後立地成聖。明玉是知道的,怕是用不了多長時間。

之後有三清道人立誓教化眾生,三教並立;西方二位道人更是立下大宏願要為眾生尋找一方極樂世界,最終也成就聖人。可是自己的成聖道路又在何方,明玉有些苦惱。

從沙漠中走出後,已經過了西方界所在地。再往西行就到了異族所在的地界,這裏比之西方界更加不堪,沒有一絲一毫的靈氣,更不用說什麽天材地寶。窮山惡水之間,烏煙蟾氣,刻,是這等地方,也有生靈存在。一到這個,地方。明玉就感應到無數熟悉的氣息。暗中推算一番。這才恍然大悟。

“老師。這裏是什麽地方。怎的連一絲靈氣都沒有,在這裏行走,實在難受的很!”金陽突然向明玉問道,在瘋目一節種滿是仙靈巴與的勝地待長了,確實丹法適應紋圳娜嫩六西方界無邊沙漠與這裏比起來,都算的上是神仙勝地。若不是親身來到這裏,怎麽可能相信洪荒之中還有這等惡等之地。

“此地雖屬洪荒,可卻不得洪荒氣運相估。乃是上古先天神魔葬身之處。你等仔細看看這山之水。全是神魔之躺落於此地所化。”明玉這麽一說,眾弟子還真的看出一些端倪。

神識探索數十萬裏,山間有不少化成形的生靈,不知禮數,粗俗不堪。長相比起巫妖二族還千奇百怪。雲中子竟然還見到一群碧眼綠發的生靈,荒**無度,實在汙染眼睛。

“這些生靈與巫妖二族不同。不修法力。竟然也有一些神通。其中不少都有著天仙道行。當真奇怪之極。這個地方沒有靈氣。他們是怎麽修煉的?”南極仙翁看到不少飛天遁地的家夥,可從他們身上感覺不到一點法力波動。

明玉剛才一番推算早知他們的根腳,歎了一口氣,指著那些山間生活的異族,“這些異族全是先天神魔的後麾血脈。可惜,他們隻繼承了這些神魔的血脈,卻沒有得到他們的道統。這些能力全是自神魔血脈中繼承而來。”

看到的異族越來敵多,南極仙翁總算對他們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這些異族不知因何得到了此地無數神魔的血脈,竟然形成無數部落。其中有一些天資質不錯的,體內神魔血脈覺醒,就有了各種神通能力。

明玉想到卻不是這個”這些才剛剛出世的異族,像極了他前世聽說過的西方神族。這讓明玉覺的極為有趣,洪荒天地最終大勢明玉一清二楚,不知巫妖大戰時,這些異族如何生存。

本來明玉還想尋找幾個。神通不弱的異族。最終有些失望。這些異族可能才出世不久。神通最大者不過相當於金仙一級。這種貨色在洪荒一抓一大把。如今的洪荒正是金仙不狗。天仙滿的走。普能生靈一化形。千年時間就能成就仙道。一些根行深者。初一化形,成就仙道的也不在少數。這些異族想要發展狀大,沒個億萬年是不可能了。再過個百十萬年。人族出世,怕是他們連人族都不如。

想到這裏,明玉覺的這裏實在沒什麽意思,收回了神識。這些神族隻是繼承了上古神魔的血脈。這才有了一些神通。隻是這種由血脈而來的神通無法提升。能力高低全憑運氣。隨著眾部落相互爭鬥。擁有血脈神通者,隻會越來越少。血脈也會一代比一代淡薄。如果不尋找保存血脈的方法,明玉擔心他們遲早有一日會全部消失。就是找到了保存血脈的方法。不無法避免血脈隨著不斷傳承會逐漸消弱。其實明玉早就知道這些異族的結局。西方神話中。無數神係相斷沒落。其中血脈消失也是一個,主要原因。明玉幾乎能肯定,這裏的異族就是前世他所知曉的西方神族。

在這極西之地遊覽一番,明玉帶著眾弟子再次向東方返回。回到洪荒後。已經是萬年之後了。途中遇到巫妖二族,經過無數年的積累發展,勢力遍布洪荒大部分肥沃之地。一些大部落更是有著千萬族民如今逐漸對外開放。族人再次開始行走洪荒。

明玉不由感歎這天地主角卻是不一般。得天上天相助,幾乎沒有什麽劫難。如今一大批一大批出現在洪荒,恐怕他們的族地無法容納這麽多人口。才不得不再次尋找棲息地。

“這恐怕是最後的繁榮了。大興之後便是大衰。可惜,無數生靈又要遭受塗炭!”明玉暗自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

跟在明玉身邊的雲中子聽的有些雲裏霧裏,不明白明玉又在發什麽感慨。

“老師在想什麽,怎哎聲歎氣?”雲中子輕聲問道,這些日後跟在明玉身邊,習慣了心有不解便向明玉提問。如今都已經回到洪荒了明玉為何哎聲歎氣起來。

“沒什麽,這一路上看到巫妖二族再現洪荒,有些感慨罷了。這二族再次出現,洪荒再無清靜之地。”明玉說完此話後,突然向雲中子看了一眼,“雲中子。你還是回瀛台山吧。

也能得些清靜,避開洪荒因果是非之地。”

“弟子尊命!”聽到明玉的話後,雲中子拱手應道。明玉說的沒錯。他可是親眼見過上次巫妖大戰時,洪荒沒有一片樂土。無數生靈遭殃,瀛台山確實難得的世外桃源。